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79章 道心种魔

第79章 道心种魔

        咱们其实是一家人?

        说出这样的话,这登徒子竟然还胆敢不逃?

        尽管她未必真会拿他怎么样,但徐玄机还是表示诧异。

        不知为什么,她似乎特别喜欢看这家伙在招惹了自己之后,又胆小如鼠地狼狈逃窜的模样。

        只可惜,这一次郑经肯定是不会逃了。

        事实上,之前的逃,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害怕,而是在逗她玩,只不过这一次,因为他另有目的,所以没打算再逗她了。

        啥目的?

        当然是想见见道家高人。

        作为一个曾经的古文化研究者,他不管是对古代的儒家文化,还是道家文化,都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只可惜因为历史久远的原因,很多文化都在传播的过程中,出现了断层、变异、误解、修正、完善等现象,跟原意已相去甚远。

        而且,同一文化,在不同年代,因为背景的不同,也可能会有不同的理解和修正,因此,闭门造车远不如多跟高人们去碰撞碰撞。

        这就是书呆子的癖好。

        而且他还很好奇,这个世界的道家,跟他所理解的道家或道教有啥区别或关联?

        要想了解这一问题,还是得见高人。

        可高人却不是那么容易能见到的,就好比说你一无名小辈,去到一名寺里,开口就说想见方丈或得道高僧,几乎是不可能得逞的事。

        所以他得利用一下徐玄机。

        于是,他连忙笑道:“你先别误会,我说的不是我跟你,而是说儒家跟道家。”

        语出惊人之后,赶紧洗白一下再说,以免真把小道姑给惹怒了,真要揍他。

        实在是打不过。

        紧接着他又说道:“你看啊,咱九州大地,孔圣人和李圣人作为儒道两大文化体系的创始人,但凡是人,几乎没有一个不会受到他们的学说和思想的影响,这话没错吧?”

        徐玄机沉默不语。

        但表示认可。

        “很多人认为,儒和道是对立的,就如道和佛水火不容一般,其实不然,在我看来,在中国文化上其实是一种互补的关系。”

        郑经又继续。

        徐玄机继续沉默不语。

        但对这一观点表示诧异。

        儒和道不是对立,而是互补,这怎么可能?

        尽管她不是读书人,可字还是识的,书也看过一些,在加上师门的言传身教,因此她对正统道家有关的文化还是了解一些的,否则的话,她的境界就别想轻易提升上去。

        不仅如此,因为儒、佛、道之争,她对儒家和佛家的一些常识也有所了解。

        儒和道不是对立,而是互补?

        怎么可能?

        比如说,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鼓励人入世,介入政治和社会,以获取人生意义的成功;而道家,则讲究独善其身,不听,不视,不言,无为,是明显的出世。

        又比如说,儒家鼓励改造自然,认定人定胜天,我命由我不由天,而道家则鼓励顺应自然,上善若水。

        再比如说,儒家儒家推崇礼治和仁政,而道家则推崇无为而治、因循和法治。

        ……

        太多太多对立的观点了。

        只是徐玄机不屑于跟登徒子争辩,所以她又冷哼了一声。

        郑经却不以为意,举起了自己的一只手,手背朝徐玄机,手心朝自己,道:“就好比说我现在这只手,你看到的是手背,我看到的是手心,若只是以你我之见而论,都只是片面的,并不是这只手的全部。

        “在我看来,儒和道,就如我现在的这只手,一为阴,一为阳,在很多观点都存在片面之处,只有把它们合起来,阴阳相济,互为补充,才能形成勉强完整的中国文化。”

        徐玄机一下又被说懵了。

        在道这一层面,她虽然常识性的东西懂一点,但理解却并不深,自然也就难以跟郑经去争辩。

        可郑经的这一说法,带给她的冲击也实在是太大了一点。

        按他的说法……

        儒家片面?

        道家也片面?

        合二为一才算勉强完整?

        怎么可能?

        她确实一下子又被郑经给说懵了,就算她想反驳,也不知该从何开始,而且她也知道,她十有八九是辩不过他的。

        除非用拳头。

        所以她惊愕了一下之后,又冷哼了一声。

        “算了,跟你也说不清。

        “这样吧,天静宫有没有你们道家高人?有的话,你可以让他们来跟我辩一辩,我允许你旁听。”

        郑经却假装了无兴趣地挥了挥手。

        事实上,他也没打算跟小道姑辩,因为跟小道姑这种菜鸟辩根本就没意义,他要的就是把小道姑给说懵,获得见道家高人的机会而已。

        撩拨,勾起好奇心,但在关键时刻卖关子,然后再鄙视之……

        这是典型的渣男手段。

        于是徐玄机又被整郁闷了。

        跟我说什么儒道是一家,然后又说跟我说不清?

        这是什么人啊!

        看着郑经转身离去的背影,她又被气得牙痒痒的。

        对于此事,她原本是可以置之不理的,可那样的话,她觉得自己的境界以后都可能难有寸进,这是因为……

        道家的第四境恰好就是求真境!

        对于任何事,正统的道家原本就极为讲究思辨,以通过思辨达到求真境界,凡事必须彻始彻终,追究个清白,求得真知灼见,才能得心应手,方不误事。

        而现在,登徒子却跟她说,儒和道如手的正反两面,都很片面,必须合二为一。

        这会弄得,不管她碰上任何事,如果按道家的思想去理解,她都忍不住会质疑:这样会不会片面?

        这会让道心动摇。

        也相当于她的道心已被中魔。

        解决的方法只有两个,要么她自己跟登徒子辩,要么她请道家高人来跟登徒子辩,反正得把这事给辩个明白,才能化除她的心魔。

        而就算辩来辩去,最终登徒子是对的,那也无妨,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求真的过程,甚至于最终的结果反而有利于她的修行。

        可恶的家伙!

        突然跟我说这个,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

        在她的愤怒和疑惑中,船已缓缓靠岸。

        ps:此章内容稍稍有点肤浅,甚至有些争议,但却是剧情过度的需要,敬请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