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89章 浪一个给你们看看

第89章 浪一个给你们看看

        连圣人也敢否定!

        而且还没法指出他哪里错了,这道还怎么接着往下辩?

        阮留之跟诸糅真人都懵了。

        负责唱白脸的诸糅真人只好问道:“那依郑公子之见,什么样的道,才是真正的圣人之道?”

        没办法,道家被否了,儒家也被否了,那就只能问他,到底什么样的道不会被他挑刺。

        这倒确实是给郑经出了个大难题。

        作为一个现代人,他当然是认为,不管是儒家文化,还是道家文化,都是有可取之处的,但同样有糟粕之处,因此他该肯定的肯定,该否定的否定。

        可现在,因为他的否定,诸糅真人却让他弄一个真正无可挑剔的圣人之道出来,这不是为难他是什么?

        就算是在他的前世,他也没认真并系统地想过这个问题啊!

        要不试试?

        为难之下,他却起了跃跃欲试之心,因为他发现,诸糅真人和阮留之的思想虽然同样受时代和见识的局限,但并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开怼之人,这道还算能论得下去。

        不,属于勉强可教的孺子!

        那就做做好人,继续给他们上一课吧。

        “我前面说过,圣人之所以能成为圣人,是因为他们被天底下大多数人所认可,因此真正的圣人之道有一个重要前提,那就是必须得是利天下的,最起码得利大多数人,而不是利己或利少数人。”

        他就这么开口了。

        先给自己定了一个前提。

        利天下!

        而不是利己或利少数人!

        有了这一前提,哪怕他以前没认真想过这一问题,也可以顺着这一前提往下想了。

        “那怎样才可以做到利天下或利大多数人呢?

        “首先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得心底无私,海纳百川,自身无求,心怀天下,正所谓心底无私天地宽,海纳百川容天下,人到无求品自高,心怀天下济苍生,若是做不到这几点,就不配当圣人,也就立不了圣人之道。”

        他接着又说道。

        还是在继续给自己接下来的说法定前提。

        圣人的标准!

        按照古代的说法,圣人的标准有三,分别是立德、立功、立言,其说法出自于《左传》:“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而郑经作为现代人,当然不会完全按这一标准来,所以他稍稍改了一下。

        只是这前提一定……

        阮留之立即说道:“若是按郑公子这一标准,恐怕这天底下没几人配当圣人了。”

        “嗯,确实不多,但还是有几个的,儒家的孔圣人算一个,道家的李圣人也算一个,儒家的孟圣人也勉强算一个,至于其他的,在我眼里都算不得是圣人。”

        郑经随口就回道。

        这下阮留之不乐意了,质疑道:“你的意思是说,在你眼里,连道家的庄圣人也不算咯?”

        “嗯,他不算,因为他只顾自己逍遥,并没有心怀天下之心,所以在我眼里,他顶多只能算是一神人。”

        郑经又不假思索地回道。

        诸糅真人:“……”

        阮留之:“……”

        道家的一圣人又被你否了,过分!

        两人很想反驳,可若是按郑浪之所定的标准,被誉为道家思想化身,写了有名的《逍遥游》的庄圣人,确实是少了一点心怀天下之心啊,这又怎么反驳?

        不如继续听听再说吧!

        两人同时一声叹息。

        而说上瘾了的郑经,却又临时起意,加了一句:“哦,对了,若是按照我的标准,现在的人,不管是儒家还是道家的,都是不配当圣人的。”

        “为何?”

        阮留之惊愕道。

        “因为门派之见啊!

        “儒家的人,老觉得儒家天下第一,别家都不如自己,而道家的人,也觉得儒家不行了,自家才是天下老大,抱着这样的成见,又怎能心怀天下?

        “顶多只能心怀自家吧!”

        郑经又毫无顾忌地回道。

        诸糅真人:“……”

        阮留之:“……”

        这是要把儒家跟道家都拆了,天下大同的节奏?

        好想反驳哦!

        可是又怎么反驳呢?

        两人再次同时一声叹息。

        叹息过后,阮留之还是忍不住出声道:“那依郑公子之见,你自己配当圣人吗?”

        “我也不行。”

        郑经回得还是不假思索。

        阮留之又问道:“为何?”

        “因为我心里有欲啊,我老想着三妻四妾呢,这一有欲,品行就不够高,行事动机也不够纯,是不配当圣人的。”

        厚颜无耻的一句来了。

        诸糅真人:无语,但真实。

        阮留之:不知该说啥。

        徐玄机:登徒子!

        陈蒨武:老师厉害,深表佩服!

        德王妃:唉,这女婿之念是彻底不用想了。

        郑书笙:假如……假如我喜欢上了浪之兄,就得容下其她人吗?

        陈蒨文:好气!

        满座鸦雀无声,原本听得投入无比,对某人佩服至极的一干人等,齐齐望向了郑经,表露出了怪异的神情,气氛一下也变得怪异了起来。

        而说嗨了的郑经则笑道:“哈哈,你们不要这样嘛,我只不过是说了句大实话而已。”

        “哈哈,看来郑公子应该是至情之人,还请继续。”

        等着听下文的诸糅真人总算配合了一下,捧了一下哏。

        “想成为圣人,立圣人之道,这第二个标准,是得有智,既能悟破天之道,也能抓住人之道的真谛,才有可能真正做到天人合一,立下真正能利天下的圣人之道。”

        小小地浪了一下的郑经,也终于可以继续他的观点了。

        因为是临时起意,因此他还是只能先定标准,以一步一步往下深入。

        合天道,定人道,以求天人合一,利天下苍生,这一说法是站得住脚的,因此已当上捧哏的诸糅真人不再矫情了,赞许地点了点头:“有道理。”

        同时问道:“那在郑公子看来,人之道的真谛是什么?”

        不愧是道家高人,他很能抓住关键点。

        天之道,是客观规律,只能因势利导但不可违逆,那就没啥好深入的,只能从人之道上做文章,而圣人之道,也属于人之道的范畴,因此抓人之道的真谛确实很关键。

        一个真正的大难题摆到了郑经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