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69章 坐而论道(一)

第69章 坐而论道(一)

        徐玄机确实是对郑经的印象大为扭转。

        在此之前,因为第一次会面时登徒子在德王妃面前所说的那番话,让她听了极为不喜,因此哪怕登徒子再有才,她也不想正眼看他。

        可现在,她却开始质疑,登徒子之前在德王妃面前所说的那番话,会不会是心存故意?

        因为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思维如此缜密,是非观似乎也极强之人,真会当着德王妃那种位高权重之人,如此不知轻重地说出那样的话来?

        她确实有点想不明白,也有些问题忍不住想问他。

        只不过现在,她的注意力却暂时被郑经手中的麻绳给吸引住了,因为她发现,登徒子竟然真用这种奇怪的方法钓到鱼了,而且还是一条接一条地在往上拉。

        已经拉上来了四五条!

        天哪,这样也能钓到鱼?

        不管她相不相信,郑经确实是用拉流钓法钓到鱼了,除了一条鲫鱼之外,其它是清一色的翘嘴,小的七八两,大的一两斤。

        “哇,这么多,原来这样真可以钓到鱼啊,厉害!”

        而惊奇不已的陈蒨武在惊叹之余,又及时地当起了合格的捧哏。

        “嗯,此鱼名翘嘴,又叫噘嘴鲢子,本身有逐浪的特性,游速又极快,能钓到在情理之中。”

        郑经则厚颜无耻地当起了事后诸葛亮。

        并且还喜滋滋地说道:“嘿嘿,中午有新鲜鱼吃了,你一条,我一条,玄机姑娘一条,一条鲫鱼熬汤……”

        然后又说道:“看在你的份上,是不是得给你的王妃娘亲准备一条,你那骄傲的姐姐一条,郑家傻丫头也一条……好像还不够啊,那就再下一钓吧。”

        “好啊好啊。”

        陈蒨武已喜形于色,忘记了继续装小大人。

        至于徐玄机……

        哼,登徒子,干嘛非得算上我?

        谁领你情?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情她最终还是忍不住领了,因为……

        在把又一轮流水钓挂上饵丢下去之后,郑经又开始忙开了。

        他先是从船上的厨房要来了砧板和刀,先麻利地杀起鱼来,所谓的君子远庖厨,在他这里是全然不管用的。

        等鱼杀好之后,一条鲫鱼被他送去了厨房,吩咐厨娘把它熬成浓汤,至于剩下的翘嘴,则是要来了烤火用的炭盆,再加满了木炭,再覆上一层东找西找找来的,勉强能用的铁网,开始滋溜滋溜地烤起鱼来。

        鱼竟然还能这样吃?

        徐玄机一下又看蒙圈了。

        可是当郑经给鱼刷上猪油、蜂蜜,撒上精盐,以及一些在船上所能找来的香料,把它们给烤得金黄,焦香味四溢时,她却忍不住偷偷咽起了口水。

        “来,这条是你的。”

        第一条自然是给了根本就不掩饰自己欲望的陈蒨武。

        “玄机姑娘,给你一条大的。”

        第二条却是被登徒子递给了她。

        我跟你很熟吗?

        徐玄机还在纠结着要不要接。

        可登徒子却又来了一句:“别客气啊,客气是跟自己的肚子过意不去,一条鱼又收买不了你。”

        徐玄机就此破防。

        还别说,这么做的鱼……比她以往所吃过的任何鱼都香!

        除了鱼的刺稍稍多了一点以外!

        以至于没过多久,原本没人来的船尾,又有士子闻着香味走了过来,而那登徒子,却是对他们视而不见,只是重复着拉鱼绳,取鱼,杀鱼,烤鱼,以及吩咐陈蒨武把烤好的鱼往楼上给王妃娘娘她们送。

        直到那顾倾城走了过来,跟他说了一句:“咦,兄台,这鱼的做法好别致。”

        “还行,要尝一尝吗?”

        登徒子顺手就递给了他一条。

        这是那些过来看热闹的士子里,唯一从登徒子手里吃到了鱼的一个。

        “你为什么给他而不给别人?就因为他是顾倾城吗?”

        等顾倾城拿着鱼走后,徐玄机实在是憋不住了,好奇地问道。

        “哦,他就是顾倾城啊?”

        登徒子先回了她一句,又说道:“至于我为啥给他鱼,不是因为他是顾倾城,而是因为他主动跟我搭讪了呀。”

        好奇葩的理由!

        徐玄机一时不解。

        而登徒子则又说道:“你看其他人,因为我身上穿的是乐师服,就当我不存在,而这顾倾城并没有因此而无视我,还愿意跟我搭话,就冲这一点,他也勉强够资格吃我一条鱼。”

        徐玄机:“……”

        这说法好拽!

        但这却让她忍不住想起了登徒子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对弱者无同情心之人,瞧不起底层百姓之人……

        因为顾倾城没有因为他身着乐师服而看不起他,所以有资格吃鱼,而不是因为他是士子里最为有名的那一个?

        她似乎懂了其中的逻辑。

        这也让她对登徒子更为好奇了。

        等鱼烤够,连她都吃得饱饱的了,用不着再次午饭之后,登徒子终于收摊了,又带着他们去了趟厨房,喝了一碗浓浓的鲫鱼汤后,回到了船的二层,在二层中段的厅堂里坐了下来。

        “你为啥非得救郑家小姐?”

        徐玄机终于冷着脸问出了一个好奇已久的问题。

        吃人的嘴短。

        既然已经开始跟登徒子搭话了,那就没必要再憋着了,干脆把她好奇的点全部问出来。

        当然,因为他是登徒子,还是不能给他好脸色看。

        “刘玄德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孔圣人则说,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小人以小善为无益而弗为也,以小恶为无伤而弗去也,故恶积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

        登徒子却文绉绉地跟她来了一大通。

        听得徐玄机忍不住呵斥道:“能不能说人话?”

        “呵呵,人话就是,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有人性,见死不救那是畜生行为,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自己尽量做个人,而不是畜生。”

        登徒子较为直白的一句总算是来了。

        这就是登徒子冒着风险救郑家小姐的原因?

        而真不是因为他对郑家小姐有不良企图?

        徐玄机又蒙圈了。

        因为一直跟在德王妃身边,听过德王妃和颜月月的对话,因此她知道,登徒子为救郑家小姐,到底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就因为这一原因?

        仅仅是因为想做个人,而不是畜生?

        这是什么逻辑?

        而登徒子又说道:“你们道家之人,不是得读《道德经》吗?道德经里云,‘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做人做事,得坚守原则,要遵循规律,也要遵循内心,不要过于强求结果,还要淡定从容地面对一切可能的后果。”

        轰的一下,一股气息自她丹田之处油然而生。

        徐玄机:“……”

        丹田又动了!

        许久不动的丹田又动了!

        这是要突破了的迹象吗?

        原本还觉得登徒子有点话多的她,连忙急切地说道:“快,好好给我讲讲其中的道理。”

        郑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