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81章 先挂个号

第81章 先挂个号

        啥?

        让咱去给人献唱?

        你疯了吧,就算那阮留之是有名的儒学加道学高人,那他也没资格让咱来给他献唱啊!

        以歌会友还差不多!

        在接到顾倾城的邀约后,郑经一时犯难了,因为文人的清高,他当然是不肯给人去献唱的,可因为低调的需要,他又不肯亮出自己三绝公子的身份。

        那怎么办?

        想了想,他说道:“我那点音律水平,教教小孩子还可以,去给留之先生献唱的话,还差了点,这样吧,我给你们另外推荐一人。”

        无奈之下,他准备把郑书笙给推出来,代替他来当这个工具人了。

        坐听论道他喜欢,献唱又不肯,在不想错过这次论道机会的情况下,无奈之下,他只好牺牲地主家傻丫头。

        于是乎,在他的引荐之下,郑书笙的郑家大小姐这一身份也被爆了出来。

        很快,这一消息也在士子群里引起了轰动。

        原来那天天教蒨文郡主弹琴唱曲的,也并非啥醉香楼的乐师,而是荥阳郑氏家主家大小姐啊!

        这一消息确实够轰动的。

        要知道,在士子们眼里,醉香楼的乐师是下九流,而荥阳郑氏家主家大小姐,则是有资格跟他们平起平坐的,若是她肯嫁给他们其中某位的话,都必须得当正妻的那种!

        于是乎,某些士子有些心痒难耐了。

        豪门家大小姐啊,长得又好,又善音律,那是不是可以……

        在这消息被传开之后,在士子们心目中,郑书笙的受仰慕程度,已暗暗超过了本届豫州花魁苏窍窍,要知道,两人虽同样貌美多才,但苏窍窍是迎来送往的伶人,而郑书笙却是大家闺秀。

        别说是普通士子,就连尚未婚娶的席希明,都忍不住想:等论道过后,要不要好好利用一下此次旅程,跟郑家小姐结识一番?

        ……

        率先见到阮留之的却不是这帮打算找他论道的士子,而是徐玄机。

        对徐玄机来说,当德王妃一行被迎到天静宫附近的贵宾别苑安顿下来,并且其安全也被天静宫的人暂时接手之后,算是回家了的她,第一时间就是去拜见宫主诸糅师伯。

        而阮留之恰好就是诸糅真人的弟子,当年阮留之之所以弃儒转道,就是因为跟诸糅真人论道,被其道行所折服,转而拜师,但出身接近、兴趣相投的两人,实际上是亦师亦友的关系,等阮留之在天静宫安顿下来后,两人也时常在一起。

        因此当徐玄机去拜见诸糅真人时,他恰巧也在场。

        “拜见师伯,见过留之师兄。”

        “玄机啊,回来啦,你师父她最近还好吗?”

        ……

        三人一见面,自然先是一番寒暄。

        接下来是诸糅真人关心起徐玄机的修行进展,而徐玄机则告知他们,就在前些天,她刚突破了穷理境,进入了求真境。

        这一消息,可是让阮留之暗暗吃了一惊。

        十年前,当他来天静宫摆诸糅真人为师时,那时的徐玄机还只是一个连十岁都还不到的小童女,虽然从小就修炼了道家武技方面的童子功,但尚未入道。

        相反,他这个后加入道门的,因为早已堪破了世事,反而率先入道,进入了第一境堪世境,而徐玄机,也差不多是在他之后入道的,这么一来,他反倒成了徐玄机的师兄。

        再之后,就是两年之后徐玄机跟着师叔去了会宁,而他则留在天静宫潜心修炼,但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他也去过会宁数次,并且双方都还保持着信息往来,因此他也很清楚徐玄机在修道方面的进展。

        两人虽然差不多是同时入道,可毕竟他要大徐玄机二十来岁,在文学素养上也要强上徐玄机很多,对道的领悟自然也会更透彻,因此在修道进展上,他始终是领先徐玄机一步。

        可现在……

        我都已经停在穷理境四五年了,始终处于将破未破的境况,怎么现在小师妹反而超前了?

        阮留之极为惊讶。

        道门的学问可谓是包罗万象,有武技方面的,有方术方面的,有丹术方面的,对哲理、文学、医药学、养生学、格物、音乐、地理等方面也多有涉猎,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修道,也就是对道的理解,始终是被摆在首位的。

        道行上不去,不管是修武技,还是修方术或丹术,其造诣都会大受局限,因此在过去这些年里,阮留之也是讲主要精力投放在对道的修炼上。

        可现在,在道的领悟上,他这个已年过四十的有识之士,却落后于才二十不到小师妹,这怎么可能?

        若武技不如她倒还好理解,毕竟她跟师叔都是以武技见长。

        于是他立即好奇地问道:“玄机师妹,此次去豫州,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怎么突破这么快?”

        “奇遇倒算不上,只是机缘巧合遇上了一人。”

        徐玄机回道。

        觉得自己道心已被种魔的她,也正好想把登徒子的事给师伯和阮留之这位很有学问的师兄好好说说。

        接下来,她从豫州花魁大赛说起,说到了三绝公子其人、其事,再说了她的破境经过,以及某人关于儒道本是一家,给她道心种魔之事。

        结果是说得诸糅真人和阮留之目瞪口呆。

        才二十许,就已中举不说,还字词曲三绝?

        字词曲三绝也就罢了,其对儒家及道家经义的理解,竟然还能引徐玄机破境?

        那这得是何等惊才绝艳之士?

        两人的好奇心一下就被勾了起来。

        尤其是阮留之。

        要知道,他年轻时也是士子出身,同样也擅长诗词歌赋,并因此博得了南夏国第一才子的美名,可现在他却发现,若是论起点,这名为郑浪之的三绝公子,在那方面似乎还要更胜他一筹。

        他二十岁时,虽然诗词歌赋方面也已有小成,但却还没到一开始就名扬天下的程度。

        “玄机师妹,快,你先将他那两首词说与我听。”

        他暂时抛下了论道之事。

        毕竟诗词这东西,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而豫州花魁大赛虽然已完结,但毕竟才过去几天,准确的消息尚未传到天静宫来,现在他一听说三绝公子的一首《青玉案·魁首》加一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竟然抢尽了花魁大赛的风头,自然是心痒难耐。

        这个要求倒是很好满足。

        对徐玄机来说,那两首词,别说是复述出来,就算让她唱,她也已经能唱个八九不离十,毕竟过去这些天里,小郡主就天天跟着郑家小姐在练这两首歌,她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

        很快,两首词摆在了诸糅真人和阮留之面前。

        “这诗词功夫果然了得!”

        良久过后,连阮留之都忍不住赞叹不已。

        这么一来,某人算是在两位道家高人前面挂上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