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77章 登徒子就是登徒子

第77章 登徒子就是登徒子

        想学功夫自保,死了那条心?

        这一句对郑经来说,确实算是一个小小的打击,可他早就明白,梦想这东西,不能没有,但也不能强求,因此他立即就厚着脸皮问道:“为啥这么说?”

        好不容易逗得清冷小道姑来了聊兴,他当然得趁热打铁。

        “这么跟你说吧。

        “像你这样的,一个身体强健的壮汉打个三五个应该没问题。

        “而一个一品境武者,又可以轻松对付十个八个普通壮汉,至于二品境武者,理应又能对付十个八个一品境武者,依此类推。

        “一个普通壮汉,想成为武者的话,不仅看资质,还得有师父指点,再耗费大量钱财来加以名贵药材来辅佐才有可能。

        “至于想成为勉强能行走江湖的三品境武者,起码得有个十年八年才有可能。

        “你现在说说,你打算练多久,又如何去练,才能让具备自保的本事?”

        徐玄机的话匣子确实被打开了。

        她以江湖中最常见的武道体系为例,来给郑经举了一个大概的例子。

        这可是把郑经给听迷糊了。

        一个壮汉三五个我,一个一品武者十个壮汉……那一个九品的武者是多少个我?

        他不禁问道:“那你现在是几品?”

        徐玄机:“我现在已经是四品境道者了,正常来说,理应比同级的武者要稍稍强那么一些。”

        一个壮汉五个我。

        一个一品五十个我。

        一个二品五百个我……

        郑经又算了起来,然后道:“你的意思是说,像你这样的,起码可以打五万个我?”

        徐玄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不是这么算的。”

        确实不是这么算的,不管是武者还是道者,在品级相同时,因体系不同,功法不同,技能不同,个体之间的实力自然有差距,但不至于差到十个打一个的程度。

        可若是品级不同,一个打十个就变得很正常,可品级差距若是超过两级,再以个数来论,就没意义了。

        就好比说让她独自去跟万名壮汉组成的大军对垒,那她肯定搞不定那么多人,别说是一万,就算是一千壮汉围攻她,恐怕也能给她带来很大的麻烦。

        人一多,就防不胜防,一个人再厉害,精力也是有限的。

        这下郑经真的算不清了。

        但他得出了一个结论:眼前这个在他面前已不再清冷小道姑已相当厉害!

        他又不死心地问道:“又没有捷径可走?”

        想成为武者,必须得有天资,还得有名师,还得用名贵药材辅佐……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穷文富武啊!

        多花点钱倒没事,可就算有天资有名师,也要练个十年八年才有可能到三品,还不如眼前这小道姑,这时间成本是不是太不划算了一点?

        徐玄机:“捷径也不是没有,只不过……就算你走通了捷径,结果也会让你失望。”

        “怎么说?”

        郑经急切地问道。

        “你是读书人,等到了会宁,你可以去文庙试试,若是能过文庙的问心关,你立即就能成为一品自省境儒者。

        “只不过就算你能成为儒者,结果也会让你失望。”

        已打开话匣子的徐玄机不惜赐教。

        对于这天下的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儒佛道武的世界是神秘的,哪怕像颜月月那样的信息灵通人士,也仅知道点皮毛,而不知其中的玄妙,因此她只能给郑经说个大概。

        而徐玄机则不同,她就是神秘世界中的一员,因此知道的自然是相当多,包括儒家的一些不外传之秘。

        “为什么?”

        一听说有捷径可走,但结果还是会失望,郑经又急切地追问起原因来。

        “因为儒者是出了名的不能打,只会一些雕虫小技,就算是中三品的儒者,也打不过下三品的武者啊。”

        原本清冷的徐玄机,此时已笑靥如花。

        因幸灾乐祸而笑。

        儒、佛、道、武,是这个世界公认的四大武道体系,然后在各大体系之下,又衍生出各种门派、流派,以及不同的修炼体系等。

        可不同体系也是有区别的。

        比如说武道,有功法,有技法,也分品级,但却是以打斗为主,而佛和道,同样有功法有技法分品级,但却有一些玄妙的法术来辅助,相对比同品级的武者要稍强一点。

        唯有儒道,也有功法有技法分品级,并且还有捷径可走,但却不以武力见长,而是擅长一些玄乎其玄的雕虫小技,根本就不经打,除非能升到上三品以上。

        或许,这才符合君子动口不动手特性?

        一想到这,徐玄机就忍不住幸灾乐祸地想笑。

        当然,她还是比较厚道的,在幸灾乐祸之余,她还是稍稍花了一点时间,来给郑经上了一堂常识普及课。

        比如说她告诉郑经,儒、佛、道、武,都会有下三品、中三品、上三品三大境界之分,只不过叫法不同而已。

        又比如说她告诉郑经,武道其实是最容易入门的,因此不管是在军队还是在江湖,人数都是最多,但同级武者一般都不是佛和道的对手。

        她还安抚郑经,儒者虽然不能打,但一旦上了战场,还是蛮有用的,到了战场,一个上品级的儒者,其辅助法术所能起的作用,比十个同级武者还大。

        于是郑经得出了一个结论。

        就算他能走捷径成为儒者,也只是一个皮薄血少攻击弱鸡的辅助者,类似于游戏中的牧师,可能还不如。

        这也太让他失望了一点。

        咱想的,是仗剑走天涯啊!

        那咋办呢?

        他看着还在幸灾乐祸的徐玄机出起神来。

        一个骚主意即刻又从他心底冒了出来。

        他即刻摆出了一副有求于人应有的姿态,道:“玄机啊,再跟你商量个事呗。”

        “你说。”

        幸灾乐祸过后的徐玄机态度确实已相当不错。

        “我看你年纪轻轻,应该还没对象吧?要不咱们谈个对象吧,万一遇上打架,你就在前头冲,我就在后头躲,这样岂不是绝配?”

        郑经立即快速说道。

        说完,立即掉头就跑,边跑边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道:“哈哈,让你笑话我。”

        他连流水钓都不管了。

        一直在旁边听热闹的陈蒨武:“……”

        老师真猛!

        徐玄机:“……”

        登徒子!

        果然是登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