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94章 人祸(一)

第94章 人祸(一)

        神叨叨的老道竟然说要变天了!

        这确实又让郑经起了继续聊聊的心思,至于原因则很简单。

        假如他是穿越到了一太平盛世,那他随便怎么逍遥都行,根本就没必要去担心乱中求存的问题,可若是穿越到了一兵荒马乱的动荡年代,那如何很好地存活下来就成了大问题。

        想在动荡年代很好地存活,必须得抱大腿啊!

        而且还得抱正确的大腿,千万别站错队,否则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他原本以为,自己抱一抱中二少年的大腿也就够了,可现在却发现,假如真要变天的话,那中二少年的大腿还靠不靠得住?

        他也并不觉得老道的话是危言耸听,一点道理都没有,因为如果按照他原来所在那个世界的历史发展来看,这确实是在一个动荡的年代,要不了多久,魏晋南北朝四分五裂的局面就会结束,然后引来中原再次一统的隋唐时期。

        如此看来,除了中二少年以外,他还得为自己准备一点新的大腿才行。

        而道家,就是一个不错的大腿。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

        在动荡年代,一旦变天,以皇权为支撑的大腿反而是最不可靠的,而从不绑定皇权,谁上都行,谁上都想利用的道家,则是相当稳定。

        在这一点上,对皇权死心塌地,动不动就宣称一臣不侍二主的儒家,反而不那么靠谱。

        这就是郑经的想法。

        也别怪他现实,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对现在的皇权根本就没啥忠诚度可言,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可皇权那回事,谁上他都不会有忠诚度。

        能让他忠的,只有整个中华民族。

        于是乎,他决定再好好跟老道聊聊,看看能不能在道家先播下一颗种子。

        “好吧,既然真人你这么想听,那我就豁出去了,好好跟你说叨说叨这事吧。”

        想清楚后,他又开口了。

        诸糅真人暗暗一喜。

        别以为老道只是对这一问题好奇,事实上,自秦汉以来,道家就一直在吸纳各家所长,来完善自家的文化和思想,到魏晋之后,因为竞争的关系,这种完善甚至是演变就更为迅猛,也因此冒出了不少极具思想的道家代表人物,如葛洪、寇谦之、陆静修等,都对道家的发展和变革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作为道家的现任掌舵者,诸糅真人也有这番心思,希望自己也能博采众长,成为道家思想的杰出代表人物。

        “说到变天,究其原因,说是跟现有的人之道有关系也不算错。”

        郑经又斟酌着开口了。

        他原本想说,改朝换代,本质的原因是跟制度有关系,可毕竟人之道这一概念是他自己重新定义的,所以将就一下也罢,免得老道混乱。

        用道来替代制度,也不算太牵强,毕竟在后世,在制度上也有走社会主义道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说法。

        “若是更直接一点,但凡是改朝换代,基本上都跟那八个字有关系,那就是‘内忧外患,天灾人祸’。”

        为便于表达,他又适当把概念收了收。

        这样的表达,尽管并不新鲜,但却更容易得到老道的认可。

        “有理。”

        诸糅真人的捧哏模式再次开启。

        “内忧外患这种事,我还过于年轻,又缺少经历,所以暂时略过不谈,天灾这东西,我也改变不了,所以重点来谈谈人祸。”

        郑经再次把概念缩小化,准备来谈他最为熟悉的制度问题。

        当然,是换个方式谈。

        而这种论法,就算是把老调谈出新意了,诸糅真人即刻凝神静气,准备听他的真知灼见。

        “真人,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对君权天授这一说法是怎么看的?”

        既然已准备在道家播种,郑经就豁出去了,准备来猛的,一开口,就把话题指向了封建时代最为敏感的问题:君权天授。

        诸糅真人立即又秒懂他的意思,宽他心道:“郑公子,你就放心吧,道家对所谓的君权天授,从来就不以为然。”

        因为边上没有别人,老道又说了句大实话。

        这确实让郑经放心了,立即又说道:“俗话说,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相比治军,治天下就更是要难多了,真正要想治理好天下,势必要大贤才有可能。

        “现在,一句君权天授,就让皇帝之位,成为了世袭罔替的一家之物,这能保证,每一任帝王,接位的都能是明君吗?

        “真人有没有发现,自周以来,秦历时仅14年,汉分东汉西汉,总共历时也才407年,魏晋之后则更短,罕有过百年的王朝?

        “原因就在于这人之道第一祸,君权天授。

        “因为君权天授,这历朝历代,自开国之后,不必太久,就必有昏君出现,将国家治理得民不聊生。”

        郑经确实豁出去了。

        这人祸的第一祸,便直指帝王家。

        诸糅真人一下就听傻眼了。

        真猛!

        此时的他只能如此感慨。

        也想之前一样,他除了感慨,也只有认可的份。

        是啊,一将无能,累死三军,这治天下比治三军又难上多少?而这君权,一旦成为某一家的囊中之物,世袭罔替,又怎么可能避免出现昏君?

        “有道理!”

        为了让郑经宽心,他又及时地捧了一哏。

        这一态度极为让郑经满意,又说道:“这君权天授之祸,还不止于帝王家,还包括皇亲国戚,谁若是命好,能沾上皇亲二字,那一辈子都不用发愁了,为王者,一封就是一县之地、一府之地,甚至是一州之地,封出去的那些地,足以养活数十万老百姓。”

        他又补充了一句。

        君权天授的附带祸害。

        诸糅真人:“有理。”

        “这人祸的第二祸,得数豪门世家。”

        这让郑经又放心地声讨起人祸的第二祸来。

        诸糅真人:“……”

        你虽然是荥阳郑氏的旁系出身,但在中举之后,也算得上是豪门世家中的一员啊,现在连自己都声讨?

        “关于此祸,我也不多讲,就给你举一个荥阳郑氏的例子。

        “太正二年,黄河大水,淹掉了半个荥阳,死伤无数,我家也在其中。

        “大水过后,粮价飞涨,荥阳郑氏一边象征性地施粥救灾民,一边却用少得可伶的粮食银两去换取灾民手中的地契,结果弄得有大半灾民失去了赖以谋生的田地。

        “而荥阳郑氏,则掌握了整个荥阳差不多半数的田地,而整个荥阳的老百姓,相当一部分沦为了郑氏的雇工,有差不多七成得靠郑氏来讨生活。

        “你说,这样的世家,算不算得上是天下一祸?”

        郑经又停了下来。

        作为穿越者,他自然极为清楚封建制度下的各种弊端,其中的世家豪门,就相当于后世资本主义社会里的垄断资本,因此,他以脑海中另一个郑经的记忆为蓝本,直接以具体的事例来描述起了世家的祸患。

        诸糅真人:“……”

        作为荥阳郑氏之人,竟然拿郑氏来开刀。

        真狠!

        感慨之余,他再次配合地说道:“有理。”

        在表示认可的同时,他却在想,下一刀将挥向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