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50章 禽兽啊

第50章 禽兽啊

        颜月月没想到,郑浪之那个原本很好说话的家伙,一谈及给郡主当驸马之事,竟然摆出了一副油盐不进的姿态,甚至还威胁她:此事提都不要提,否则翻脸!

        难不成这家伙根本就对女人没兴趣?

        她只能如此想。

        她发现,那家伙明明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却并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表露出明显的兴致。

        对郑家大小姐不感冒。

        对她的引诱也无动于衷。

        她吩咐苏窍窍想办法跟他亲近一点,可苏窍窍却说,这家伙除了诗词音律之外,对其它话题都没太大兴致,根本就聊不起来。

        她还试探过,问他晚上需不需要她从醉香楼的红倌人里挑几位来陪陪他,也被他拒绝了。

        唯有一点,他跟那个叫宋玉杰的家伙倒是有说有笑。

        难不成这家伙有龙阳之好?

        带着这个疑惑,她在深夜时分迎来了连夜赶到的德王妃一行。

        接下来自然是稍稍有点忙乱的安顿。

        德王妃、蒨文郡主、蒨武小王爷的下榻之处自然得安排好,洗澡水、宵夜之类的也得准备上,还有德王妃所带来的士子、侍女、随从、护卫也得一一安顿。

        颜月月原本以为,等安顿完毕之后,一路旅程疲惫的德王妃理应沐浴休息,可德王妃在沐浴之前,却拉住了她的手:“月月妹子,你先别走,一会陪姐姐好好聊聊。”

        这是要夜聊的节奏?

        对此,颜月月倒是不太觉得意外。

        早在十五年前,当她来南夏,先是成了豫州花魁,后又成为会宁花史之后,她就已经跟德王妃结缘了。

        既然德王爷成为了醉香楼的新东家之一,那德王爷家的那些诗会、文会啥的,一请伶人,必定是由她领衔。

        而她跟德王妃又同出北华,年纪又相仿,一来二去,感情就慢慢深了,开始以姐妹相称。

        甚至于,德王妃还动过让她给德王爷当小妾的念头,但被她婉拒了。

        这姐姐实在是有点腹黑!

        她觉得还是跟她做姐妹比较安全。

        就好比说,都见到她已经有一炷香时间了,这位王妃姐姐硬是没问她花魁大赛的事。

        真沉得住气!

        不过把她给留住,估计要聊的也就是这事。

        那就干脆安排人把苏窍窍她们给叫来!

        趁着德王妃沐浴的空隙,她又做出了新的安排。

        事实证明,她这么做是对的,德王妃沐浴出来后,一听说她在雅阁已安排好酒菜,并安排了苏窍窍等人为其表演新曲时,腹黑姐姐立刻又拉起了她的手:“月月妹妹,还是你最懂我,那就干脆把我带来的那些士子一起叫过来吧,他们早就等不及了。”

        这一安排,也确实是迎合了德王妃的胃口,要知道,大家之所以连夜赶路,在夜深人静时抵达豫州,目的就是为了那一首让人心痒难耐的新曲。

        至于德王妃为啥没主动提,那是碍于身份,不能表现得太过于急切、浮躁,现在颜月月一主动,她自然就送出了一笔顺水人情,来满足一下那些大老远跟着她跑过来,心情比她更为急切的会宁士子们。

        于是,原本被安顿到了其它别苑的士子们,又被请了过来。

        不大不小的雅阁里,又聚了不少人,德王妃,蒨文郡主,蒨武小王爷,五名年轻的会宁士子,以及一名跟德王妃和蒨文郡主形影不离的年轻女道姑。

        一个个一边吃着宵夜,一边兴奋地等待夜半歌会的开始。

        “妹妹,你就别上了,就呆我身边陪我说说话就是了。”

        颜月月原本是想亲自上阵操琴的,但却被德王妃拉在了自己身边。

        这也没啥。

        醉香楼原本就已为苏窍窍配置了一个乐师团队。

        于是乎,夜半歌会开始。

        第一曲上的,自然是《青玉案·魁首》。

        这一曲已被誉为仙曲,被无数人追捧的新曲,自然也折服了德王妃等人,一曲唱罢,那些原本还安静地坐着的会宁士子,竟然一窝蜂地围到了德王妃和颜月月身边。

        “颜大家,据闻,此词此曲皆为三绝公子所作,三绝公子人可在?能否引荐一下?”

        “颜大家,据闻那三绝公子除了词绝曲绝,字也是一绝,可否让我等观之?”

        “颜大家,这三绝公子是何许人也?”

        数个问题一股脑地抛到了颜月月这边。

        而德王妃则是笑而不语,但却笑眯眯地看着颜月月,等待着她的答案。

        三绝公子何许人也?

        这问题肯定是不能答的,最起码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回答。

        同理,引荐也是不可能的。

        于是颜月月只能暂时满足大家的另一个要求,那就是给他们看看三绝公子的真迹。

        这自然也是已有所准备的。

        很快,一副三尺来长,已装裱好的书卷被展开在了书案上。

        在时过数日之后,这副错落有致、变化万千、笔舞龙蛇的行书词贴,不仅已装裱好,盖上了三绝公子的印鉴之外,上面还又额外多了两个印章,分别是宋提学和豫州刺史的。

        这是那些知名文士的恶习。

        按照风气,一副好的字画,经那些自持有身份的文人一过眼,一旦得到他们的欣赏和认可,他们就会掏出自己的印鉴,来在上面戳一下,来秀一下他们的存在。

        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一点!

        不过话说回来,这副字,既然能勾起提学大人和豫州刺史加印的欲望,那就足以说明这副字的水准之高,已高得足以让大部分人都赞叹不已。

        包括这些眼高于顶的会宁士子。

        “此字果然了得,确实可堪称一绝。”

        席希明代表一众士子点评道。

        禽兽啊!

        词那么好,曲那么好,字还写那么好,还让不让人活?

        可他心里却是在如此腹诽。

        而很少发表意见的德王妃此时竟然也开口评价道:“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字!”

        只不过在说完这一句之后,她却转向了颜月月道:“如此好字,王爷却未能一见,肯定会引以为憾,不如……”

        说到这,她却又停住了。

        颜月月:“……”

        禽兽啊!

        果然是见不得好东西,一看到就想占为己有!

        她忍不住肉疼起来。

        要知道,这确实是天下罕有的好东西。

        这可是以三绝公子之名所作的第一首词!

        这可是落款为三绝公子之名的第一幅字!

        这样的字,把它当成醉香楼的镇店之宝展上一段时间,再收藏起来,绝对是可以当传家宝的!

        可现在,它已经被腹黑的德王妃借德王爷之名盯上了,她还能说什么呢?

        “那我一会就让人装好,等姐姐回会宁时,就带回去给王爷欣赏欣赏。”

        她只能强装笑脸说道。

        此时的她只能庆幸,三绝公子现在还在她身边,大不了再让他写上一副好了。

        第一拿不到了,第二也行!

        只不过她却开始在犯嘀咕:那幅《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真迹还要拿出来给德王妃过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