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101章 真理社

第101章 真理社

        想当乱臣贼子,拉起一票人马来打天下,正确的打开方式是什么?

        是先结党。

        而不是先造反。

        熟知历史的郑经深知,在天下还没大乱时就拉人造反,绝对是被枪打的那只出头鸟,因此,想打天下得先默默地蓄积实力。

        而想打天下、治天下,没有一个富有号召力和凝聚力的政党来指导,是很难行得通的,会让队伍变成没有凝聚力没有乌合之众。

        因此,想当乱臣贼子,正确的打开方式就是先结党。

        不过在非动荡年代,有着明确政治主张的政党,也是一只容易挨枪打的出头鸟,因此在条件成熟之前,郑经还得采取另一种变通模式,那就是结社。

        社团与政党最大的区别,就是不会有明确的政治主张,因此也不容易引起过于敏感的重点关注,而到了条件成熟后,又可以向政党转化。

        郑经要的就是这既能聚人,但又不会挨枪打的效果。

        这社团取什么名好呢?

        结社宗旨又是什么?

        其实在这个时代,社团也并不少,比如说顾倾城他们那帮士子,就成立了一个江南诗社,专门来交流和分享诗词的写作。

        郑经当然没什么兴致来结社去研究诗词歌赋,因此,他毫不犹豫地将他要结的社,取名为真理社,至于结社的宗旨,就是探索世间的真理。

        这灵感,自然是从跟诸糅真人的论道中得来的。

        道理道理,“道”和“理”自然是有一定必然联系的,道在前,理在后,道虚无、抽象,理却清晰、具体,能较好地来表述道,因此到了宋朝以后,儒学还冒出了理学分支。

        既然这世界的人那么喜欢论道,那真理社一结,理应很受欢迎吧?

        遗憾的是,这真理社的名字和结社宗旨已经有了,但成员却暂时还只有他自己光棍一条,因此,他得赶紧去发展社员才行。

        作为被他瞄上的第一梯队的成员之一,他最先找的是郑书笙。

        为啥是她?

        因为在他身边,跟他比较熟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至于能信任他,并且还愿意听他的,也就地主家傻丫头和中二小王爷,而中二小王爷还在参加诸糅真人为德王妃举办的祈福法事。

        现在还乖乖地呆在天静宫的贵宾别院里,可以稍稍利用一下的也只有地主家傻丫头。

        细细想起来,地主家傻丫头还真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可发展人选。

        为啥这么说?

        因为她既有相当好的文化基础,又有对传统观念的反抗意识,这样的人,若是将她发展起来,就相当于民国时期的富贵人家小姐投身革命,是可以传为美谈的。

        而郑经作为后世之人,又不会有过于明显的歧视女性,觉得女人成不了事,只能呆家里带娃干家务的想法,因此,他很快就敲响了郑书笙的房门。

        “书笙啊,是不是闲得无聊?要不我带你去天静宫四处转转去吧。”

        一敲开门,郑经便直接了当地邀请道。

        郑书笙楞了一下。

        看着脸上洋溢着笑容,给她一种极为亲切感觉的郑经,她却稍稍感觉有些奇怪。

        为啥?

        因为自离开荥阳之后,她虽然已经把这位对她不离不弃,宁愿搭上自己也要帮她的同宗族人当成了兄长,可郑经对她却始终是不冷不热,很少像现在这样,竟然对她展现出笑容。

        事出反常,会不会有妖?

        心里怀疑着,但她嘴上却答应道:“好的,兄长稍等片刻。”

        作为女人,呆别院房间里时可以随便一点,一出门自然就得稍稍收拾一下。

        很快,士子装扮的她又重新出现在了郑经面前。

        说起来也还蛮可伶的,在荥阳时的郑家大小姐,绫罗绸缎、珠宝首饰样样都不差,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而在仓促逃离荥阳之后,她现在有的衣物,也就出逃时的那身书童装,以及郑经给她买的那两套布衣士子装,再加上醉香楼配给她的两身乐师服。

        除了那身乐师服以外,其它的都是男装。

        但她偏偏就选择了换下了原本穿着的一身乐师服,穿上了郑经给她买的士子装。

        至于原因……

        这是书呆子兄长给她买的呀!

        已离开荥阳郑氏的她,已经有了不再是郑家大小姐的觉悟,再加上郑经前一段时间的表现,已足以给她充分的信任,因此,现在的她,已在尽量向着迎合郑经的方向靠拢。

        是的,迎合,就如一溺水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咱待她是不是太过于抠门了一点?

        郑书笙身上的这身布衣士子装,倒是让郑经稍稍内疚了片刻,毕竟这是曾经锦衣玉食的世家大小姐,跟了他之后,却是连合适的女装都每一套。

        确实有点。

        毕竟咱现在已经也算是有钱人了,兜里还揣着两千两银子的银票呢!

        郑经思忖道。

        值得一提的是,在帮了苏窍窍夺魁之后,他现在确实不算穷人了,颜月月给他的报酬足足有两千两银子,包括之前的那五十两金子,也为了便于他携带,全都给他换成了随时可兑换的银票。

        既然不缺钱了,那花点小钱,给郑书笙买上几套像样的女装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给女人花钱,总得有个正当的理由对吧?

        她又不是我养的金丝雀,凭什么让我给她花钱?

        想花钱,得靠本事自己赚!

        他很快又给自己找到了不负疚的理由,并且决定,正式给她安排点任务,然后再以报酬的形式来给她钱花。

        很快,他就把郑书笙带离了贵宾别院,开始逛起天静宫来。

        占地起码超过三四千亩的天静宫其实有蛮多地方可以参观的,像什么老君殿、三清殿、祖师殿等,大大小小的神殿就有十来个,除此之外,还有讲经堂藏经阁,园林景观啥的,绝对算是一处不错的旅游景观。

        因此,已有结社想法的郑经并没有急于开口,而是带着郑书笙四处逛,欣赏起这颇具原汁原味的古徽派风格的园林景致来,走走停停时,还耐心地给郑书笙讲起了他所了解的道家典故,以及所供奉的神仙原形。

        态度好得不要不要的。

        在郑经看来,这当然是有必要的,因为在此之前,他是把郑书笙看做是地主家傻丫头,当成了自己的累赘,因此态度自然会冷了点,而现在,他将把她发展成自己的第一个革命同志。

        对待同志,就得像春天般温暖。

        可这样却让郑书笙犯起了嘀咕。

        今天的浪之兄长有点不对劲啊,怎么突然对我那么好了?

        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在她的忐忑中,二人来到了三清殿,也就是诸糅真人正在为德王妃一家做祈福法事的地方。

        “书笙啊……”

        郑经终于准备开口谈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