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57章 好人当不得

第57章 好人当不得

        真狠!

        在跟腹黑王妃谈完之后,颜月月还心有余悸,也忍不住开始同情起郑浪之和郑家小姐来。

        德王妃的安排狠在何处?

        自然是狠在放消息那一点上。

        按照她原本的意思,是让郑家小姐自愿投身醉香楼一段时间,来自污清白,就能断了郑氏和沈氏联姻的念想不说,还能把郑浪之从此事中摘出来。

        而按照德王妃的意思,等他们离开豫州之后,再把两人联袂出逃的消息悄悄放出去,会有什么后果?

        这对荥阳郑氏来说,绝对是大丑闻,而对吴兴沈氏来说,这也是一件面子上挂不住,也下不了台的事,如此一来,两家的联姻是别想了,合作基本上也没戏了,甚至都有可能因此反目成仇。

        对吴兴沈氏来说,这是妥妥的大绿帽子啊!

        那荥阳郑氏对此又会有何反应?

        迂腐的族中长辈勃然大怒,声明跟郑家小姐断绝关系是完全有可能的!

        至于郑浪之,就更别提了,很可能会把脏水全往他头上泼,让他想洗都很难洗清,如此一来,名声自然也就坏了。

        这名声一坏,还能游学四方吗?

        一旦脱离了德王府的庇护,就不怕给郑氏给逮到,找他算账吗?

        这腹黑王妃确实是好算计!

        听了德王妃的最后一句之后,她这才明白,腹黑娘娘为啥出手那么大方了,竟然还准备在会宁给郑浪之安排宅子。

        这既是提前给他的补偿。

        也是想将他死死握在手里的算计。

        对此,颜月月又能说啥,她敢违背腹诽王妃的指示吗?

        当然不能啊,除非她不想活了。

        可问题是,这事又该怎么去跟郑浪之谈呢?

        ……

        颜月月是在晚上时分才找郑经谈的。

        “王妃娘娘可以把你们带离豫州,但她的安排跟我所想的有所不同。”

        她艰难地开口了。

        毕竟是心里有所负疚,因此她是在细细斟酌过后,来尽可能地把话说得委婉。

        郑经平静以对。

        “娘娘说,她并不打算让郑家小姐入醉香园。”

        颜月月先把最为关键的点说了出来,紧接着补充道:“因此到了会宁之后,接下来所发生的任何事,需要你们自己去应对。”

        这确实是相当关键的,因为跟她之前所承诺的,最大的区别就是在这里。

        对此,郑经倒是表示理解。

        因为不管是不是郑家傻丫头自愿,颜月月之前的做法,都有诱良为娼的嫌疑,是很容易让醉香楼遭人非议的。

        狐媚姐姐的格局毕竟有限,出那样的主意,是可以理解的,而若是连德王妃都认可的话,他只能是认为德王府的行事风格已经到了无所顾忌的程度。

        现在看来并不是。

        “可以。”

        他很平静地回了这两个字。

        毕竟是在前世经历过挫折的人,在他的性格里,早就有了车到山前必有路的最坏状况的承受能力,因此对他而言,只要能先离开豫州,脱离最危险的局面,那哪怕以后将上刀山火海,他也无所畏惧。

        这种平静自然又让颜月月有所惊讶,但与此同时,她也稍稍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又说道:“此事一传出去,势必会得罪郑家和沈家,因此娘娘还有几个小小的要求。”

        关键时刻到了。

        毕竟郑浪之之前在她面前表现过翻脸不认人的一面,因此颜月月更是尽量把话说得委婉。

        这是必要的,因为按照德王妃的想法,除了她之前提过的条件,也就是除了三绝谱法的两年独家使用权,以及郑浪之的诗词新作在两年之内必须在醉香楼首发之外,还有额外的。

        “德王妃希望,到了会宁之后,你起码得在会宁呆上半年,并尽可能协助苏窍窍在会宁花魁大赛国赛最终夺魁。”

        相当敏感的一条件被颜月月小心翼翼地提了出来。

        郑经的脸色即刻就阴沉了下去。

        必须在会宁呆上半年?

        这是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吗?

        尽管这一要求并不算过分,在会宁呆上半年,也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可毕竟这种要求是带有强制性意味的,他心里还是有点不爽。

        这看得颜月月又很是有些心虚。

        郑经脸上的阴沉,又让她想起了之前他跟她翻脸的那一幕,于是又连忙说道:“当然,醉香楼也不会亏待你……”

        一系列好处被当成回报被她摆了出来。

        比如说豫州花魁大赛,若是苏窍窍最终能夺魁,那醉香楼给予郑经的报酬,除了上次的五百两以外,还另有重谢,额度起码不会低于一千两银子。

        又比如说,若是郑经有意留会宁起码半年,来助苏窍窍在花魁大赛国赛夺魁,德王妃还承诺,在会宁给他安排一套具备相当品质的房宅,帮他在会宁安个家。

        再比如说,她把德王妃留会宁,说成了德王府有意在会宁继续庇护他跟郑书笙,以免被郑氏和沈氏刁难和报复。

        总而言之,除了德王妃让她安排人放消息的事没说以外,其它能说的,基本上都说了出来,并且还将它们改头换面,说成了德王妃对他们的爱护。

        这总算是让郑经听完后稍稍舒服了那么一点点。

        其实这些还真没有超出郑经的承受范围之内,甚至于说,有些点还稍稍超出了他的期望。

        比如说在会宁给他安排住宅。

        好歹是古代史研究者出身,因此他知道,在会宁那种寸土寸金的京都之地,一套稍稍好点的房子,带院子,比后世的别墅占地面积还要大点的那种,应该是不便宜的,少说也得几千两银子。

        穿越到这个世界后才一个多月,一到京城就能当地主,成为有房有存款的有产阶级?

        对于这个开局,他是相当满意的。

        只不过在意识到这个时代的贫富分化极为严重,真正的有钱人在醉香楼这种地方挥金如土之后,他的那点小满足很快就消散了,转而考虑起烦恼事来。

        烦恼事是啥?

        当然是醉香楼不打算收郑书笙了,而是又把包袱甩给了他。

        既然醉香楼不愿意接手,那等他把她带到会宁之后,怎么办?

        把她丢到大街上自生自灭?

        郑经倒是想,可他能做得出来吗?

        难怪后世做好人好事的越来越少了,这好人果然是当不得。

        他只能如此感慨。

        因为信息不对称,此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接下来他即将面临的麻烦,将远远超乎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