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02章 灵魂与打手

第102章 灵魂与打手

        “书笙啊……”

        既然是拉同志,郑经自然就得把称呼改一改,不再叫郑书笙小姐,而是开始直呼其名,并且还尽量使自己的态度变得亲热一些。

        就如他有求于清冷小道姑时,会叫她“玄机啊”一般,然后后面还会稍稍停顿一下。

        这么一来,就难免给人一种狼外婆叫小红帽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之前徐玄机的感觉是如此。

        现在郑书笙的感觉也是如此。

        “现在咱们算是离开豫州地界了,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郑经的下一句跟着又来了。

        那过于亲热的称呼,原本就已经让郑书笙起了鸡皮疙瘩,现在他这么一问,就更是让她内心不安了。

        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对于年轻的郑书笙来说,此时的她就如一只迷途的小羔羊一般,除了被动地去做那些郑经吩咐她去做的事以外,又能有什么打算?

        因此,她抿了抿嘴,艰难地摇了摇头,闷声说道:“我还没想好。”

        此时的她,还以外郑经突然对她那么好,是起了甩开她这个累赘的心思,内心极为忐忑。

        “没想好也正常,毕竟你还年轻。”

        教员出身的郑经立即安抚道。

        这总让郑书笙的心又稍稍安定了一点。

        郑经又说道:“不过这人啊,活着总得有点目标,否则的话,就跟行尸走肉没啥区别。”

        真正的思想工作开始了。

        论做思想工作,郑经最佩服的是儒家心学的集大成者王守仁,也就是后世有名的明阳先生,据说他的心学思想,连恶匪都能感化,我党后来有名的思想政治工作,据说也深受他影响。

        既然有那么好的榜样,照搬即是。

        至于他为啥要像狼外婆一样,来费这番心思,先做郑书笙的思想工作,原因则很简单,那就是他作为真理社的创始人,是需要称职的帮手的。

        不,准确来说,是称职的打手。

        作为新成立的真理社,在他自己又不愿意把三绝公子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的情况下,怎样才能让真理社对其他人产生吸引力?

        理越辩越明,道越论越清,除了辩,别无他法。

        在他自己又不肯暴露的情况下,就只能推出强有力的打手来当代言人,而在他看来,读了不少书,也多少还懂点道理的郑书笙是具备打手潜质的。

        在耍嘴皮子功夫方面,男的有几个能比得上女的?

        就算郑书笙潜质一般,郑经也有把握把她给培养出来,前提是得先做她的思想工作,赋予她灵魂。

        人一旦失去目标,就如同失去灵魂,成了行尸走肉,这道理后世的人都懂,现在,他只不过是把这一道理教给郑书笙。

        他立即又说道:“既然你还没目标,我倒有一想法,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兄长请吩咐。”

        郑书笙的眼神又亮了起来。

        在地主家傻丫头眼里,已有过无数神奇表现的郑经,也已早已不是她眼中那书呆子,而是牛人一枚。

        试问,连道家鼎鼎大名的诸糅真人都对他赞叹不已,向他虚心请教,她又岂能再把他当成书呆子?

        因此,一听说郑经有任务给她,而不是把她当累赘甩掉,她自然又变得积极起来。

        “是这样的,昨晚在跟真人论道之后,我就萌生了一想法,就是成立一真理社,去穷尽天下之道,传播天下之真理。”

        郑经顺理成章地提出了他的设想。

        这一设想相当伟大!

        让人佩服至极!

        最起码郑书笙一听,就是这么认为的。

        作为昨晚的论道见证者之一,她可是见证了浪之兄长关于天之道与人之道的论述,当时她就佩服至极,而现在,浪之兄长竟然说准备去穷天下之道,并向全天下传播真理,就更是觉得这一想法极为伟大。

        穷理,传道,那可是圣贤干的事啊!

        而她昔日眼中的书呆子,现在连诸糅真人和留之先生那样的高人都佩服不已的浪之兄长,竟然说要去穷理传道,她又岂能不觉得高大上?

        真理社!

        光是这一名字,听起来就很伟大!

        因此她立即很认真地回道:“兄长需要我做什么?”

        “是这样的,想要穷理,单靠我们一两个人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需要帮手,去帮我发展更多的志同道合者。”

        郑经顺理成章地提起了他的想法。

        关于如何去推广和发展真理社的想法,并且委婉地表明了自己暂时想低调,因此需要代言人,帮他去打理和发展真理社的意愿。

        只是这么一来,郑书笙的畏难情绪即刻又来了,弱弱地问道:“兄长,你觉得我行吗?”

        “怎么不行?

        “谁说女子就一定不如男?

        “假如你是男的,你不觉得你其实比郑氏绝大部分的男的都厉害吗?”

        郑经立即给地主家傻丫头打起了鸡血。

        没办法,现在围在他身边的人,除了中二少年以外,就全都是女的,因此他必须说点在这个年代极为罕见的话。

        这话也算是说到郑书笙心坎里去了。

        早在荥阳读书之时,郑书笙就是出了名的聪慧,不管是学啥,确实都比绝大多数同龄的男性族人都要出色,那时的她,甚至连郑经那样能中举的书呆子都不放在眼里。

        是啊,谁说女子不如男?

        这一句,算是激起了她的好强之心。

        再说,现在的她正处于彷徨没有目标时,活得也确实如行尸走肉一般,也确实需要一件稍稍有点挑战性的事去干一干。

        “那行,只要兄长信任我,我愿意去试试。”

        她立即先接下了任务,紧接着又问道:“具体需要我怎么做?”

        具体怎么做?

        郑经既然有了成立真理社的打算,自然也就有了相对较为成熟的想法。

        这社团一成立,想要形成影响力,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的,比如说发展成员,比如说组织活动,搞辩论搞讲座甚至出文集等,有太多太多事情需要做。

        只不过现在还是刚刚开始,郑经要求不会那么高,尤其是对一个既年轻又没经验的郑书笙,就更是不会给她下根本就不可能的任务。

        人才也是需要慢慢培养的。

        因此他立即回道:“这样吧,先交给你一个小任务,现在真理社就你和我二人,我给你三天时间,去发展两个合格的会员进来。”

        就像玩养成游戏一样,他先给郑书笙下了一个没难度的任务。

        “怎么样才算合格?”

        郑书笙问道。

        “暂时先定三个基本条件吧。

        “第一,对于追求真理有着浓厚的兴致。

        “第二,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最起码得识字,并且有良好的品行。

        “第三,愿意遵守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

        郑经回道。

        一个小小的原则被他夹带进了会员资格审核之中。

        在这个等级观念极为严重的时代,他直接去提人人平等的概念,是很容易招来非议的,但若是把它当成追求真理的条件,那就不成问题。

        这其实是在暗示郑书笙,去拉中二少年、傲娇小郡主和清冷小道姑入社吧!

        因为地主家傻丫头现在稍微熟悉一点的,也就这几个,至于那帮士子,则是下一步的目标。

        而这种玩法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旦这几人真愿意加入真理社,那就别再想在大家面前摆啥郡主、小王爷、高手架子了。

        不得不说,狡猾的郑经打出了一记如意算盘。

        郑书笙的眼神立即又亮了起来,脸上也洋溢出了微微的笑容。

        很显然,她也是在第一时间想到了昨晚见证过郑经跟诸糅真人论道的那几人,她也相信,只要有浪之兄长在,这真理社的存在就一定对那几人有吸引力。

        而最让她开心的是,在有了新的任务之后,她也确实不再对未来迷茫,更不再担心自己会被某人甩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