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97章 真正的用意

第97章 真正的用意

        诸糅真人又一次被郑经所折服了。

        正所谓闻道易,悟道难,得道易,证道难,悟道不足以得道,得道不足以证道,证道不足以穷道。

        在见郑经之前,他是从徐玄机嘴里听说郑经可能是个悟道高人,于是才动了心思,才有今晚这一番论道。

        两人之间的这一番论道,就是一个证道过程,只不过他没想到,整个晚上,都是郑浪之在说,他在听,而且郑浪之所说的,他还找不出可质疑之处。

        要不要这么厉害?

        你还这么年轻,就连圣人之说里有矛盾的地方都给指正出来?

        如果说,之前关于人之道的论述,还有点泛泛,对于道家或他自身暂时不会有实质性的帮助的话,那郑浪之这番关于欲望的论述,不管是对道家,还是对他个人,帮助都是极大的。

        为啥这么说?

        因为不管是佛家还是道家,欲望的控制都是修行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欲望控制不了,心境就无法提升上去。

        就好比说徐玄机的破境,其实要悟的就是某一个点,这个点悟不破,这境也就破不了。

        因此,郑浪之关于欲望的这番论述,若是将其整理后再传播开来,将帮助道家不少人提升修为、境界。

        这实在是太厉害了一点。

        他仿佛又看到了另一位圣人在冉冉升起。

        这话还真不算夸张。

        圣人何以成圣?

        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拥有超常的智慧,能从天地万物,以及简单的事例中领悟出高深的道理来。

        相比于别的成圣条件,这一点绝对是最难最难的,俗话说,迂腐者学而无术,蒙昧者行而无知,唯有具备圣人潜质者,能轻松悟道,得道,证道,穷道。

        而有这种能力的人,一旦在穷道上达到一定的水准,在儒家谓之贤人,在道家谓之真人,在方家谓之仙人,在释家谓之佛陀。

        达到极致,即为圣。

        而现在,他这个道家的真人,却在郑浪之面前自愧不如。

        那这样的宝贝,要不要把他给拉到道家来?

        必须的啊!

        如果他愿意的话,诸糅真人把天静宫宫主之位让给他都没问题。

        这也并非虚情假意,要知道,道家是追求出世的,因此修正道之人都不好权术,并且对权谋还很排斥,因此在诸糅真人眼里,天静宫宫主之位还真不算什么,要是有比他更厉害更合适的人,他甘愿主动让贤。

        只是他愿意吗?

        诸糅真人决定开始试探一番。

        “郑公子厉害,老道又被你深深给折服了,公子若是在道家,恐怕迟早成圣。”

        他立即就恭维道。

        并且顺带为接下来的拉人铺垫了一句。

        郑经却摇摇头道:“在道家?这可能性应该不大,再说,我对当圣人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诸糅真人:“……”

        我都还没开口,你就拒绝我了?

        多少给点机会啊!

        他不得不追问道:“这又是为何?”

        “当圣人太累,啥事都要给天下人当表率,那样很累的!”

        郑经先随口就说出了第一个理由。

        紧接着他又说道:“再说,我对你们道家的出世主张也不怎么认同,我觉得有些过于刻意。”

        然后不等诸糅真人有反应,他又立即说道:“还有,假如我真想当圣人的话,那也不是当道家的圣人,而是当一个融合百家,让天下不再有门派成见的圣人。”

        一连三否。

        说得诸糅真人极其无语。

        这还怎么拉?

        你好歹把话说得委婉一点,不要拒绝得这么直接,给我一点挣扎的机会啊!

        这下他真不知该说什么了。

        说实在的,在听过郑经关于人之道的论述之后,他其实对他的融百家的想法颇感兴趣的,只不过道家并非他一人的道家,因此他不可能把道家给郑经去折腾。

        更何况,郑经还对道家出世的主张根本就不认同?

        那可是要动道家的根本啊!

        没了根本的道家,还能叫道家吗?

        正当他不知该怎么接时,郑经却又说道:“哦,对了,我虽然对加入道家没多大兴趣,但对你们的内家心法还蛮感兴趣的,不知真人能否传授一二。”

        费了一晚上口水的郑经,终于说出了他今晚来找道家高人论道的真正用意。

        他一个穿越者,跟这些观念已落后于他上千年的所谓高人,有啥好论的?

        那纯粹是单方面的教导好吧!

        也只有道家那玄乎其玄的内家心法,才能让他真正动心。

        尽管徐玄机跟他说,连道家的功夫,每个十年八年,根本就不厉害,但他还是想试试,而正宗道家心法传外人,也只有诸糅真人这种级别的才能做主,求清冷小道姑都是白搭。

        诸糅真人又楞了一下。

        俗话说,道有万种,无术则不得通,不通则道不得证,而证道以术,是以儒家有儒术,道家有道术,法家有权术,阴阳家有数术,医家有方术。

        从这一点上来说,郑浪之确实还只能算是悟道,而不是得道,而证道也只停留在口头上,确实需要学术才能真正走通。

        只不过……

        “你确定想要学道家的内家心法?你要知道,道家术法跟儒家术法是不相容的,一旦学了道家术法,儒家术法就没法学了,而对你来说,去儒家文庙通过问心鼎证道得儒家术法才是走捷径。”

        他立即就提醒道。

        说法跟之前徐玄机跟郑经说过的类似。

        郑经一下就愣住了,回问道:“这样啊……就不能两家的术法一起学吗?”

        “怎么可能?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本质上是修心,而道家的修真,本质也是修心,而儒家的心法和道家的心法在很多点上都对立,又怎么可能兼容?”

        诸糅真人解释道。

        并且还补充道:“除非你有两颗心,或者能一心二用还差不多。”

        郑经:“……”

        术法不兼容?

        修心?

        应该不是指修心脏,而是指修精神吧?

        那么算的话,我好像还真有两颗心呢!

        他不死心地问道:“那……我可不可以两家的都试试,然后从中选一个?”

        “不行,修了其一,另一个就没机会了。”

        诸糅真人回道。

        郑经还是不死心,又问道:“那……留之先生不是由儒转道吗?难不成他在入道家之前,没有修儒家心法?”

        “嗯,当年他两次去问心鼎问心,都未能过问心关,自然也就没法修儒家之术。”

        诸糅真人又暴露出了阮留之的一个小秘密,并且补充道:“其实儒家的问心关并不是那么容易过的,说是百里过一也不算夸张,不过以郑公子之德才,应该是有机会的。”

        作为道家高人,他当然不会轻易说谎骗人,以免影响自己修心。

        所以他先解释清楚,然后才问道:“郑公子打算如何选择?确定还要修道家心法,不去试儒家的问心鼎了吗?”

        郑经:“……”

        一定得二选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