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56章 人小鬼大陈蒨武

第56章 人小鬼大陈蒨武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

        当陈蒨文觉得那家伙太可恶,凑都不想再凑过去时,才十岁的陈蒨武却对那个家伙产生了几位浓厚的兴致。

        那家伙作词好像很厉害!

        连娘亲都赞叹不已,以及席希明那些一向很骄傲的家伙,看了他的词也蛮泄气的样子。

        那家伙作曲好像也很厉害!

        尽管我听不懂,但我大受震撼,因为连娘亲听了似乎都喜欢得不得了,还有那个老喜欢管我的陈蒨文,现在明明是心痒难耐,想学,但却抹不下面子。

        最为关键的是,那家伙竟然连狡诈的娘亲及母老虎一般的陈蒨文都敢气!

        于是乎,当陈蒨文还在纠结时,陈蒨武却迈着轻松的步子走到了郑经身边,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你在干嘛?”

        “在画符啊,太上老君的急急如律令听说过吗?”

        郑经还是头也不抬,满嘴胡言道。

        这种后世玄幻或志怪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梗,陈蒨武自然没听过,立即又好奇地问道:“干嘛用的?”

        “唵嘛呢呗咪哄……此符一出,神鬼听令,你让他们干嘛他们就干嘛,不敢违抗。”

        心情不错的郑经干脆逗起小孩子来,搁下了笔,双手比划了一个他在电视剧里所学到的道士手势。

        自打德王妃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他就知道,事情又出现了新的转机,他应该用不着翻脸了,因此心情自然大好。

        “真的?这么厉害?”

        陈蒨武的眼神立即就亮了起来。

        可毕竟已是十岁的男孩,已具备了一定的分辩能力,因此一回神,他就意识到自己应该是上当了。

        “哼,你个坏人,在逗我玩。”

        他立即就假装生气道。

        换做是别人,小王爷一生气,那绝对是赔上一副笑脸来道歉或求原谅。

        只可惜他遇上的是郑经。

        一个对阶层意识并不强烈的家伙。

        因此在郑经眼里,这也就是一个似懂非懂的小屁孩,于是又笑道:“呀,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啊,你也太聪明了一点吧。”

        还是在当逗小孩玩。

        可偏偏这一句,还蛮让陈蒨武受用,于是他哼了一声,假装不以为然后,又问道:“急急如律令到底是啥?”

        此时的他,正处于对任何新鲜事物和新鲜概念充满了好奇心的年龄,一碰上,不弄个明白就不善罢甘休。

        对于他的求知欲,老师出身的郑经还是乐意满足他的,于是正儿八经地回道:“急急如律令,是以前的一种公文用语,意思是此事很急,必须像对待法律命令一样,尽快将其完成。”

        “哦,懂了。”

        这解释确实足够通俗易懂,因此陈蒨武先像个小大人似的回了一句,但紧接着却说道:“急急如律令,那你赶紧干活,多多给本小王赚银子。”

        他还依葫芦画瓢,照着之前郑经的手势来了一下。

        这可是把郑经弄得哭笑不得。

        但他却能从这一句听出来,狐媚姐姐确实应该是在德王妃面前晓之以利,把思想工作给彻底做通了。

        这也让他彻底安心了下来。

        那就继续干活。

        不再理会身边那个小屁孩,他又拿起了笔,继续翻译起谱法来。

        而陈蒨武这边,也没打算继续骚扰他了,因为在小王爷看来,自己可是小王爷,不能在第一次就对一个普通士子显得太过于亲近,以免掉价。

        于是,他又迈开了脚步,先到郑书笙那边瞄了一下,然后走回了陈蒨文身边。

        “那家伙不错,比席希明他们好玩。”

        他先压低声音来了一句。

        “我觉得让他当我姐夫的话,也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紧接着他又来了另一句。

        然后,脑袋被陈蒨文狠狠地拍了一下,弄得他又郁闷无比,暗暗发誓:得找个机会去跟那家伙学一学,如何不让自己被女人压一头。

        机会肯定是有的。

        颜月月在给他们秀完了《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之后,很快又陪着他们离开了暗香苑,回到了他们的下榻之处,协商起接下来的事来。

        “如此看来,苏窍窍这花魁之位,应该是稳了?”

        “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

        在接下来的过程里,陈蒨武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提前知晓了某人未来一段时间里的命运安排。

        大致有以下那么几个点。

        首先是要不要把郑浪之和郑家小姐带离豫州的问题。

        当然是要的。

        既然郑浪之的三绝谱法及和弦技法那么牛,能帮醉香楼赚那么多银子,那自然得将他们带离豫州,才能换来两年的独家使用机会。

        这对醉香楼来说,明显是一笔一本万利的交易,不做就傻了。

        其次,是如何将郑浪之价值最大化的问题。

        按照颜月月的说法,既然三绝谱法及和弦技法那么厉害,那醉香楼最为需要的,自然是将其跟那些新老曲,快速传递至各地的醉香楼,好让它们来为醉香楼赚大钱。

        这事,原本是需要颜月月去亲力亲为的,不过既然德王妃已经接受了将二人带到会宁的提议,那这事就可以让郑浪之和郑书笙二人代劳了。

        可以让他们先教会会宁醉香楼的乐师们,再将会宁醉香楼的乐师们派出去,去教各地醉香楼的伶人和乐师。

        这是利用价值之一。

        利用价值之二,是半年之后,中秋前后的会宁花魁大赛国赛。

        按照颜月月的说法,等苏窍窍夺魁之后,她将和苏窍窍在豫州再呆上一两个月,之后就会带苏窍窍去扬州,在那里的醉香楼也呆上一两个月时间,再之后就是带她到会宁,准备参加国赛。

        目标当然是夺魁,让其成为大夏国最红的红伶,来帮醉香楼赚取大把大把的银子。

        而夺魁的希望,似乎主要还得寄托在郑浪之身上。

        可问题是,那郑浪之似乎有点桀骜,不那么愿意被长期束缚,而且,据颜月月说,那家伙还打算游学四方,未必肯长待会宁,怎么办?

        “要不,利诱之,多给他点银子?”

        “银子倒是小事,可光是给银子,可能未必管用,你不是说,此人似乎有点清高,并不把银子看得过重吗?”

        “那怎么办?”

        “我看这样,干脆帮他在会宁弄个小宅子,让他安个家,再给他安排一份一时半会离开不了会宁的差事,把他给束缚住。”

        “还有,把郑家小姐留醉香楼的事就算了,等我们离开豫州之后,你安排人将郑家小姐和郑浪之联袂出逃的消息放出去吧,别的咱们就不管了。”

        ……

        陈蒨武:“……”

        唉,大人的世界充满了算计,真恐怖!

        这听得他忍不住腹诽起他的王妃娘亲来。

        不过让他开心的是,那个似乎有点厉害,也有点好玩的家伙,将要跟他一起坐船回会宁了,一想到路上将会多上这么一个不那么无趣的家伙,他觉得这还蛮值得期待的。

        那是不是得整点好玩的事出来?

        他歪着脑袋琢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