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80章 工具人上线

第80章 工具人上线

        德王妃即将去拜祭天静宫!

        此消息在船上一传开,船上的一种士子们比郑经还兴奋。

        别以为像席希明那些跟德王妃一起去豫州的士子,就一定知晓德王妃回程将拜祭天静宫的消息,事实上,处于安全和保密的需要,这样的消息是不可能提前透露的。

        那士子们又为何兴奋?

        因为在过去的数百年里,因为历史的原因,儒、佛、道一直处于一种激烈竞争的状态。

        秦朝时,灭六国,一统天下的秦始皇,却干出了“焚书坑儒”的事,差点就让儒家绝了传承。

        到了汉朝汉武帝时代,却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让儒家思想和文化得以了兴盛。

        而自魏晋时起,因连年战乱,儒家思想文化已无法完好地维护统治阶层的统治,导致了以佛和道为代表的玄学文化和思想的兴起,结果造成了儒、佛、道激烈竞争、相互对抗的局面。

        在文化主旨上,儒家主张入世,主张积极进取,道家主张出世,顺其自然,而佛家主张慈悲为怀,无私奉献。

        在为人处世上,儒家讲仁义礼智信,道家讲领悟道法,淡泊名利,佛家却讲因果轮回,劝人向善。

        ……

        在很多点上,都是儒家有儒家的见解,道家有道家的看法,而佛家又是一套说辞,这么一来,就形成了对立和竞争关系。

        文化和思想这东西,要想被广泛接受和流传,是需要获得普罗大众以及统治阶层的支持才有可能被传播的,而要想被支持,那就先证明你家的东西是对的,是最厉害的。

        怎么证明?

        若是武者,那倒简单,打一架就完事了,可文化和思想这东西,靠打解决不了,那就只能靠辩。

        于是乎,在过去数百年以来,为了证明自己才是对的,为了获得统治阶层及普罗大众的支持,儒佛道三家之间,所进行的大辩小辩无数。

        几百年辩下来之后结果咋样?

        目前的结果是,在北华那边,佛家占了上风,国师是佛道中人,而南夏这边,则是道家占上风,不仅国师是道家之人,连皇室及世家豪门,都是以道家为尊。

        至于儒家,不是老二就是老三,反正除了有功名,对仕途还抱有希望的读书人还把自己当成儒家人以外,已没太多人看重儒家了。

        甚至于,一些无望功名之读书人,也转而信起了佛和道,比如说过去有名的竹林七贤,也主张起了道家的老庄之学,不再把自己当成纯粹的儒家人。

        总而言之,在过去的这数百年里,儒家算是没落了。

        儒家的文化和思想真不如道家或佛家?

        读书人绝对不服!

        包括席希明等人。

        因此当他们一听说,德王妃即将拜祭天静宫,就开始折腾起了一件事,那就是跟天静宫的道家高人去论论道,成败暂且不说,争取促成一桩有轰动效应的美谈。

        要知道,据传,儒家的孔圣人,就曾经找道家的李圣人论过道,地点就在涡阳县天静宫这一带,并且还在这里留下了一块碑,叫孔子问礼碑,如今就被道家立在了天静宫内,当成了向世人炫耀的资本。

        在两大圣人曾经论道之处再来论一次道,岂不美哉?

        因此船还没靠岸,一众士子就协商起此事来。

        原本有点不对付,只维持了表面和谐的会宁士子及江南士子两帮人,再这件事上倒达成了一致,准备齐心协力一致对外。

        论道总得有个目标吧?

        总不能抓个人来就论啊!

        现在,以席希明和顾倾城为首,两帮人就在协商此事。

        “倾城兄,你说咱们给谁投拜帖好呢?总不能直接投给诸糅真人吧?”

        席希明问道。

        诸糅真人,就是天静宫的现任宫主,南夏国道家有名的得道高人,曾经也是士人出身,转信道而得道。

        顾倾城笑了笑,没有吱声。

        找诸糅真人论道?

        开什么玩笑?

        就他们这些人的那点道行,找诸糅真人这样的高人去论道,那不是找虐吗?

        当然,他也听得出来,席希明也没有找诸糅真人论道的意思,而且话里还带有明显的怯意。

        想了想,他说道:“要不……找阮留之先生试试?”

        这下轮到席希明没立即吱声了。

        阮留之,余杭人,十年前南夏国有名的士子,精通儒家经典,善诗文,好音律,十多年前就获得南夏国第一才子的美名,后因仕途受挫,转投道家,现居天静宫专心修道。

        十年前就有名的南夏国第一才子,还精通儒家经典啊,顾倾城竟然提议找他去论道?

        这跟找诸糅真人受虐有何区别?

        “留之先生……恐怕未必肯见咱们吧?”

        席希明弱弱地回问道。

        这倒是个问题。

        论道,是讲究实力对等的,哪怕顾倾城有江南第一才子之名,以及席希明有会宁第一才子之名,可是在阮留之那种成名已久的名士眼里,他们都只是后辈,并且除了诗词方面有名之外,在道学方面尚未有建树,他又岂肯愿意跟他们论道?

        只怕连见都未必肯见他们吧?

        “见我倒是有办法让他见咱们,只是这论道,就得咱们先好好准备一番了。”

        已决定挑战高难度的顾倾城胸有成竹地说道。

        席希明:“倾城兄有何高招,能让留之先生肯见咱们?”

        “希明兄记得那位整天陪在蒨武小王爷身边,擅长钓鱼的那位兄台不?据我所知,此人不仅是醉香楼的乐师,善音律,还是荥阳郑氏的一名举子。

        “若是咱们能把他也给邀上,以给留之先生献乐的名义,就势必能让留之先生心动。

        “我就不信,一曲《青玉案·魁首》再加一曲《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留之先生还能抵挡得住。”

        顾倾城道出了他的高见。

        是的,以他们现有的名气,直接求见的话,未必一定能打动已专心向道的阮留之,因此,他们需要一块敲门砖,来先见到阮留之的人再说,大不了到时再以求教为名,来跟他论道。

        而已经被他搭过话了的郑经,就被他当成了前去敲门的工具人。

        谁让你既是士子,又会醉香楼的不传之秘三绝谱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