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61章 又一只迷途的小羔羊

第61章 又一只迷途的小羔羊

        请问夺魁后有何感受?

        “谢谢刺史大人,谢谢提学大人,谢谢大家对我的厚爱,也谢谢醉香楼里所有帮助我的人,尤其是谢谢字词曲三绝的三绝公子……”

        在台上领奖时,苏窍窍是如此说的,总之,是把所有该感谢的人都感谢了一遍。

        可下了台之后,手握着象征着荣誉的花魁之冠,她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开心。

        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夺冠就意味着迎来送往吗?

        还是因为,这荣誉来得有点不踏实?

        曾几何时,她对花魁之位是极为向往的,因为她清楚,在青楼那种污浊之地,只有夺魁,只有尽可能出名,才有可能保住自己的清白,做个清倌人,而不是沦为红倌人。

        可得到之后,她却发现,自己的内心还是迷茫了。

        假如是郑公子,他对夺魁又会有何感想呢?

        不知为什么,在最应该开心时,她却响起了那位总是像一潭水一样平静的三绝公子,这也让她迫切想飞回醉香楼,去看看他成为诗魁后的反应。

        只可惜急也没用。

        作为当选花魁,在回到醉香楼之后,她还得在颜月月的带领之下,先去给王妃娘娘道个喜,简单分享一下今晚的盛况。

        再然后,就是设宴去款待那些为她助力的文人士子们,象征性地给他们敬敬酒之类的。

        哪怕他们在夺魁事上根本就没怎么帮到她。

        至于真正最该感谢的三绝公子,因为他不能在庆功宴上露面的原因,因此只能把他留到最后,将大宴改成小宴。

        如此一来,当她再见到郑经时,已经是子夜时分。

        “恭喜窍窍姑娘,想必今晚,你一定是夜空中最为闪亮的那颗星,连明月都遮挡不住你的光芒。”

        只不过她没想到,她都还没来得及表达谢意,反倒是以一己之力帮她夺魁的郑公子率先向她发出了恭贺。

        夜空中最为闪亮的那颗星?

        是我吗?

        不,你才是!

        她怔怔地看着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的郑公子,心里默默地说道,然后啥也不说,把那两张代表着诗魁荣誉的奖状递到了他面前。

        她就是想啥也不说,来看他的反应。

        “哟,还有这东西啊?”

        他看倒是细细看了几眼,但很快就把它们给揣进了怀里,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明显的喜悦之意。

        这可是让天下士子都羡慕不已的荣誉啊,你竟然还是当它不存在?

        要不要这么淡定啊?

        是什么让你变得如此淡定的呢?

        这就让苏窍窍更是好奇了,她忍不住拿自己跟郑浪之来比较起来。

        从命运上来说,她其实比郑浪之更惨,十岁以前的她,祖父是北华的三品御史中丞,父亲则是五品中书侍郎,在北华绝对算是高门大户。

        十岁后的她,却因祖父犯事受牵连,流入了教司坊,后又进了醉香楼,沦为准伶人。

        从豪门大小姐到准伶人,这落差实在是有点大,但好在现在算是熬到头了,能养活自己了不说,还有望保全自己的清白之心。

        而郑浪之呢?

        出身寒门,但凭自己的努力中举,好不容易看到了鲤鱼跃龙门的希望,但却又突然无故受牵连,将得罪郑沈两大世家,眼见仕途无望……

        在这种情况下,他理应有愤怒、彷徨、不安、恐惧等情绪才对,但他却跟没事似的。

        而现在,一个让天下所有士子羡慕不已的诗魁荣誉,也很可能因此让他的命运再次发生改变,但他却还是当它不存在似的,丝毫不见喜悦之意。

        这就是所谓的宠辱不惊?

        那是什么才让他拥有如此高深的心境?

        她突然想单独跟眼前的浪之公子深入交流一番,而且她还意识到,如果再不找机会聊的话,就来不及了,因为在后天,郑浪之就会乘德王妃的船前往会宁。

        再见,可能要到四五个月之后。

        “颜妈妈,我想单独敬谢郑公子,可以吗?”

        她突然很认真地朝正坐在她身边的颜月月道。

        按照原本的计划,是她和颜月月,来给不能去比赛现场的郑浪之还有郑家小姐摆上一桌,以表谢意,现在正等着上酒菜。

        颜月月:“……”

        我可以说不吗?

        我家傻丫头,就算我让你找机会跟郑公子亲近,也就算你真对郑公子的才华极为仰慕,但你也千万别轻易以身相许啊!

        我还等着你给我挣大把的银子呢!

        对此,颜月月颇为担忧,但好在这是在暗香苑内,而且还是在雅阁,而不是在苏窍窍的闺房,就算她离开了,旁边也还有人侍候,于是不情愿地说:“郑家小姐,那你跟我去我房间吧。”

        一番纠结之后,她还是决定短暂地成人之美。

        正好她也有话单独想跟郑家小姐说。

        雅阁里剩下苏郑二人相对而坐。

        这还是苏窍窍头一回单独面对一个男人,她发现,之前颜妈妈所教过的那些技巧似乎都有点不管用,因为她发现,此时的自己内心竟然有些许的紧张。

        也正好酒菜上来,她亲自为郑经倒上了一杯酒,同时也给自己倒满后,端起了杯子:“郑公子,从今往后,我可以称呼你为浪之兄吗?”

        “呵呵,一个称呼而已,你随意就好。”

        其实此时的郑经也有些许的紧张。

        别看他两世为人,并不是头一回单独面对姑娘,可眼前这位,毕竟是新晋花魁,又如此郑重其事地把颜月月都给撵走了,这让他如何不忐忑?

        也好在他并不是初哥,就算有点心慌,那也不至于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最起码假装淡定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那好,浪之兄,小妹其实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

        苏窍窍也在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郑经:“……”

        这是想让我来主导话题吗?

        于是笑道:“是不是刚夺魁,有些兴奋过头了?”

        “开心肯定是有点,但兴奋过头倒谈不上,我算是想明白了,就算是成了花魁,也不过是迎来送往,多了几分可挑选的权力而已,又哪来兴奋可言?”

        有了郑经的引导,苏窍窍总算是找到了话题,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声苦笑。

        而这声苦笑,又让郑经忍不住一声叹息。

        又一只迷途的小羔羊啊!

        作为曾经的老师,他对这种情绪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简而言之,就是人生关键转折点前的短暂迷茫。

        类似的迷茫,他自己也曾有过,他带过的很多学生也曾有过,而他,也早已在带学生的过程中,练就了成为迷途小羔羊指路明灯的本事。

        只是,这新晋花魁,咱该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