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04章 道家要完蛋?

第104章 道家要完蛋?

        夜幕再次降临。

        毕竟是道家高人,主持了一天祈福仪式的诸糅真人,竟然不显丝毫疲惫,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了郑经面前,并且还提前安排了好酒好菜来招待他。

        一看又是要彻夜长谈的架势。

        已打定了主意要挖道家墙脚的郑经倒是不心急,他先安静地享用起精致的美食来,然后耐心地等待老道来开启话题。

        他准备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

        毕竟再次发出论道邀请的是老道。

        “浪之,你如何看待李圣人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酒足饭饱之后,发起话题话题的确实也是诸糅真人。

        只不过这话题一起,郑经又暗暗叫苦不迭。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接下来要论的是道家的核心思想之一。

        无为而治!

        诸糅真人刚刚所引用的这一句,其原文,出自《道德经》的第五十七章,全文为: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这话题好聊吗?

        真不太好聊。

        别的先不说,光是无为这一概念,在《道德经》里出现的概率就相当高。

        比如说在第二章里就有:“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第三十七章里又有:“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

        第四十八章还有:“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

        很多很多,以至于后来的道家思想,都在拿无为而治来做文章,一直延续到后世。

        而到了后世,也还是有很多人在围绕“道家的无为而治到底好不好”这一话题在争论,但最终却还是没怎么争个明白。

        无为而治的准确理解应该是什么?

        不是不作为,而是不乱作为,尽量顺其自然,很符合道家顺其自然的理念。

        从不乱作为的角度来说,这主张是很有道理的,可是从主张尽量顺其自然的角度来说,又并不怎么得到太多人的认同。

        包括郑经本人。

        从治国的角度来说,顺其自然有什么严重后果?

        有一个简单的例子可以较好地诠释此事,那就是后世资本主义国家盛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大致的主张是反对国家和政府对经济的不必要干预,强调自由市场的重要性,以维护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制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还蛮符合无为而治的道家主张。

        但其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是什么?

        是资本的无序扩张,是社会各阶层贫富差距的加剧,是发达国家对落后国家的一轮又一轮的盘剥、割韭菜,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导致西方那些发达国家越来越衰败、动荡。

        与之相反,长期做规划,政策一旦出了问题又及时调整的中国,反而变得越来越强大,老百姓也变得越来越富有、安定,并最终有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最为明显的对比。

        因此在郑经看来,老子所主张的这种无为而治的思想,哪怕他主张用“道”来教化老百姓,想让老百姓自觉,但也还是小瞧了人性的贪婪和无孔不入。

        道这东西,修身可以,但用来治国的话,实在是有点无力。

        这就是他的看法。

        只是该怎么来说服老道呢?

        他总不能拿后世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新自由主义来举例吧?

        也好在他重新定义了道。

        “治天下,应该算是人之道对吧?”

        在理清了思路之后,他开口了,直接把这一话题又进行了细致的划分,归入了人道里。

        诸糅真人自然只能点头认可。

        那接下来就简单了。

        “既然属于人之道,那无事取天下自然是不可行,治理天下,若是没有长远的规划和及时的干预,又怎能保证整个社会长期有序?又怎能让整个人类社会变得越来富强?又怎能保证可持续发展?”

        郑经直接来了个一问三连。

        社会有序,人类富强,可持续发展,是他昨天人之道真谛里的三大主张。

        诸糅真人一下又愣住了。

        因为他发现,若是接受了郑经昨天关于道的重新定义,那么道家李圣人的又一重大主张似乎又被否掉了。

        为啥这么说?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无为而治,其实是道法自然概念的延伸,是主张君王治理天下,最好是仿效天之道,顺其自然。

        可按照郑经对道的重新定义,天之道不可逆,人之道却得随机应变,必须通过变来顺应时势的发展,以让人类更安定更富强更可持续发展。

        天之道是定,人之道是变,二者根本上就是对立的,又如何来仿效?

        如此说来,圣人又错了?

        这是要彻底颠覆道家的思想啊!

        此人确实有毒!

        不能再继续往下聊了!

        被说得开始怀疑人生的诸糅真人头一回动了退缩的念头。

        而居心不良的郑经却没想就此放过他,又说道:“我就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就问你,大禹治水,那水到底该不该治?”

        诸糅真人:“……”

        我敢说不该治吗?

        尧舜禹,那可是被华夏族人当成圣贤般的古代贤君啊,在华夏族人心目中的地位之高,根本就不在李圣人之下。

        可若要说该治,不恰恰又否决了道家无为而治的主张吗?

        唉,此人确实有毒,随口一问就能毒死人!

        实在是没法回答之下,诸糅真人只能苦笑道:“唉,我都不知该不该跟你继续论了,继续论下去,我怀疑道家迟早要完蛋。”

        无奈之下,他又一次选择了说实话。

        毕竟现在旁边没有他人,他这大实话一说出来,倒还不至于让道家人心涣散。

        郑经却笑道:“那倒未必,在我看来,道家的思想里,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假若你选择去芜存精的话,道家不仅不会完蛋,反而会越来越强大。”

        初步目的已达成的他,选择了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甜枣,以顺利将话题引入他想要的方向。

        该聊聊挖墙脚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