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76章 牛皮糖功夫

第76章 牛皮糖功夫

        船上也确实是没啥好玩的,除了继续钓鱼以外。

        而今天,郑经想钓的也不是鱼,而是清冷小道姑。

        从离开荥阳以来,他就一直惦记着儒佛道那些玄之又玄的事,只可惜他遇上的,基本上都是局外之人,就算像颜月月那样的,知道一点点,也知之不详,这让他根本就无从打听相关信息。

        直到清冷小道姑出现。

        闭关?破境?

        这不就是玄幻概念中的一部分吗?

        因此他敏感地意识到,想打探那些玄幻信息,清冷小道姑这里应该是突破口。

        可问题是,这清冷小道姑性子实在是太冷,一向不喜欢搭理人,这要怎么破?

        看来脸皮得厚点!

        像块牛皮糖一样,缠着她问个不停,应该能破她的防!

        在把流钓给放下水以后,他就开口了:“玄机啊,我问你个问题呗。”

        徐玄机一愣。

        你叫我玄机?

        我跟你很熟吗?

        原本只想着当一名尽职尽责的保镖的她,没想到登徒子竟然会把目标对准她,而且还叫得那么亲热……

        好生气!

        可没等她来得及发飙,郑经却又说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是破境成功了吧?”

        徐玄机刚瞪圆的眼神就此失神。

        泄气了。

        没办法,刚靠登徒子的点醒,从人道破境到了地道,现在因为一个称呼,就对他横眉冷对,似乎有点不太好,因此她只能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声。

        郑经却又问道:“那我算不算得上是助你破境的半个老师?”

        徐玄机:“……”

        半个老师?

        算吗?

        算是算的,可你这么主动来认,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她很想矢口否认,但道心又不允许她那么做,只能又瓮声瓮气地“嗯”了一声。

        按照道家的说法,修道即是修心,修心就得承认一切客观存在的因果、事实,不能妄言,否则就会道心受到影响,会道心种魔,严重影响修行。

        因此,她确实无法否认,她此次能破境,确实是那登徒子居功至伟,用一言之师来形容也不算为过。

        只是……有这么厚着脸皮说自己是老师的人吗?

        郁闷之下,她不禁嘟起了嘴,表露出了一副受气包的郁闷神情。

        郑经却偷偷地乐了。

        眼前的这一幕,让他不禁想起了笑傲江湖里,令狐冲欺负仪琳小尼姑的一幕幕。

        一见尼姑,逢赌必输。

        这是令狐冲在见到仪琳时,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实在是气杀小尼姑,而现在,他却要把类似的手段用到清冷小道姑身上了。

        没办法,谁让小道姑老是摆出一副爱理不理,像是别人欠了她很多钱的样子来呢?

        于是他又说道:“既然如此,那我问你问题,你是不是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徐玄机:“……”

        哪有这样的要求?

        按你的意思,就因为你帮我破了境,我就得将祖上十八代的事情都告诉你?

        郁闷之下,她只能又瓮声瓮气地回道:“你想问什么?”

        终于多了几个字!

        但抗拒意味也相当明显,郑经连忙出声安抚道:“放心,我不问你个人隐私。”

        “那你想问什么?”

        徐玄机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个问题反倒把郑经给难住了,因为事到临头,他却发现,自己反倒有点不知该从何问起了,想了想,他问道:“你打架是不是很厉害?”

        “还成。”

        “能不能做到千军万马之中取敌首级?”

        “那不成,还差得远。”

        清冷小道姑一如既往的话不多,只是简单地回应着他,而答案也让郑经稍稍有所失望。

        在他看来,徐玄机既然能给德王妃还有中二少年当随身保镖,那理应非常厉害才对,再不济,也得像武侠小说里所写的那样,有千军万马之中取敌首级才对,毕竟破境之类的概念,是仙侠小说里才有的。

        难道是问法错了?

        想了想,他又问道:“若是突然有人来袭击陈蒨武,那你能挡住多少人?”

        “你问这个干嘛?”

        徐玄机却反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郑经倒是好回答。

        但凡是后世人,只要是识字的,基本上都是在小说里泡大的,女的看言情,男的则看侠客,一开始是四大家的武侠,到后来则是被以玄幻仙侠为主的网络小说所包围,很少有人能例外。

        俗话说,越是缺什么就越喜欢在虚幻中追求什么,像郑经这种学文的,就越是对侠客概念痴迷,总是幻想着能有那么一天,能弃文从武,去仗剑天涯一番。

        于是他不假思索地回道:“我就想问问,你到底有多厉害,然后我再看看,我也要不要去学点功夫啥的。”

        徐玄机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怪异的神情。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郑经虽然口口声声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本质上却还是一个比其他书生要厉害许多的书生,字词曲三绝不说,还对经义的理解相当高深。

        这些喜欢口诛笔伐的,不是最看不起只知打打杀杀的武者吗?

        这家伙怎么又跟别的读书人不一样?

        她不禁又问道:“你学那干嘛?”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讲不清?”

        郑经即刻又回道,并且补充道:“你想啊,像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又谁都敢得罪的家伙,若是碰上王妃娘娘那种肯跟我讲道理的还好,可若是碰上那种一言不合就要拔剑砍我头的家伙,岂不就完蛋了?”

        郑经的牛皮糖功夫终于起效果了。

        徐玄机噗嗤一声就笑出声来。

        这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读书人都是极要面子的,很少有人会像郑经这样,说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又自称为家伙。

        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最为关键的是,他竟然还知道,自己的胆子实在是太肥,在已经把郑沈两大世族给得罪了的情况下,竟然还敢顶撞德王妃……

        然后在她面前也无所畏惧。

        原来这家伙也贪生怕死啊!

        于是乎,她实在是忍不住了。

        其实表面清冷的人,内心并不一定会冷漠,跟你话不多的原因,十有八九是因为跟你不熟,觉得不熟的原因,是因为第一印象糟糕,或有距离感。

        就徐玄机而言,对郑经的第一印象糟糕是肯定的,毕竟他给她留下的第一印象是登徒子的形象,距离感肯定也是存在的,毕竟两人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

        可糟糕印象也是可以稍稍被中和的,比如说郑经在道方面的领悟跟学问,以及助她破境。

        而距离感这东西……

        既然他并没有看不起打打杀杀之人的想法,并且还想学,那不就成同类人了吗?

        而她这一声笑,也彻底把她跟郑经之间的那层屏障给破了。

        于是她决定好好给他上一课。

        “你若是想学功夫自保,那我看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一出口便是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