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60章 千古绝唱

第60章 千古绝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宋提学万万没想到,这打脸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突然,看着宣纸上这墨迹未干的一首词,他久久不能言语。

        就在片刻之前,他才刚刚说过,说有了顾倾城的那一首写尽了天下离愁的江南月之后,近期来天底下恐怕无人敢轻易咏月了,怕自惭形秽。

        可现在呢?

        三绝公子的新作偏偏又是一首咏明月的词!

        若是这首词的品质一般也就罢了,可偏偏它好得用传世佳作来形容都似乎有所欠缺!

        这说法夸张吗?

        当然不。

        在顾倾城的那首《江南月》里,写尽了天下离愁,还充满了幽怨地质问:圆缺几时休?

        而三绝公子的这首《明月几时有》,同样是写离愁,写思念之情,但却劝慰大家: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一个怨,一个劝,光是这境界,就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更何况末尾还有金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宋提学敢保证,此词一出,必定是万世流传,就算是那些不识字的市井老百姓,起码也能牢牢地记住最末那一金句。

        草率了。

        真的草率了!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他深深地向台下鞠了一躬,说道:“顾公子,抱歉了,我收回我刚才所说的那一句。”

        这一次,他没有忘记用上他的雕虫小技:舌绽春雷。

        于是乎满场萧然。

        啊?提学大人何出此言?

        这苏窍窍又写下了什么样的金句,弄得提学大人竟然如此怅然若失?

        所有人一下又懵了。

        而顾倾城,则是一咯噔,心情立即就沉到了谷底。

        万众期待中,一袭白衣,宛若嫦娥仙子的苏窍窍来到了舞台中央,音乐声也由此响起。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第三轮,明明比的是丝竹歌舞,也就是说,伶人最好是又唱又舞的,才有希望获得更高的认同,可苏窍窍唱是唱了,可舞蹈却只是简单地挥舞了几下衣袖。

        这就够了。

        舞得再多的话,反倒会显得多余!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而之所以如此认为,是因为,这词,写得实在是太美了!此曲,实在是太仙了!过多的舞蹈动作,反而会显得画蛇添足。

        大家原本以为,上一首《青玉案·魁首》就已经称得上是仙乐了,可现在才发现,今晚的这一首《明月几时有》,才是真正让他们恍若在月宫之中。

        太美了!

        这算不算是千古绝唱?

        等音乐声结束后,大家还沉浸在回味之中,迟迟不肯回归人间。

        唉,既生瑜,何生亮?为什么在我最颠覆时,偏偏要冒出一位神秘的三绝公子?

        怅然若失的顾倾城站了起来,手拿着一红一黄两朵绢花,在万众瞩目之下,稍显突兀地走向了台前的投花篮。

        那朵小红花,是用来投花魁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投给了秦宓宓。

        这是他作为清风楼助力的份内坚守。

        而那朵小黄花,是用来投诗魁的,所以他走到了写有三绝公子的两个花篮前面,看了一眼一个标着《青玉案·魁首》,另一个标有《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两个花篮,纠结了一下之后,把话投进了那个标记上墨迹尚未干透的花篮里。

        大名鼎鼎的倾城公子,竟然把花投给了竞争对手?

        原本鸦雀无声的全场,顿时一片哗然,然后哄的一声,齐齐冲向了投花位。

        “一向目空一切的倾城公子,这次总算是服气了吗?”

        席希明身边有士子低声问。

        “不然呢?他这么做的话,反倒能替他挽回几分颜面,显得他有气度。”

        席希明则是冷笑了一声,一语就道破了天机。

        然后他转向了陪同他们前来的宋财,问道:“玉杰兄,你认识这位三绝公子吗?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迫切想去结识一番这位神秘的三绝公子了。

        此时的宋财无比的得意。

        之前的他,也就是在豫州士子堆里还有点人缘,而这些眼高于顶的会宁士子,向来是不把豫州士子放在眼里的,可现在……

        嘿嘿,三绝公子我当然认识,而且还是好兄弟。

        但我就是不说!

        “这个……你得去问颜大家和窍窍姑娘啊。”

        说完,他也手拿绢花,走向了投花位。

        ……

        至此,比赛结果已经没有了悬念,尽管最终的投花结果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统计出来,可花魁之位,属于苏窍窍已经确定无疑了,而诗魁之位,那绝对是属于三绝公子的。

        第一是他的。

        第二还是他的!

        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当然,最终的结果还是得统计才行。

        于是乎,苏窍窍在万众瞩目中,带着她的乐师团队下表演台了,在统计进行中,台上又由清风楼的乐师和伶人们开始了暖场表演。

        为什么这次协办比赛的不是醉香楼?

        那样的话,还可以多听几首特别的新曲啊!

        大家都为此稍感遗憾,也好在这段时间并不算太长,统计结果就已经出来了。

        结果自然是没有出乎人的意料。

        花魁确实是醉香楼的苏窍窍,花史是清风楼的秦宓宓,花妖是群芳阁的胡赛花,只不过那差距实在是有点大,全场近六千号人,而苏窍窍竟然拿了超四千票。

        至于诗魁就更是没悬念了,第一是三绝公子的《明月几时有》,第二还是三绝公子的《青玉案·魁首》,第三才轮到顾倾城的那首《江南月》。

        连顾倾城自己都投了《明月几时有》,所以诗魁之位的票数悬殊更大,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一骑绝尘。

        到了颁奖时间。

        苏窍窍当然是自己上台领奖。

        而代表三绝公子上台领奖的,则是颜月月。

        只不过豫州府实在是有点抠门,明明靠花魁大赛赚了那么多银子,但却只奖荣誉不奖银子,花魁倒还好,好歹还有一顶由金银所打造的桂冠,而诗魁,则只有一张该有豫州府大印,并由刺史大人亲自颁发的奖状。

        可就算是这样,那位根本就不露脸的三绝公子,还是招来了全场士子们羡慕的眼神。

        “唉,不知三年之后的花魁大赛,还会不会有如此的盛况。”

        台下的沈郡守看着台上的刺史大人,稍显遗憾地对郑温道。

        这话郑温根本就不敢接。

        他心想,我这女儿都已经不见了,这联姻还能进行得下去吗?若是两家翻脸了,不能郑沈二族一起发力的话,你这豫州刺史之位还能靠得住?

        就算靠得住,三年之后的花魁大赛,想要有今天这样的盛况,那你也得想方设法把三绝公子请回来才行啊!

        问题是人家根本就不露脸,始终保持神秘,你能请得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