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03章 思想毒药

第103章 思想毒药

        郑经为什么想把陈蒨文、陈蒨武、徐玄机他们给拉进真理社?

        原因很简单。

        作为一个不带任何政治纲领的社团,真理社的成员发展是不需要加太多限制的,按照我党的说法,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陈蒨文陈蒨武是郡主跟小王爷又如何?

        真要是变天,那他们会变得啥都不是,跟了他加入真理社,说不定还有机会把小命给保住,因此郑经不必担心以后管不了他们。

        而在变天之前,他们的身份、影响力对于真理社的发展壮大还能带来极大的好处,有了他们在,那些想跟真理社过意不去的,就得好好掂量掂量了,不仅如此,假如真理社以后想搞什么活动,打他们的牌,或者借用一下他们的资源,就会顺畅很多。

        至于为啥要拉徐玄机,理由就更简单了。

        那么敏感一社团,没几个高手镇场子怎么行?真到天下动荡之时,靠嘴皮子是打不了天下的,还是得靠武力,道理就这么简单。

        其实郑经最想拉的,还是诸糅真人。

        为什么?

        因为在眼前这个时代,最富影响力的无非就是儒佛道三大思想体系。

        三大体系里,佛家太过于玄,整个体系完全不合郑经的胃口,因此他根本就看不上。

        而儒家……

        其实从儒家的发展历史来说,儒学的发展经历了很多个阶段,分别是秦汉之前的较为纯粹的孔孟之道,其次是秦汉之后到现在的经学,再就是宋明之后的理学和心学。

        假如问郑经最讨厌那个阶段的儒学,想都不用想,他就会说经学,至于原因,就在于经学阶段的儒学,言必称古人,言必谈经典,极为迂腐、顽固不化,很难改变腐儒们的思想。

        因此,哪怕他现在是名义上的儒家人,也不会对儒家整体抱太大的希望,就算打主意,也只会从较为年轻的读书人去下手。

        而道家则不同。

        尽管相对于老庄之学,这个时代的道家也已经开始变味,变得有些玄了,被后世称之为玄学新道家,但之所以玄,是因为思想和文化体系传播的需要,正统的道家,还是坚持着道法自然的理念,因为对道的极致追求,始终还是对新思想新文化抱有极大的包容心。

        愿望上希望世界更美好,行为上却不谋求权势,这样的道家郑经还是蛮喜欢的,若是能把老道给拉进来,就相当于整个道家都有可能成为真理社的后援团,有了道家的支持,真理社的发展将会顺畅很多。

        只是要怎么拉呢?

        想拉奉行入世理念的道家来当真理社的后援团,就相当于让他们出世啊,这可是有一定的难度!

        因此他很清楚,想拉老道,靠郑书笙是不行的,还得靠他自己亲自出马。

        因为需要,他又一次惦记上了老道。

        就这样,他带着郑书笙步入了三清殿。

        三清殿内,此时正在举行着极为庄严的祈福仪式。

        神殿之下,经堂之内,德王妃一家正跪在厚厚的蒲团之上,在一道士的引领之下,一顿一叩地拜祭着。

        而经堂之上,神殿一旁,则是羽衣星冠的诸糅真人,正带着阮留之等多位道士,正在低声颂唱着《太上老君说消灾经》。

        一向只跪天跪地跪父母的德王妃,此时竟然跪在一众道士跟前,一副膜拜样。

        这让郑经忍不住想:还是道家会装神弄鬼啊!

        作为后世的无神论者,他自然是不信神鬼一说的,因此他知道,道家所谓的拜祭仪式、祈福仪式,也只不过是一种让信众信仰的手段,求的就是一个心诚则灵,道家也正是通过这样一种手段,来劝他们积德行善。

        所以,这种所谓的祈福仪式,看个热闹就好了。

        抱着如此的念想,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难以琢磨的笑容,看向了神殿之旁正诵经的诸糅真人。

        诸糅真人也察觉到了他的到来。

        其实诸糅真人也一直在惦记着他。

        道这东西,对于喜欢去探索它的人来说,就犹如思想毒药,是极容易上瘾的,一旦沾上,就很难甩掉。

        对于已年近五十的诸糅真人来说,他钻研了近乎半辈子的道,一向一来,是他跟被人谈经论道的多,可昨晚他却发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郑浪之,却几乎让他丧失了开口的机会。

        为什么会这样?

        这只能说明,他对于道的理解远不如对方。

        不是他的经义读得不够对方多,而是对方的思路跟他截然不同。

        从方法上来说,他是按照道家古人的方法,从经义的角度逆流而上,去探求和理解圣人之言的具体内涵,而郑浪之,则是另辟蹊径,来重新定义道,再顺道往下探索天道和人道的真谛。

        这方法不一样,结果自然也就截然不同。

        对诸糅真人来说,不止是截然不同这么简单,而是郑经另起炉灶的方法,给他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可由于时间的关系,他却还是被关在门外不得而入,只能探头探脑地窥视个云里雾里。

        若是对方一直会在他身边,那他倒不用着急,偏偏对方是临时而来,过了后日之后,又将离他而去,这让他怎能心定?

        于是,在过去的这段时间,他虽人在念经,心却一直始终惦记着那个有毒的家伙。

        严格来说,是他的那一整套说辞。

        对道的重新定义。

        对圣人的某些思想的否定。

        对天下动荡的根源分析。

        他很想通过反复琢磨,来找出郑经那些说辞里的一些错误之处,可他思来想去却发现,却还是无法找到任何破绽。

        那家伙的说辞确实有毒,很容易让人怀疑过去的认知。

        是思想的毒药!

        这是他给郑经的新定义。

        现在,那个有毒的家伙又突兀地出现在了他面前,脸上还挂着一丝嘲弄的笑容,这让他哪里还有心把经给念下去?

        趁着一段诵经过后的空隙,他示意阮留之接上,自己却走向了微笑着站在殿门口的郑经。

        “你怎么来了?”

        他压低声音问道。

        在经过一晚的长谈后,两人的关系倒是亲近了不少,不再真人长公子短,而是随意了许多。

        郑经则假装无辜道:“我就四处逛逛,路过而已,你继续忙你的。”

        诸糅真人:“……”

        已中了你的毒,你让我怎么安心诵经?

        可毕竟这是德王妃的祈福仪式,他不得不又压低声音道:“等傍晚,仪式完后,你在去我那。”

        无奈之下,他只能约定下一场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