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66章 两只老虎

第66章 两只老虎

        接下来当然是先干正事。

        蹭了人家的船,还借人家的势来躲灾祸,船票当然得买,保护费也得象征性地交一点,因此,郑经对于教傲娇郡主三绝谱法这一临时任务并没有明显的抗拒之心。

        而他作为三绝谱法的“发明者”,去教一个黄毛丫头,自然用不着叫上那些本身都是他教会的醉香楼乐师,而是只需叫上郑书笙这个担当谱法翻译师和琴师的工具人即可。

        可已有把他视为偶像趋势的陈蒨武,却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在去往船首舱室的路上,他又好奇地问道:“这三绝谱法,真有那么容易学吗?”

        作为以喜好诗词歌赋出名的德王府家的小王爷,别看陈蒨武年纪还小,可该学的却是一点都没落下,而且样样都是请了最好的先生来教,其中就包括诗词歌赋音律等。

        只不过以这家伙的叛逆个性,几乎没有几个先生能教好他,几年下来,先生换了不少,可他学到的却大都只是皮毛,也因此常常被陈蒨文管教、嫌弃。

        俗话说,没有教不会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这一道理放在陈蒨武身上也是适用的,他学不好,并不是他天资愚昧,也不是他生性厌学,而是顽劣、叛逆,小大人的性格很难碰上能教好他的先生。

        他本身的求知欲其实还是蛮强的。

        毕竟谁也不想老是因为这个被人嫌弃。

        郑经信誓旦旦道:“那肯定的,你要是跟我学的话,我保证你很快就能学会一首歌。”

        “真的?”

        陈蒨武的眼神亮了起来。

        于是乎,接下来的教学方案又重新做了调整。

        在教苏窍窍及醉香楼的乐师们时,郑经是一板一眼地从简谱的乐理知识开始教,而现在,要教的是一个才十岁的小屁孩,教学方案自然得调整。

        他很自然地把陈蒨武当成了主要教学对象,至于那位傲娇的小郡主,就旁听蹭课吧,能学会多少看她自己本事。

        教什么呢?

        两只老虎!

        在音乐教学上,面对一窍不通的入门小盆友,没有比《两只老虎》更合适的歌,简单易学不说,还相当有趣。

        于是乎……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

        楼船上很快就响起了单调的歌声和琴声。

        只不过示范过后……

        哦,天哪,我把你们请过来,你就教我如此奇怪又幼稚的歌?

        你确定这真的是歌吗?

        这要唱出去,会不会把脸都给丢干净?

        傲娇小郡主被惊得目瞪口呆。

        而德王妃、徐玄机、郑书笙等人,也被这一首颠覆她们对音律认知的奇怪歌曲给弄傻眼了。

        郑经却还在旁若无人、一本正经地跟陈蒨武说:“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也是不是很好玩?我敢保证,天底下除了我之外,你将是第一个会这首歌的人。”

        “有点意思!”

        陈蒨武的兴致立即就来了。

        对陈蒨文等人来说,如此颠覆传统的歌,自然是一时难以接受的,可是对陈蒨武这样的中二少年来说,要的就是奇怪,要的就是特立独行。

        两只老虎,隐喻的是不是腹黑娘亲跟管家婆陈蒨文呢?

        甚至于他还如此想道。

        既然主要教学对象不抗拒,那接下来就简单了,郑经先拿笔快速写下了《两只老虎》的歌谱,然后又弹着古琴开始教学:“多来米多,多来米多,米发索,米发索,索拉索发米多……”

        船舱里毕竟还是有识货之人的。

        郑书笙的眼神先亮了起来。

        作为已经学会了三绝谱之人,她很快就意识到,用这样一首奇怪的歌来教三绝谱,确实有事半功倍之效。

        于是,她加入了进来,开始为二人伴奏,到了后来,她甚至还担当起了给陈蒨武解说三绝谱符号意义的重任。

        而效果也是极为明显的。

        还不到半个时辰,陈蒨武就已经学会了这首歌不说,还基本熟悉了三绝谱的那些奇怪符号的意义,甚至还能在古琴上,简单的弹出这首歌的旋律。

        而这一迅捷的教学成果,把德王妃也给惊呆了。

        天哪,这还是我生的那个顽劣子吗?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作为德王府的小王爷,音律这一道绝对是必修之课,只不过在之前的学习过程中,陈蒨武始终嫌先生教的那些东西太复杂太难记太难懂,始终带有强烈的抗拒心,结果是先生换了好多个,却是啥也没学到。

        而现在……

        这个桀骜的家伙,还真是有两把刷子啊!

        她开始对郑经的印象有所改观。

        而傲娇的蒨文郡主,嘴里说不要,心里却很诚实,就在郑经和郑书笙在教陈蒨武的过程中,她也默默地记下了这首歌,以及那些被她誉为鬼画符的那些奇怪符号的意义。

        “接下来,就由你来教小郡主吧。”

        在第一堂课的教学目标达成之后,郑经则理所当然地准备当甩手掌柜。

        基础不同,该教的内容自然也不同,对零基础的陈蒨武来说,第一堂课学会《两只老虎》足矣,可对于有音律基础的傲娇郡主来说,却还远远不够,还得继续教她三绝谱法,以及她早已垂涎三尺的那两首新歌的弹法。

        不过在郑经看来,他的学生是陈蒨武,至于教傲娇小郡主的活,则甩给郑书笙就好了。

        不尊敬老师的学生,谁会乐意教?

        至于他自己,则对陈蒨武说:“今天学到这里就可以了,学习这东西得循序渐进,走,我带你玩去。”

        他准备撤了。

        准备去继续他的教坏中二少年的进程。

        “去哪?”

        陈蒨武的眼神即刻又亮了起来。

        学习得循序渐进,这一说法和很符合他的心意。

        “不知道,先去下面逛逛,看看有啥好玩的。”

        “好。”

        两人很快就接下来的随机行动达成了一致。

        清冷小道姑徐玄机一听就急了。

        天哪,这登徒子,还想继续教坏小王爷吗?

        她连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德王妃,希望她出声管管那没规没矩的无礼家伙。

        而德王妃却似乎对此并无意见,而是吩咐她道:“玄机姑娘,那你也跟去吧。”

        徐玄机:“……”

        天哪,那家伙真会教坏小王爷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