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87章 重新定义道

第87章 重新定义道

        何为道?

        连郑经也没有预料到,晚宴才刚刚结束,辩论还没正式开始,诸糅真人就当众向他抛出了这么一个大难题。

        所谓众,其实也不多。

        够资格参加诸糅真人亲自招待的晚宴的,其实也就德王妃一家,再加上自己,以及跟自己有连带关系,并给阮留之献过曲的郑书笙。

        然后再加上阮留之和徐玄机二人。

        他也算是弄明白了,原来徐玄机竟然是诸糅真人的师资,年纪虽不大,但在道家的身份地位却相当高,跟诸糅真人及阮留之的关系也极为密切。

        如此看来,人家早把我的底给摸透了啊,包括那些狂妄之语!

        难怪昨晚阮留之暗讽我是大胆狂徒。

        这么一来,若是自己不能把“何为道”这一问题给讲清楚,那狂妄这个标签,那就别想从自己身上摘下了。

        可问题是这一问题容易讲清楚吗?

        还真是有点难度。

        “汝可说天下万物皆为道,然反之不然也。道本无名,然人有名;道本无心,然人有心;道本无形,然人有形。吾即为道,然道并非吾。

        “大道至简,然人心繁杂。何为道,老子道其至简,一字曰之道。道即为道,这便是为何道的至简,但吾辈并非无心,顾欲之者,并非至简也。”

        若是从古文献里寻找这一问题的答案,只能找到一些类似上面的答案,还是玄之又玄,根本就没讲清。

        也确实很难讲清。

        道这一概念确实是很玄,连老子都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而其延伸的概念却极多,比如说道德,道路,道理,闻道、悟道、得道、证道,王道、霸道、法道……

        就算到了一千多年后,科技已高度发达,各种理论也已相当齐全的后世,似乎也没人把这一问题给讲清楚,就算是去问度娘,也只是一些极为模糊的答案。

        那怎么办?

        人家摆明了就是在考我,我不把这问题给讲清楚,人家就把我给当傻子,不屑于跟我辩啊!

        郑经短暂地思索了一下。

        “想讲清楚这一问题,我得重新定义一下道。”

        他终于开口了。

        只是这一开口,就把诸糅真人和阮留之给吓了一大跳。

        重新定义道?

        这是不是太狂妄了一点?

        人家圣人讲道,后人只闻道、悟道、得道、证道好吧,你却嫌圣人之道没讲清,要重新定义道?

        这未免也太狂妄了一点吧!

        “有这必要吗?”

        阮留之即刻就出声质疑道。

        表面上现在还只是交流探讨道这一问题,可事实上,论道已就此开始,因此他不会放过一切可以质疑的机会,而在他跟诸糅真人二人里,他又担当的是唱黑脸的角色。

        “当然有必要。”

        郑经也是毫不客气。

        “既然前人所定义的道,根本就没法很好地解释清楚道这一概念,那就只有重新定义,除非留之先生觉得你能讲清楚,那就当我是无知。”

        不仅如此,他还反将了一军。

        阮留之一时语塞。

        这事若是能讲清楚,诸糅真人又哪会拿此来刁难郑浪之?

        无奈之下,他只能出声道:“以郑公子的意思,若是由你来定义道,你就能讲清楚?”

        “拭目以待。”

        郑经回得自信满满。

        阮留之一愣,又无奈地回道:“那郑公子请便。”

        他做好了随时出声质疑反驳的准备。

        “所谓道,准确的定义,应该是天下万物发展和运转的规律,就如日从东边升西边落,水往低处流,人会生老病死,苹果成熟后会往地下掉等。

        “这种道,是客观存在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和改变,所以可以称之为天道,或自然之道。”

        郑经就这么开始了。

        换做是在后世,他根本就用不着讲这么具体,可是在这个年代,他不仅得讲具体,还得附带上一些通俗易懂的例子。

        阮留之:“……”

        好想反驳!

        但这一说法,实在是太符合道家的道法自然了,实在是没法反驳。

        “但光是这一定义,还无法完整地解释前人所谓的道,因此这一定义还得继续延伸。”

        郑经也没给他反驳的机会,又继续开口了。

        “道的延伸定义,可以定义为人应遵循的规则,如仁孝礼义信,这种规则是由人来设定的,所以称之为人道。”

        阮留之:“……”

        还是很想反驳!

        但这似乎是儒家之道,还是没法反驳。

        “天之道,是客观规律,是难以更改和逆转的,人之道,是主观规则,由人定,随时都可以改变,所以圣人有圣人之道,俗人有俗人之道,儒家有儒道,道家有道道,佛家有佛道,墨家有墨道,道道各不相同。”

        郑经又补充道。

        最后又来了一句:“这就是我对道的定义。

        阮留之:“……”

        这就完了?

        天之道,客观,难以更改和逆转。

        人之道,主观,定的人不同,道便不同。

        好像很清晰的样子!

        他不得不承认,道这一概念,经郑浪之如此一重新定义,似乎确实要容易理解很多,让他一时无从反驳。

        只能质疑。

        他立即就出声道:“那照郑公子的意思,你所定义的道,便可解释这世间所有的道?”

        “留之先生可以试试。”

        郑经自信满满。

        说是要质疑,可阮留之却思索了片刻,因为他还没想好从哪一点开始质疑。

        天之道,是客观规律,是不可逆转的,这一点他也认可,因此想过之后,他决定先从道的各种概念入手。

        “何以解释道路之道?”

        “走的人多了,便成了道,顺着前人走过的道,可以让你抵达正确的地方,少走弯路。”

        “何以解释道理的道?”

        “前人所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并被大多数人所接受,按道理行事,不容易引起公愤。”

        “何以解释圣人之道?”

        “圣人所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圣人之所以被尊为圣人,是因为他所总结出来的道理,别大多数人所认可和接受。”

        “何谓歪门邪道?”

        “某人所遵循的行事规则,不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便被视为歪门邪道。”

        ……

        一连问了无数问,阮留之发现,郑浪之不仅答得毫不迟疑,还天衣无缝,让他无从反驳。

        甚至于连《道德经》里那多达七十多个道字,他都提了出来问,但郑浪之却依这一新的定义,一一来解答,还解答得让他无可挑剔。

        为什么会这样?

        难不成这才是关于道的真正准确定义?

        他只不过是将道这一概念重新定义了一下,分为了天之道和人之道而已,甚至都还算不上是重新定义,只是做了一下准确的描述,以及精准的划分。

        他还发现,这么一定义,这么一划分,郑浪之之前所提出的说法,儒和道本是一家,正反的两面,并非完全对立,而是互补,似乎也是成立的。

        为啥这么说?

        因为道家重道法自然,也就是天之道,而儒家重人,也就是人之道,这么一来……

        天人合一!

        这也不正是道家所追求的吗?

        为什么这样?

        此人真是有毒,在给大家道心种魔啊!

        阮留之一下又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