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54章 初露峥嵘

第54章 初露峥嵘

        竟然敢当着德王妃和蒨文郡主的面,说自己想三妻四妾,还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被女人压?

        这种话……那怕你心里真是那么想的,也别当着腹黑王妃的面说出来啊!

        颜月月懊恼无比。

        一听她就知道,这郡主驸马的指望算是彻底没戏了!

        不仅驸马没戏,还有可能给王妃留下不良印象。

        果然,刚才脸上还笑意盈盈的德王妃,脸一下就拉了下来,挥了下手说:“哦,这样啊,你们先下去吧。”

        颜月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家伙被德王妃笑眯眯地挥退。

        连带她自己。

        “你这混蛋,故意的是吧!”

        一脱离德王妃的视线,她立即就揪住那混蛋算起账来。

        毕竟是年长了十来岁,她自然不会像郑书笙和陈蒨文那样,真以为郑经所说的就是真心话,一结合前一天的反应,她就知道,那家伙是故意的。

        郑经装无辜:“我真是那么想的啊,实话实说而已。”

        颜月月自然不信,反驳道:“胡说,你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有本事,你现在就给我找个女人试试。”

        “那怎么可能?想当我的女人,必须得入我心才行啊!”

        郑经理直气壮地回了这么一句。

        一下就把颜月月说得哑口无言外加怀疑人生。

        难道这家伙并非好龙阳之风,而是过于挑剔而已?

        她对某人的认知,瞬间被小小地颠覆了一部分,而且,之前的声讨也没法继续了。

        “那你就不能收着一点?你就不怕把王妃给惹怒了,不帮你们?”

        她只能换了一个角度去声讨。

        “不帮就不帮呗,大不了我跟你的约定作废,我再把我的三绝公子身份一公布,从此浪荡于青楼,过风流快活的日子。”

        郑经反威胁道。

        语气相当的不善。

        颜月月:“……”

        之前的傻弟弟呢?

        怎么突然不见了?

        她一下就懵了。

        在她的印象中,郑经有才归有才,但为人处世方面却经验不足,甚至真是有点傻,基本上是她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很少跟她讨价还价。

        比如说,决赛的那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她都还没跟他谈报酬,他就已经提前完成了,报酬的事连提都没提。

        还有,改曲的事,也是她提,他就照做,完成的品质还非常高,同样也没跟她提报酬的事。

        可现在,他似乎明白了自己完全可以靠词曲混青楼活得很滋润不说,竟然还反威胁起了她。

        看来一点都不傻啊!

        其实这是必然的事。

        别看郑经一向很好说话,也不计较钱啥的,可是在骨子里,他就是一个稍稍有点清高的文人。

        靠皇后娘娘指婚娶郑书笙以摆脱困境?

        他肯定不干。

        先不说他对郑书笙有没有感觉,单是她那郑家大小姐的身份,就足以让他望而却步。

        至于道理则很简单,但凡清高的男人,都不会在个人婚事上轻易动高攀的念头,因为他很明白,一草根去高攀高门大户的话,将面对的是整个高高在上的家族。

        同理,他更不会有当郡主驸马的想法。

        不自由,毋宁死,清高的人就是这么一根筋,他甚至会对此带有强烈的抵触情绪,于是毫不犹豫地开始自黑。

        也毫不客气地反威胁起颜月月来。

        至于会不会因此惹怒德王妃,失去搭顺风船逃离豫州的机会,他也并不是太过于担心。

        道理还是很简单。

        德王妃是否会帮他,其实并不取决于德王妃是否心善,而是取决于他是否对德王妃有足够的利用价值。

        这是人际关系中的底层逻辑。

        至于他自身的利用价值……

        别看他在这些天里,几乎是呆在暗香苑里足不出户,但现在的苏窍窍晚上有多忙,他所带的那些乐师晚上有多忙,他是知道的。

        再加上还有一个宋财天天在他耳边念叨,说醉香楼这些天的生意有多好,赚海了之类的,他就能大致推测出来,自己的词和曲,再加上三绝谱法和和弦技法,对醉香楼来说,相当于一只能下金蛋的母鸡。

        而且一下还将是两年!

        已经达成了的交易,他认,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别继续把他往火坑里推。

        比如说皇后指婚,当郡主驸马之类的。

        否则的话,还真别怪他翻脸。

        真翻脸又怎样?

        就算德王妃不带他走,那他让郑书笙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写清楚,把关键证据拿到手,再把三绝公子的真实身份一公开,郑氏还能拿他怎么样?

        除了把他踢出郑氏族谱之外,还真能把他抓回去浸猪笼不成?

        这就是他敢于翻脸的底气所在。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一根筋拧到底,不知进退之人,因此他在威胁过后,立即又换上了一张笑脸,说道:“所以啊,姐姐,你还是去好好跟德王妃说叨说叨吧。”

        他又把皮球踢回了颜月月手里。

        颜月月:“……”

        这家伙,变脸比翻书还快,之前还真是小瞧他了!

        聪明如她,立即就意识到,说服德王妃来解决这一问题的努力还是得靠自己,别指望再靠那家伙配合。

        唉,好在我手里还有砝码!

        叹了一口气之后,她回头了,再次去到了德王妃的身边。

        “呵,月月妹妹,那就是你口中的所谓谦谦君子?”

        一见到她回来,德王妃就没好气地来了这么一句。

        颜月月能看得出来,腹黑王妃确实是被那家伙的话给气到了,连带对她也有了些许的责怨。

        这个锅她当然不能背。

        也不想背。

        在叹了一口气之后,她说道:“唉,姐姐,我们都被那个可恶的家伙给骗了。”

        “哦,怎么啦?”

        德王妃好奇地问了起来。

        颜月月又叹了一口气,老实交代道:“唉,都怪我,我看他长得一表人才,又这么有才,就跟他提了一嘴郡主驸马的事……”

        在承认了错误之后,她原原本本地提起了昨天所发生的事。

        为缓和气氛,她先把某人给卖了。

        德王妃愕然:“你的意思是说……他刚才是故意的?”

        “嗯,应该就是故意的,但凡有才之人,带点持才傲物的脾性也是难免的。”

        也好在颜月月还懂得帮某人说半句好话。

        可就算是这样……

        德王妃:“……”

        竟然敢玩我!

        那个混蛋!

        蒨文郡主:“……”

        竟然还看不上我?

        那个混蛋,看我怎么找他算账!

        蒨武小王爷:“……”

        咦,那家伙竟然连娘亲都敢气,有点意思!

        是啊,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被女人压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