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49章 开什么玩笑?

第49章 开什么玩笑?

        郑经原本以为,自己把那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曲谱一交出去以后,自己在豫州的日子就悠闲了,但他却发现……

        做人不要太天真!

        “好弟弟,反正你闲得没事,不如帮姐姐把这几支曲子改一改吧。”

        第二轮比赛过后的第二天,当苏窍窍开始排练新曲,他在一边无聊地当着听众时,狐媚的颜月月又靠过来了,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对他说。

        万恶的资本家代言人,总是不遗余力地想榨取无产阶级劳动者的剩余价值。

        郑经原本是想拒绝的,可这是极为难得的近距离接触古乐的机会,于是他便咬牙答应了。

        然后几名新的乐师被派到了他身边。

        其实这份新工作难度并不小。

        首先,得教会这些新的乐师三绝谱法和和弦技巧。

        其次,得将几首旧曲的文字谱翻译成三绝谱。

        再有,就是给它们配乐。

        也好在狐媚姐姐还给他指派了一位相当得力的助手,那就是已开始上道的郑书笙,再加上一名啥也干不了,只知道瞎凑热闹的送财小童子。

        事实上,在音乐这一道上,从小就接受了专业训练的郑书笙确实比他要强上许多,面对让人头疼的文字谱,他有些束手无策,郑书笙却能耐心地将其翻译成差不离的三绝谱。

        而郑经要做的,就是在乐师们的一遍又一遍的演奏之下,将其划分节奏,再定和弦、配乐配器,最终定型。

        就跟玩似的,确实也不算累。

        而在三绝谱法和和弦技巧的教学上,也无需他过多操心,面对一般年纪不一,样貌各有千秋的女性乐师,郑书笙也有的是耐心,一一教会她们怎么认,怎么玩。

        其敬业程度,连郑经看了都惊讶,换做是在后世她在他带的班上,他绝对会给她一个班长当当。

        太省心了!

        于是乎,在第二轮花魁大赛过后的第三天,醉香楼就开始上新曲了。

        严格来说,叫老树发新芽。

        乐师们白天学,晚上则跟着苏窍窍串场去表演,来给醉香楼招来更多的名气和生意。

        因为是速成,技艺精湛、配合默契自然是谈不上,不过在这个谁都不懂行的年代,她们就相当于在蒙啥都不懂的新人,半桶水足矣。

        但还是不够,醉香楼有一座主楼,十来个别苑,一晚上需要表演的伶人及乐师可不少,于是在第四天,已排练好《水调歌头》的苏窍窍跟她的乐师团队也加入了进来,另外再加上醉香楼较为有名的几位红伶。

        在尝到了甜头之后,颜月月这是要为醉香楼整体改新唱法和新伴奏的节奏。

        对此,郑经表示理解,也相当配合。

        毕竟等德王妃一到,他很快就要跟着南下,离开豫州了,也就剩下几天时间,自己的剩余价值再给狐媚姐姐榨一榨没关系。

        德王妃确实马上就要到了。

        王室出行,往往会有人打前站来送消息,让各地方做好接待准备,因此在中午,颜月月就已经收到了,德王妃在连夜赶路,应该在今晚,或者是半夜三更抵达豫州的消息。

        考验颜月月的时刻来了。

        王妃到来,醉香楼自然得做好接待准备。

        这倒不是啥难事。

        论吃住,恐怕在整个豫州,都很难找到比醉香园更为舒适的地方,因此她早已把醉香园最大最舒适的别苑腾了出来。

        而且以她跟德王妃的关系,以及她所为醉香楼做的贡献,就算她有做到不周的地方,德王妃也不会过分责问她。

        在这一点上,颜月月倒是有信心。

        难的是,如何说服德王妃,把郑经和郑书笙带离豫州,毕竟这事牵扯到另外两大世家,德王妃会不会答应,她心里也有点没谱。

        那如何来说服德王妃呢?

        有一点她是可以肯定的,一旦她跟德王妃提及此事,并且讲述一下跟郑经所达成的交易,以及郑经所能给醉香楼带来的巨大利益,那最起码,德王妃会先见上郑经和郑书笙一面。

        也就是说,德王妃最终会不会答应,很有可能会取决于见面的效果。

        因此她觉得,有些事很有必要再跟郑经和郑书笙提前交代一下。

        甚至于另外想点别的法子才行。

        她先拉的是郑经。

        “傻弟弟,王妃娘娘马上就要到了,应该就在今晚。”

        面对郑经,已数银子数得手抽筋的颜月月当然是态度好得不要不要的,觉得可以用一个哄字来形容。

        “哦。”

        郑经的反应却很平淡。

        王妃娘娘到就到呗,他一无依无靠的穷屌丝,两人之间的地位相差那么悬殊,除了指望搭她的船离开豫州以外,还能想别的不成?

        “王妃应该会召见你。”

        颜月月又提醒道。

        “嗯,见就见呗,我小心应对便是。”

        郑经的反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

        尽管王妃娘娘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可他毕竟是一个见过世面的穿越者,倒不至于犯怵,更不可能犯二,没啥好担心的。

        只是他的这种淡定,却让颜月月有点担心了。

        德王妃是谁啊?

        就算是未嫁人之前,就是北华有名的腹黑公主啊,刁难人、捉弄人、整人就已经很有一套,就算成为德王妃后,装宽容装贤惠了很多,可本质是不会变的啊!

        她若是看到你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淡定模样,能有好印象?

        你又不是她家谁谁谁,她凭什么冒着得罪郑沈两大世家的风险去帮你?

        她又开始担心起来。

        可她一想到这,立即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解决办法。

        众所周知,在这个年代,女子一到及笄之年,就要开始考虑嫁人了,就好比郑家大小姐,一到了十六岁,郑家就开始为她操心起婚事来。

        晋人孙绰的《碧玉歌》有云:“碧玉破瓜时,郎为情颠倒。芙蓉陵霜荣,秋容故尚好。碧玉小家女,不敢攀贵德。感郎千金意,惭无倾城色。碧玉小家女,不敢贵德攀。感郎意气重,遂得结金兰。碧玉破瓜时,相为情颠倒。感郎不羞郎,回身就郎抱。”

        也就是说,女子一到十六岁,也就是所谓的碧玉之年、破瓜之年,就是结婚的年龄。

        而德王爷家蒨文郡主,很快就要到十五岁,也就是及笄之年了!

        早在她再次来南夏时,德王妃就私下跟她提过,一旦遇上合适的士子,不管是北华的还是南夏的,都可以向她推荐推荐。

        郡主嫁人有啥要求?

        不求家世有多好,因为除了和亲的需要以外,十有八九都是入赘。

        也不求在仕途上多有前景,因为按照规定,郡主驸马也是不允许在朝为官的。

        因此,只求长得一表人才,有才,人品好。

        而这几点,郑经不恰恰都符合吗?

        家世那一块,虽然是郑氏族人,但却是旁系,还举目无亲。

        仕途那一块,得罪了郑氏和沈氏,还指望在仕途上多有前途不成?

        至于才貌人品……

        这家伙诗词音律水准如此之高,不正合德王爷胃口吗?到时来个翁婿和鸣,绝对能成为南夏佳话啊!

        而且,这样一来,他也算是醉香楼的东家了,他在诗词歌赋方面的才华还能去便宜别家不成?

        这绝对是一箭三雕的绝妙主意啊!

        因此,她立即喜滋滋地跟郑经提起了蒨文郡主的事。

        郑经一下就懵逼了。

        开什么玩笑?

        你当我是宁立恒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