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53章 何以解困?唯有自黑!

第53章 何以解困?唯有自黑!

        十五岁,正是小姑娘情窦初开的年龄,这个年纪的她们,已经不在惧怕因男女之事而被人嘲笑,而是开始对未来充满了向往和幻想。

        作为德王府家郡主,陈蒨文当然知道,自己已经快到了要婚配的年龄。

        她也知道,自己用不着担心要和亲,和亲那是宫里那些公主姐妹的事。

        她更不必担心,自己会像郑家女那样,被当成利益交换的工具,因为在南夏,没有哪个世家敢跟皇家来谈利益交换。

        因此她很清楚,自己完全可以凭喜好,来挑一个如意郎君。

        那什么样的人能入得了她的法眼?

        有才是必须的!

        最起码得像顾倾城那样的,连席希明那样的,她都还有点看不上眼。

        有德也是必须的!

        见异思迁,经常出没于勾栏之地,还想着三妻四妾的,肯定没戏。

        最好还能貌若潘安,再加有趣。

        而颜月月刚才对某人的描述,几乎已完美地符合了她心目中如意郎君的要求。

        长得是一表人才!

        还字、词、曲三绝,比顾倾城更有才!

        又不好色!

        因此,她对某人的好奇心确实被充分勾起来了。

        至于德王妃……

        对郑经的兴趣肯定是足够有了,但颜月月说的,她会不会全信,以及会不会有心把他当成女婿人选来考察,那就不太好说。

        总而言之,就冲着郑经的那字、词、曲,这人肯定是要见上一见的,至于她心里此时在想什么,只能说一句:腹黑王妃的心思你别猜,猜也猜不着。

        别说是你,就连她自己都猜不着。

        郑经和郑书笙就这么被带到了德王妃面前。

        前世今生都是头一回见王妃的郑经一开始是忐忑的,因为在前一晚,酒喝得有点高了的狐媚姐姐竟然说漏了嘴,说这位王妃娘娘很是有点腹黑,不太好对付。

        不过一开始,仪态端庄且看似和蔼的王妃娘娘给他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不仅给他和郑书笙看了座,还和颜悦色且很有分寸地跟他聊了一会字词曲,还赞赏了他几句。

        但郑经还是保持着一份警惕之心。

        为啥?

        因为他发现,屋里除了王妃娘娘以外,还有一位比郑家傻丫头还稚嫩,但长得也还算不错的黄毛小丫头,以及一位看起来就已经到了叛逆年龄的小屁孩,外加一位年轻漂亮但面若冰霜的带剑小道姑。

        而那长得挺漂亮的黄毛丫头,对他似乎挺感兴趣的,瞪得大大的好奇眼神似乎从未从他身上离开过。

        我啥话也不说,就静静地看你!

        这种眼神让郑经有点怕怕,也让他想起了狐媚姐姐曾经跟他提过的事。

        当郡主驸马!

        他对此确实不感冒。

        因此,哪怕在跟王妃娘娘聊着音乐时,他心里也还在惦记着,如何将自己从这一让人恐怖的未来里给摘出来。

        何以解困?

        唯有自黑!

        一个应对之策很快就在他心里成型。

        越是腹黑之人,就越是善于把自己心机的那一面给隐藏起来,也极为善于用言语去诱导别人,并擅长于从一些不经意的细节观察中获取自己想要的信息。

        德王妃也是如此。

        “郑公子,你跟郑家小姐的事,我听月月姑娘说过了,你为此付出的代价可能会有点大哦,你就不担心吗?”

        她很自然地把话题引到了自己真正想了解的话题上。

        而且,还是一副关心的口吻。

        “还好吧,在我承受范围内的话,能帮一把就顺带帮一把,若是承受不了的话,那我肯定撒手不管,甚至把她给绑起来押送回去。”

        已决定自黑的郑经毫不迟疑地回道。

        这一句,一下就把其他人给听懵了。

        颜月月: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

        郑书笙:原来你是这样想的,亏我还对你感激涕零了很多天!

        蒨文郡主:此人好现实!

        德王妃:确实够现实,但也还算诚恳。

        “嗯,如此看来,郑公子确实是既仁义又实诚的谦谦君子。”

        她立即又脸带笑意赞了一句。

        但她紧接着又说道:“其实此事解决起来也没那么麻烦,若是你跟郑家小姐愿意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回会宁,然后出面请皇后娘娘给你们赐婚,促成一段美谈,如此一来,不管是郑家还是沈家,都无可奈何了。”

        真正的腹黑之招来了。

        这绝对是一个巨坑。

        从表面上来说,德王妃的这一提议,还真不算是小题大做,或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为啥?

        因为自东汉年起,世族门阀就成为了朝廷的隐患,到了魏晋时期,官僚士大夫集团甚至已成为了左右政权更迭的主要因素,数个王朝的衰落与灭亡,都与世族门阀有关。

        因此,自魏晋之后,各个皇室便开始有条不紊地在削弱着世族门阀的影响,其中最为重要的措施,就是用科举制取代了九品中正制。

        毫无疑问,郑氏和沈氏的联谊,就属于世族门阀的联合与加强,这对朝廷来说,其实是大忌,只是没理由去破坏而已,假如德王妃真跟皇后娘娘去提此事,把理由送上门,那十有八九,这事还真能成。

        可这是腹黑娘娘的真正用意吗?

        当然不是,她是想借此来试探一番郑经,看他对郑家小姐是假没兴趣还是真有意思。

        这还是一个难以拒绝的提议。

        因为对任何家族而言,不管是皇上还是皇后的赐婚,都是一种莫大的赏赐,是不容拒绝的。

        因此一旦经皇后娘娘赐婚,郑氏和沈氏的联姻就没法继续了不说,而郑书笙和郑经也不必在担心来自郑氏或沈氏的惩罚和报复。

        世族虽强,但敢明着跟皇室做对?

        说完后,德王妃又笑眯眯地看向了郑经。

        对她而言,此时的郑经不管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都不会是件坏事。

        答应的话,去跟皇后嫂子求赐婚,也就一句话的事。

        不答应的话,就能证明郑经确实对郑家小姐没不良想法,非伪君子,那还真可以当成女婿人选来继续考察一番。

        谁知……

        “嗯~这不行,这绝对不行,我怎么能娶她?”

        郑经却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显得极为不情愿。

        “怎么啦?”

        德王妃不禁好奇地问道。

        “她一郑家大小姐,我一旁系草民,真取了她的话,那还不等于是娶了一头母老虎,被她压得死死的?

        “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被女人压呢?

        “我还想着三妻四妾过逍遥日子呢!”

        郑经毫不迟疑地回道。

        德王妃:“……”

        无语!

        郑书笙:“……”

        我去,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蒨文郡主:“……”

        禽兽!

        斯文败类!

        小道姑徐玄机:“……”

        登徒子!

        蒨武小王爷:“……”

        咦,这家伙有点意思!

        颜月月:“……”

        完了,当郡主驸马的希望彻底没戏了!

        这家伙,干嘛来这么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