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71章 悟道高人?

第71章 悟道高人?

        徐玄机要破境了!

        对郑经来说,可能暂时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而跟国师府向来就往来密切的德王妃却是知道的。

        三品境的道者弱吗?

        其实不然。

        在这个世界,但凡是对玄学稍稍有点常识的人便知,道家三道九境,其实大部分道者都是在人道,能突破到地道的少之又少,连当朝国师,也就是刚到六品境而已,已经算得上是大夏国的高高手。

        至于能突破到天道的,七品为尊,八品为贤,九品为圣,是在往得道飞升那一方向靠近的,是不轻易问世事的存在了,这世界已罕见。

        同理,儒家三境九品,三大境界为别是,一为心性境,二为明德境,三为无思境,之上为圣,也称天地境。

        其中大部分儒者都停留在心性境,若是能到明德境的,基本上已算得上是当世大儒了,至于能到无思境的,同样也是世间罕见。

        也就是说,别看徐玄机年纪并不大,可已经到了三品境的她,其实已经算是大夏国里年轻一辈中的高手了,就连德王妃出行,国师府都可以放心大胆地派她来当保镖。

        而现在,她却要破境,成为地道高手了,德王妃又岂能不欣喜?

        欣喜之余,她也不禁要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徐玄机获得了如此难能可贵的突破机会?

        从人道到地道,是极为难破的啊!

        当然,这话她问的是陈蒨武。

        而且是在郑经离开之后,关起门来问的。

        “娘亲,你还是别算计那个……浪之兄了吧,他实在是太厉害了。”

        陈蒨武却如此回道。

        因为拿不准自己该叫某人老师,还是姐夫,亦或别的,他还小小地纠结了一下,最后叫出了一声浪之兄。

        德王妃愕然。

        “玄机姑娘这次能破境,应该是因为浪之兄。”

        中二少年又加了一句。

        德王妃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浪之兄真的很厉害,他甚至于连你算计他都一清二楚。”

        中二少年再来了一句。

        一脸的膜拜样。

        德王妃彻底懵圈了。

        之前,她之所以放心让陈蒨武跟着郑浪之去玩,是因为船上确实无聊,而郑浪之的三绝谱教法又让她相当满意。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玩,竟然玩出了这么大的事来。

        那些闻起来特别香,吃起来也挺别致的烤鱼也就罢了,在她看来,那都是小道,可她没想到,这一玩,不仅还让徐玄机获得了难能可贵的破境机遇不说,连她家儿子,贵为小王爷的陈蒨武,都对那郑浪之推崇备至了,这又是啥情况?

        接下来,自然是一番德王妃盘问,陈蒨武转述的过程。

        陈蒨武年纪虽然还小,之前郑经所说的那些,他未必能听得完全明白,可大致转述一番还是能做到的。

        于是乎德王妃更是听了个目瞪口呆。

        天哪,那家伙不仅是字词曲三绝,而且还是悟道高人?

        她被陈蒨武的这一番转述给惊呆了。

        是的,细细盘问过后,她得出了一个郑浪之是悟道高人的结论。

        这结论会不会有点夸张?

        德王妃也希望这结论夸张,可细细一琢磨,还真不夸张,因为她发现,郑浪之的很多行为似乎都是在合道。

        他教陈蒨武的察人之术是道!

        他救郑家小姐也是因为道!

        他为徐玄机制造破境机会更是因为释道!

        甚至于……

        他所创的三绝谱法及和弦技法也合乎道,他的《两只老虎》音律教法似乎也合道,他用所谓的流钓法在行船时钓鱼似乎也蕴含道理……

        太多证据来支撑这一结论了!

        天哪,这么年轻的悟道高人,被我遇上了,我竟然还在嫌弃他、算计他?

        因此,她被自己的这一结论弄得极为震惊。

        而陈蒨武却颇为得意,转而对同样听呆了的傲娇小郡主说:“陈蒨文,真的,我突然觉得你配不上浪之兄,你还好意思嫌弃他,给他脸色看。”

        陈蒨文:“……”

        德王妃:“……”

        ……

        那郑浪之到底是不是悟道高人?

        这一结论,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当船在襄邑水驿码头停靠下来时,都还只是推论,因为最能证明这一点的关键人物,清冷小道姑徐玄机都还在闭关当中。

        直接把郑浪之叫过来问?

        以德王妃的身份,当然不会这么去做,因为假如郑浪之真是悟道高人,哪怕还不是得道高人,那也是值得尊敬的,就算是德王爷面对他,也得礼遇之,而不是盘问之。

        就好比说他们去寺庙礼佛,一旦遇上已参悟禅机的和尚,哪怕对方再年轻,他们也得尊敬有加。

        就这么个道理。

        在这世上,能真正悟道的人实在是太罕见了,一旦被世人所认同,是有资格开堂传道的。

        那徐玄机又迟迟没破关出来印证这一推论怎么办?

        也好办。

        先是把郑浪之的待遇再提升一番,比如说给他准备的晚餐标准,直接按他们自己的标准来。

        再就是……

        把郑家小姐叫过来盘问一番。

        浪之兄长以往在荥阳时的表现?

        只是这么一来,因为不是直接问,就差点把郑书笙给问迷糊了。

        “浪之兄长在荥阳时……表现应该算不上惊人吧?”

        因为并不清楚德王妃的用意,郑书笙只能先给出了一个模糊的定论,然后简单描述起了她所熟悉的郑浪之。

        比如说他读书倒是厉害,但一向沉默寡言,并没有惊世骇俗的言论,并因此被她认为是书呆子。

        又比如说他身世坎坷,但意志却还算坚强,并没有因此而消沉。

        剩下值得一提的,也就是他十八岁中秀才,十九岁中举,算是厉害,但也谈不上是惊人。

        要说惊人之举,也就是当他在练骑术失事,脑袋被马踢之后,突然有了要游学天下的想法,坚持离开荥阳。

        然后在离开荥阳之后,才开始有的惊人之举。

        在德王妃的细细盘问之下,郑书笙把她所了解的,以及能说的,几乎全都说了。

        喜欢看书?

        因为对书已到了近乎痴迷的角度,因此被视为书呆子?

        身世坎坷,但却意志坚强?

        还不喜交际,又不迷于钱财?

        这哪是什么书呆子?

        这明显是大智若愚啊!

        于是德王妃又得出了一个新的结论,并进一步印证了郑浪之是悟道高人的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