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52章 先把牛给吹上天

第52章 先把牛给吹上天

        不是罚抄一百遍,而是写上个三五幅。

        颜月月的想法很简单。

        不管是《青玉案·魁首》还是《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都是花魁大赛的参赛作品,那就一定要各弄出一副来,挂在醉香楼里,以来吸引那些好字的文人士子。

        这是为了财源广进。

        然后,自己肯定是要各留一副的。

        俗话说,乱世藏黄金,盛世藏书画,她敢肯定,这郑浪之的字,随着他日后名气的飙升,那一定是能成为墨宝的,这样的好东西,自己得有,而且这两幅,对她来说还极具纪念意义。

        这是为了藏私。

        至于剩下的……

        万一要是再碰上德王妃那样的,想抢她好东西,还推脱不了的,那她不得多留几幅备用?

        这是为了保险起见。

        她的想法就这么简单。

        趁着酒兴,她理所当然地向郑经提起了要求。

        “姐姐,你有后了吗?”

        郑经当然是想婉拒。

        字这东西,在平时,也就是一种表达思想的工具,写多少都无所谓,只要有需要。

        可一旦盖印留戳,就会变成一种表现艺术品,艺术品这东西,自然是越少越珍贵,烂大街就不值钱了,因此每个对自己的字有点小傲娇的人,一般都会很爱惜羽毛,是不会轻易动笔的。

        这就是所谓的一字难求的原因。

        “你管我呢,万一我明天就跟人生一个呢?”

        有了点酒兴的颜月月是不怎么讲理的,立即就吹鼻子瞪眼道。

        然后她神情一变,凑近郑经,眼带桃花道:“要不你跟我生一个?”

        郑经:“……”

        又来了!

        “好吧,我各给你再写一幅。”

        无奈之下,他只能妥协。

        颜月月却道:“不行,起码得各三幅,你要是不答应,我明天就跟王妃娘娘去说,你愿意当她家女婿。”

        郑经:“……”

        竟然还威胁上了!

        喝高了的女人真难搞。

        最终,经过双方又一番交涉,大家各让了一步,最终以各写两幅成交,其中各一幅,还被要求填上了“赠美丽大方又温柔的月月姐等”字样。

        可完成任何后的郑经却还是在担心:这个喜欢胡来的狐媚姐姐,会不会还在继续动让咱入赘德王府的念头?

        这一担心并不是没道理的。

        ……

        第二天一早,酒醒后的颜月月又去觐见德王妃,准备汇报工作。

        该私下汇报一下那个神秘的三绝公子的事了。

        这事该怎么提呢?

        “姐姐,你知不知道,现在醉香楼的生意比原来起码好了四五成,那清风楼的袁慕君现在一见到我,连脸都是绿的。”

        酒醒后的颜月月逻辑是非常清晰的,当着德王妃、蒨文郡主、蒨武小王爷的面,她一边陪德王妃吃着精致的早点,一边很自然地提起了花魁大赛第二轮过后,醉香楼生意火爆的局面。

        别以为当王妃的就一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事实上,抛开王妃那一身份,就跟平常女人没啥区别,一样喜欢八卦,一样小心眼,一样财迷。

        早年在会宁,当颜月月还是新花魁,袁慕君也还是红伶没退时,清风楼跟醉香楼就掐得很厉害,同样也让当东家的德王妃很不爽。

        “呵呵,你们排的那新曲,也确实是有点意思,连蒨文都很喜欢。”

        德王妃笑着回道。

        颜月月不得不承认,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王妃姐姐的道行也是越来越深了,连赞赏都学会了借蒨文那小姑娘的名头。

        不过没关系。

        她知道此时的王妃姐姐是开心的,于是又说道:“姐姐,昨晚人多,有些事我还没来得及跟您说。”

        接着她压低声音道:“其实,这新曲也是那三绝公子所弄出来的,他还新创了一三绝谱法和一和弦技法,被我想方设法弄到手,还给捂住了,那袁慕君屡次派人来偷师,却啥也学不着。”

        她很自然地把话题扯到了三绝谱法及和弦技法上。

        紧接着,她叽叽喳喳地说起了这新谱法和新技法的妙处,以及它们所能给醉香楼带来的好处。

        总之一个词:财源滚滚!

        “哦,这三绝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

        德王妃的兴致很自然地被勾起来了。

        “此人是荥阳郑氏的一名旁系士子,长得是一表人才,十八岁就中秀才,十九岁又中举人,现在还不到二十岁,才华实在是了得,只不过……”

        颜月月也很自然地把话题扯到了郑经身上。

        一番夸奖之后,她也很自然地把话题扯到了郑家大小姐逃婚,然后郑经被牵扯进去的事。

        总而言之,在她嘴里,郑经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品行有品行,要担当有担当,还极具同情心,是天上有,地下无,人间罕见的奇男子。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为了让德王妃欣赏他,然后把他给带离豫州。

        至于他会不会被王妃娘娘给看中,当成郡主驸马人选来对待,她可不管那么多了,甚至于说,她巴不得如此。

        “这……他就不担心因此得罪郑氏和沈氏,仕途全毁吗?”

        被她这么一吹,德王妃确实来兴致了。

        “他说,自己若是见死不救的话,恐怕这辈子都难以心安,所以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颜月月继续把某人往天上吹。

        她又很自然地说起了自己当初的建议,以及当时郑家大小姐和郑经的反应,并继续把重点放到了郑经身上。

        “哦,那他是不是对郑家大小姐有意思啊?”

        德王妃好奇地问道。

        这是一个在颜月月意料之中的问题,她回道:“我看不像,此人在德行方面,确实是一个道德君子,在过去的数日里……”

        她又很自然地说起了自己在过去数天里对郑经的观察及试探结果。

        包括郑经对郑家大小姐的态度。

        也包括郑经对苏窍窍的不假辞色。

        还包括郑经拒绝她安排红倌人的提议。

        唯一匿去的是,是自己诱惑郑经的事,以及对郑经可能有龙阳之癖的怀疑。

        总而言之,郑经已经被她在德王妃和蒨文郡主面前吹上天了。

        而且,她还一边吹一边察言观色。

        呀,蒨文那小妮子,好像已经心动了呢,关于郡主女婿的事,我可是一个字都没提哦!

        颜月月暗暗得意地看向了腹黑的王妃娘娘。

        “哦,那你传他们过来,我见上一见吧。”

        她想要的话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