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70章 坐而论道(二)

第70章 坐而论道(二)

        道家九境三道,前三境为人道,中三境为地道,后三境为天道。

        第一境为堪世境,勘破世事为要领,堪破之后可进入第二境。

        第二境为修德境,修道养德,内功外行,欲成道必先积德,若德行不足,则与道无缘,修够了才能进入第三境。

        第三境为穷理境。

        境界名来自于《说卦传》:“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道家修行,追求的就是得道,因此光堪破世事,修道养德还不够,还得悟透道理,才能直入无上至真之地。

        也就是说,必须得悟透一些关键的道理,才能突破前三境的人道,进入中三境的地道。

        从人道到地道,极为关键的一破!

        而徐玄机,已经卡在这一境相当长一段时间了,所以此时丹田一松动,难免表现得有点急切。

        急切得有点不符合她一向清冷的风格。

        因此郑经讶异地问了一句:“为什么?对你很重要?”

        “嗯,极为重要。”

        徐玄机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哦,吃了我的鱼还嘴硬的家伙,原来也有有求于我的时刻!

        郑经先得意地展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种在关键时候卖关子的行为,又把徐玄机看得牙痒痒的,恨不得给这可恶的登徒子来上一拳。

        “那我就好好跟你说道说道其中的道理吧。”

        也好在这可恶的家伙很快又开口了。

        “至于为什么要帮郑家小姐,并不是我不清楚帮她之后所要面临的风险,而是觉得,既然她已经找到我头上来了,我就应该帮她,并且认为她也是值得帮之人。”

        郑经确实很认真地解释起来。

        而且是头一次,他跟人解释其中的逻辑。

        “至于为什么说她值得帮,倒不是说她有多好,或者对我来说多有利可图,而是据我对她的了解,她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为人处世方面并没有太过于明显的劣迹可言。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她作为郑家小姐,在平日里尽管免不了会有些大小姐脾气,但并无虐待下人的行为,也没有因为身份悬殊,而瞧不起她身边的那些普通百姓,包括我这个同宗穷人子弟。

        “从这一角度来说,我可以下定论,最起码她不是一个坏人,如果有可能的话,顺手帮她一把,才算是有人性的表现。”

        郑经先一口气说了一大通,才稍稍停了下来。

        他先给郑书笙定了一个性:不算坏人!

        这其实是他帮郑家小姐的关键。

        “至于在明知帮她会面临巨大风险和隐患之后,我为何还要继续帮她,原因很简单,就在于一个‘道’字。”

        他又继续说道。

        “按照常人的理解,趋利避害才是正常反应,是人性,可是在我看来,这种正常反应,祸是避过了,但并不合道。

        “为何这么说?

        “从儒家的角度来说,儒家并不忌讳趋利,连孔圣人都说: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

        “但在利之上,还有义。

        “孔圣人又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意思是说,如果一味逐利,人也就失去了‘道’与‘德’。

        “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并不追求一定要做君子,但当祸患处于可承受范围之内时,我也不希望轻易妥协,去当一名小人。”

        郑经一口气又说了一大通。

        毕竟是专业出身,借用儒家的理论,来给清冷小道姑讲讲大道理还是没问题的。

        可问题是……

        这并不是徐玄机所需要的!

        因此她有些着急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道德经里云,‘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吗?好好说说这个。”

        眼看丹田松动在即,她确实有点急了。

        没错,道家之人,肯定是要读《道德经》的,可问题是《道德经》是老子所作,其行文极其隐晦难懂,而在这个信息极为不流通的年代,就算徐玄机是国师府的弟子,可有些内容想真正弄懂,还是有相当大的难度。

        别说是她,就算是她的师父,大夏朝国师,很多地方也未必已悟透。

        于是她只能求助眼前这个让她丹田松动的登徒子。

        郑经:“……”

        原来你是想让我给你解《道德经》里的道啊!

        早说嘛!

        “‘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这句话的大致意思,天之道,遵循自然法理,利于事物自然地发展变化,不会逆反规律,属无害无益的自然之道。

        “而圣人之道,讲究为而不争,意思是做好自己该做的,坚守原则,遵循规律,不要强求什么,淡定从容的面对一切结果。

        “换句更容易理解一点的话来说,就是专注并积极地去做你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对于一切结果,都以一种豁达超然的心态去面对,既不逃避,也不轻言放弃,这样做,天道不会让你失去所有,只会让你得到更多。”

        郑经又说了一大通。

        说完之后,还拍了拍手,意思是打完收工。

        其实从道家的角度来说,能更好地解释他之所以执著地要救郑家傻丫头,不肯轻言放弃的原因。

        因此,在说完之后,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形象光辉伟岸了起来,于是又稍稍地装了一下逼,摆出了一副得道高人的姿态。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话音一落,清冷小道姑一下就脸色通红,转身就往外冲,边冲还边撂下了一句话:“帮我看好他,若是王妃娘娘问,就说我回舱闭关去了,别让人打扰。”

        郑经:“……”

        啥?

        让我帮你看小孩,你去闭关?

        还有,我刚把饵下下去,想钓你,让你给我讲讲玄学啥的,你可倒好,饵吞了,人却跑了,这未免也太不厚道了一点吧?

        他一下就被整蒙圈了。

        “啥情况?”

        他只能问身边的中二少年。

        而陈蒨武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整蒙圈了,只能无辜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清楚状况。

        这没法玩了。

        清冷小道姑这一走,郑经也没心思继续调教中二少年了,也不想就是帮清冷小尼姑看小孩,于是乎,他也起身,又带着陈蒨武往前舱走。

        看小孩是他娘的事!

        “啥?玄机姑娘闭关去了?这是要破境了?”

        而腹黑王妃的反应更是让他颇感意外。

        破境?

        是修为提升的意思吗?

        这么说来,是我的论道让她获得了境界提升的机会?那这是不是意味着,我有大恩于她?

        哈哈,一不小心钓到大鱼了啊!

        郑经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