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51章 罚抄一百遍

第51章 罚抄一百遍

        三绝公子的第一幅真迹肯定是保不住了,第二幅还能不能保住暂时还不好说,而颜月月暂时需要面对的,还是那个老问题。

        三绝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

        在稍稍描述过第二轮花魁大赛的盛况之后,又有不开眼的会宁士子老调重弹。

        也好在颜月月应付起这种场面是小菜,她笑了笑道:“此事还容妾身先卖个关子,接下来还请大家再欣赏几首曲子。”

        她挥了挥手,示意苏窍窍等人继续奏乐继续舞。

        为了在德王妃面前推销郑浪之,她可谓是不遗余力。

        音乐声又一次响起。

        苏窍窍等人,今天正好又跟着郑浪之排练了两首由老曲改编过来的曲子,正好借此机会让大家品鉴一番。

        效果自然是不必说的。

        尽管这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老曲,可是仅郑浪之调整一下节律,并且加入了和弦技巧之后,多个乐器再一配合起来,顿时又让大家有了耳目一新的感觉。

        现在明明已经是夜半时分,都进子时了,可大家却是越听越兴奋。

        “颜大家,还有吗?”

        “颜大家,这些曲子的改编也是出自三绝公子之手?”

        “颜大家,这三绝公子到底是何许人也?您就别再卖关子了啊!”

        几曲唱罢,这些年轻士子又围着颜月月嚷嚷了起来。

        还是老调重弹。

        嚷嚷着要见三绝公子!

        尔等凡夫俗子,三绝公子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吗?

        被吵得头大的颜月月忍不住腹诽道。

        此时的她,已经有些不想搭理这些叽叽喳喳,自诩才高八斗,实则一肚草包的年轻士子了,只是碍于德王妃的情面,她却不得不继续忍受。

        可忍受总得有个头吧?

        那怎么办?

        就在此时,竟然还有士子问道:“颜大家,不知窍窍姑娘的决赛作品是否已确定?可否拿出来让我等一观?”

        颜月月:“……”

        作为曾经的花魁,她所见过的所谓才子,比过江之鲫还多,因此,她很熟悉这些家伙的套路。

        无非就是,先以观摩、学习为名,假装谦虚地要求先看他人的作品,若是他人作品好,就虚伪地赞叹几声,若是他人的作品一般,就拿出自己的作品来,压对方一头,以示自己水平之高。

        实在是太无耻了一点!

        换做是在平时,她还陪这些家伙玩上一玩,可现在已有珠玉在手的她,又哪里还肯花心思来看这些无聊的家伙秀木椟?

        咬了咬牙,她转身问德王妃道:“三绝公子的新作倒还是有一首,不过是花魁大赛的决赛作品,不知……”

        她准备直接出王炸了。

        “哦?窍窍姑娘的决赛作品竟然也是三绝公子所准备?快拿出来。”

        德王妃的眼神亮了起来。

        颜月月肉疼地挥了挥手,抱着肉包子打狗的心思,示意丫环把那幅《水调歌头》呈上来。

        半柱香之后。

        席希明:“……”

        禽兽啊!

        你好歹给我一个展示的机会行不行?

        此时的会宁第一才子,对着那幅《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欲哭无泪。

        两天之前,信心满满的他纠集了几位会宁士子,准备以团队作战的模式,来跟顾倾城、叶长春,甚至是那位神秘的三绝公子拼上一拼,并且定下了以明月为主题的决定。

        事实上,在一众会宁士子里,他确实还是最为有才的那一个,最终,也是他的新作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并且在大家的提议下,对个别地方进行了有针对性的修改和完善,让它达到了堪称绝佳的水准。

        他原本想着,等到了豫州之后,若是苏窍窍的决赛作品还是由祁连年来准备,那他就先拿出自己的新作,当众来打祁连年的脸后取而代之,再在花魁大赛的决赛上去跟顾倾城还有叶长春比拼。

        谁知,苏窍窍的决赛作品竟然还是由那位神秘的三绝公子来提供。

        而且,一出手又是传世之作。

        最过分的是,竟然也是以明月为主题!

        真的太过分了!

        有了这首“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在,他的那首新作哪还有脸拿出来?

        这事一传出去,恐怕会被人笑话啊!

        唉,悔不该……

        他开始后悔邀大家一起团体作战了。

        若是没被其他士子看到,那他的这首新作,哪怕现在没脸拿出来,那等过一段时间,事态平息之后,还可以找个机会再亮出来,让他名下又多上一篇佳作。

        而现在,他的这篇作品,不管拿不拿出来,都将沦为笑话了。

        悔不该当初啊!

        他的脸一下就变得臭臭的。

        而德王妃则说道:“三绝公子的这首《明月几时有》,不仅词又是一绝,这笔遒劲有力、大气磅礴的楷书,也是一绝啊,王爷看了肯定也喜欢。”

        “嗯,给蒨武当习字帖也不错,就可惜字少了点。”

        然后又加了一句。

        颜月月:“……”

        我就知道,一亮出来,就又是肉包子打狗!

        竟然还有脸嫌它字少!

        她又假装肉疼地朝丫环挥了挥手:“那就给王爷装上。”

        这次的肉疼确实是假装的。

        既然第一都已经送出去了,那第二还有啥好惋惜的?你这腹黑姐姐,应该明白拿人手短的道理吧?

        在背过德王妃之后,她脸上却浮现出了些许的得意。

        别以为只有德王妃懂腹黑。

        在跟了德王妃那么多年,又接触过各种牛鬼蛇神之后,真要玩腹黑的话,颜月月还真是不怵她。

        对于现在的她而言,重点是什么?

        是帮那个傻弟弟脱离险境啊!

        书法真迹这东西,只要德王妃敢拿,拿了之后,还有脸拒绝她的请求吗?

        因此,两卷三绝公子的书法真迹还真不叫事。

        “姐姐,天色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等明天天亮之后,我再来跟您聊别的事情。”

        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即刻就向德王妃请辞。

        关于三绝公子到底是谁,又有啥麻烦,那等事情,肯定是不能当着那些会宁士子的面说的,因此她明智地决定另找机会。

        而德王妃这边,其实也是对神秘的三绝公子极为好奇的,但颜月月既然要卖关子,她也不好强问,于是只能挥了挥手:“那就散了吧。”

        甩脱了一大堆麻烦的颜月月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暗香苑。

        一回去,已经和德王妃喝了点小酒,有点上头了的她立即就拍响了郑经房间的门:“混蛋,你给我出来。”

        此时的郑经并没有休息,而是在看书,一听到狐媚姐姐大半夜敲门,他便纳闷地来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

        “为了你,姐姐今晚可是付出了不少。”

        看到郑经后,颜月月先邀了一把功,然后说道:“你给我出来,把那两首词,再给我抄上几遍再说。”

        堤内损失堤外补。

        第一第二没了,那把第三第四……甚至前十先拿到手里再说。

        郑经:“……”

        罚抄一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