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99章 承负

第99章 承负

        这善缘该怎么结才会更牢固?

        一直到第二天,诸糅真人还在想这个问题。

        前一夜,诸糅真人又拉着郑经聊了很久,一直聊到郑经都犯困了,实在是熬不住了,这才放过他。

        按照诸糅真人的想法,恨不得拉着郑经聊上三天三夜,直到他离开涡阳为止。

        只可惜不行,作为天静宫宫主,他还得尽地主之谊,先把德王妃一家给招待好,要知道,德王妃一家不仅是大夏国的皇亲,地位尊贵,还一向是道家的大金主,每年给道家捐赠的供养可不少。

        大金主不好好招待,却拉着一书生一个劲地去热乎,那以后谁还来给道家上供?

        这香火不能断啊!

        因此第二天上午,他又打发阮留之把德王妃一家给请了过来。

        这次当然不能再拉上郑经了,否则聊着聊着,又变成了他跟郑经论道,会再次冷落德王妃一家。

        可事实上,话题一开始还是落到了郑经身上。

        “真人,昨晚跟郑公子可聊得尽兴?”

        再次一见面,诸糅真人都还没来得及表示歉意,说怠慢了之类的,德王妃就笑着来了这么一句。

        这不算是调侃,而是话茬。

        因为德王妃也很好奇,昨晚在把他们一家给送走之后,诸糅真人又拉着郑浪之聊了些什么。

        昨晚她虽然被冷落了,但她心里却没多大怨言,因为对她来说,如此精彩的论道,也很难碰上,只可惜她只听了前半场。

        “惭愧,惭愧,这郑公子是平生罕见的大才,老道一见猎心喜,就把王妃给怠慢了。”

        诸糅真人自然是借机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在道家高人面前,德王妃自然也不会摆什么王妃架子,立即也客气道:“真人不必客气,如此精彩的论道,本妃也着实喜欢。”

        客气过后,她这才又问道:“如此看来,真人对郑公子是极为认可?”

        “不是认可,是推崇,在郑公子面前,老道自愧不如。”

        诸糅真人正色道。

        已打算跟郑经好好结缘的他,自然不惜大力在德王妃面前举荐郑经,因为他深知,胸有大志,但根基浅薄的郑经,想要成长起来,是需要外力支持的。

        而在大夏国,并且当郑经还将去会宁时,那德王府绝对能给他庇护。

        哪怕这天可能要变,但德王府护他个三五年还没问题,至于变天之后,是谁护谁就不太好说了。

        在诸糅真人看来,这也是一种结缘。

        道家跟德王府有缘,道家跟郑经结缘,德王府再跟郑经接善缘,这缘就大了、广了,几方都能因此得利,这就是所谓的因果。

        这可是让德王妃惊讶了。

        一听诸糅真人竟然对郑浪之推崇备至,她忍不住惊问道:“真人对郑公子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怎么高都不过分,若是郑公子肯入道家,老道情愿把天静宫宫主之位相让,只可惜郑公子胸有大志,嫌道家冷清,不肯进来。”

        诸糅真人回道。

        因为是大力举荐,他干脆把心里话都说了出来。

        他这是在法圣人遗风。

        据传,儒家孔圣人曾数次拜见道家李圣人问礼,两人观点虽不尽一致,但两位圣人给对方的评价都极高,孔子把老子比喻为龙,而老子也把当晚辈的孔子比喻成凤,对其德才赞不绝口。

        只是这么一来,他又把在场的人给惊到了。

        阮留之:“……”

        师尊竟然打算将天静宫宫主之位相让?你这么说,就不考虑考虑我的感受?

        徐玄机:“……”

        师伯对那登徒子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

        陈蒨武:“……”

        老师厉害!

        德王妃:“……”

        你对他评价这么高,我都不知该说啥了。

        而诸糅真人则又对她说道:“王妃,此次郑公子能与你等同行,也是一种缘,还请珍惜之,必有承负。”

        这是在做最后的点醒了。

        承负,是道家的说法,跟佛家的因果类似,意思是前辈行善,后人得福;今人行恶,后辈受祸。

        因为德王妃是帝王家人,因此天将变这种天机,诸糅真人是万万不可在她面前泄露的,于是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份上,以让德王妃善待郑经,就有可能让德王府的后人,也就是陈蒨文陈蒨武得福。

        这也够了。

        德王妃原本就已经有了让陈蒨武正式拜郑经为师之心,现在既然连诸糅真人都这么说,她自然就更是打定了主意。

        要知道,道家高人的话可不是随便说的,每一句都隐含深意,带有玄机,因此她自然听进去了,毕竟郑经之才,她也早已认可。

        当然,这是后话,今天的她,还另外有要事向诸糅真人请教。

        事关北华。

        四十多年前,北华文帝立国,一举推翻了前朝后魏的统治,成立了北华。

        立国之后,华文帝又知人善用,不拘一格,使得北华的文臣武将都能人尽其才,作用得以最大发挥,使得北华进一步强盛,具备了跟西胡、南夏分庭抗礼的实力。

        文帝十八年,文帝驾崩,太子继位,年号武。

        华武帝,也就是德王妃的父皇。

        华武帝共有八子四女,其中最为出色的,当数淑妃之子,文武全才的宇文博,也就是德王妃同父同母的亲兄。

        宇文博也没有让武帝失望,年纪轻轻,就开始为北华镇守西垂,无数次与西胡的交锋中,立下了战功赫赫,让西胡不能寸进。

        只可惜,再有才再有功也比不上命好,被立为太子的,反而是小他两岁的皇后之子宇文轩,而宇文博仅因为赫赫战功,被命为镇西王。

        两年多前,武帝过世,太子宇文轩继位,改年后为宣。

        相比文韬武略的镇西王,华宣帝却只能用荒淫昏庸来形容,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听信谗言,怕镇西王功高震主,就剥夺其军权,并令其离京就国,且大肆进行打压。

        两年多过去之后,表面上北华还是那个北华,实际上却变成了权臣专政,主君昏庸,北华境内已初显动荡之势。

        据传,北华内还有权臣跟西胡有勾连。

        那长此以往,北华会不会亡国?

        这让德王妃颇感心忧。

        尽管她已经是南夏人,可北华毕竟是她的娘家,因此早在决定去豫州时,她就计划了来拜祭天静宫,为北华祈福。

        这也是为啥之前郑经在她面前假设南夏亡国,她就差点情绪失控的原因。

        实际上,她担心的不是南夏,而是北华。

        现在,她就跟诸糅真人说起了华宣帝的种种荒唐事,也说起了自己的担忧,并恳请诸糅真人能亲自主持一场法事,来为北华祈福。

        这也是她为啥要在天静宫停留三天的原因。

        昨天的拜祭,是以德王府的名义,而接下来的这场法事,则是她个人的请求。

        为北华。

        诸糅真人一边答应着,一边却暗暗叹了一口气。

        道法自然,连天机鼎都已预示了天下即将大乱,现在再做法事祈福又有什么用?

        正所谓道以术显,所谓的法事,只不过是用来安慰你们这些虔诚的道家信徒的啊!

        一提起北华,他又忍不住想起了郑经前一晚跟他提过的人道三大祸。

        这君权天授果然是第一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