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48章 明月啊,你是何其无辜?

第48章 明月啊,你是何其无辜?

        未见其人,也不能闻其声的神秘三绝公子,实在是让人心痒难耐,对其产生了强烈好奇心的,可不止是这些向来就蔑视地方士子、目空一切的京城才子们。

        “娘亲,要不咱们连夜赶赴豫州吧。”

        在听了席希明等人的回应后,连年轻的蒨文郡主都按捺不住了,恨不得连夜奔赴豫州,去听听那首被传得神乎其神的新曲。

        连夜拔营是不可能的。

        前北华公主,现德王妃出行,再加上一位即将成年的郡主和一位未成年的小王爷,其队伍之大可是非同一般。

        护卫数十人,侍女、太监之类的又是二十多人,再加上厨子、杂役、船夫之类的,整条船整整有上百来号人,这么多人刚安顿下来,又立即拔营,实在是太折腾。

        不过有一点共识是很快达成了,那就是第二天晚上不再停靠驿站,而是连夜赶路,争取在后天傍晚抵达豫州。

        蒨文郡主的心痒难耐暂且不提。

        再回到会宁士子这边。

        “希明兄,咱们就这么去豫州吗?是不是得重新准备准备啊?”

        有士子担忧地问道。

        有勇气接受德王妃的邀约,前去豫州给醉香楼助力,去面对顾倾城和叶长春那样的诗词大家,大家自然是有所准备的,包括席希明在内,好几人都已暗暗准备好了新作,准备到了豫州之后再亮出来。

        可是在襄邑县码头的这一趟临时停靠,即刻就给了他们迎头一击。

        他们所准备的那些作品,别说是跟《青玉案·魁首》相媲美,就算是拿去跟顾倾城的《青玉案·人日》相比,也有所不如,这让他们到时怎么拿得出手?

        他们发现,这一次的豫州花魁大赛,诗词水准似乎已经被大幅度提高了,若是不重新准备,很可能会弱了会宁士子的名头。

        “嗯,确实得重视,不如……咱们之间先来一轮小比,从中选出最好的作品来?”

        席希明也觉得很有道理。

        并提出了一个新的提议。

        大家原本是各怀小心思的,准备到关键时候再亮底牌,可现在对手的强劲,逼得他们不得不准备抱团作战。

        他的提议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同。

        不过问题也来了。

        既然之前准备的作品已拿不出手,那临时抱佛脚,创作高水准的新作也就成为了必要。

        大家最终所达成的意见,是明确一个主题,大家就主题来即兴发挥,然后从中选出最为优秀的作品,在集体的智慧下对其进行完善。

        这么做,稍稍有作弊的嫌疑,但也不全算。

        之所以如此,实在是因为对手太过于强劲的原因。

        “那选什么主题好呢?”

        有人问道。

        诗词这东西,借景抒情、借物咏志是最为常用的手法,若是没有明确主题的话,就像无头苍蝇一般,很难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来。

        “不如……就以明月为题吧,决赛之夜正好就是月圆之夜。”

        最终的主题又是由席希明来一锤定音。

        在时间,明月跟烈日一般,是永恒的存在,并且它又不像烈日一般炽热,而是如君子一般温润,在夜间给人光明,因此,它是诗词作品里最为常见的存在。

        正因为常见,也更容易出佳作,因为有太多的作品可以借鉴、参考。

        就这么定了。

        ……

        其实从那首《青玉案·魁首》,所受压力最大的反倒不是这些会宁来客,而是……

        清风楼。

        一首突然冒出来的《青玉案·魁首》,让原本投入巨大,觉得胜券在握的清风楼,不仅没有领先,还迎来了花魁大赛参赛史上有史以来最为凄惨的惨败,这让袁妈妈岂能甘心?

        就算这一轮输了,那决赛呢?

        要不要想方设法在决赛扳回来?

        只是想扳回来的难度似乎有点大。

        在过去的这几天里,一曲《青玉案·魁首》,让醉香楼成为了南门大街、豫西湖边这一带最亮的那座青楼,连前去听过的顾倾城和秦宓宓都赞叹不已。

        而相比之下,清风楼最近的生意起码少了两三成,这还是在醉香楼已人满为患,实在是接待不过来的情况下。

        而造成这种差距的最大原因,就在于醉香楼那种别具特色的新玩法。

        袁妈妈原本以为,醉香楼也就一首《青玉案·魁首》是那么玩的,可她后来却听说,醉香楼最近几日又有新动作了。

        连过去的几支老曲,也开始在变了,变成了像《青玉案·魁首》那种看似杂乱无章,但却让人耳目一新的新玩法,这也导致醉香楼的生意日渐火爆。

        这也让袁妈妈更是发愁。

        “怎么样,能不能学得来?”

        她也尝试过偷师,问了一连跟着顾倾城去了醉香楼几次的秦宓宓。

        “学不来,记不住。”

        这是秦宓宓的答复。

        正因为看似杂乱无章,没有规律可寻,让就算已在音律上有小成的秦宓宓都束手无策,她就算能记住那种独特的唱法,也没法记住多人配合的乐曲。

        “顾公子,有没有别的法子可想?”

        让她稍稍心安的是,已受挫的顾倾城顾大家并没有因此放弃清风楼,倒向醉香楼,这让她在关键时刻还能找找救命稻草。

        其实顾倾城也不怎么服。

        他倒不是不认可那首《青玉案·魁首》的品质,也不是觉得那首新曲不够好听,而是觉得,之所以败得如此凄惨,除了新曲的原因之外,最大的问题在于,自己的那首《青玉案·人日》有点过时,不够应景。

        人家就写花魁之夜的景,自己却在抒已过时一个月的人日情,能不产生差距吗?

        上一轮已经输了,那决赛呢?

        总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输吧?

        就算输在曲上,也不能再输在词上吧?

        “换词吧。”

        他做出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

        这次来给清风楼助力,他原本是已做好周全准备的,第二轮是一首《青玉案·人日》,决赛则是一首咏景的词,品质并不在《青玉案·人日》之下。

        可是在一连去了醉香楼几次之后,他心里有些不踏实了。

        因为他已经听说,醉香楼决赛的参赛作品,还是那位神秘的三绝公子所留下的,弄得现在连祁连年都完全没有了出手的机会。

        由此看来,其品质必定又是不凡。

        品质不凡,若是再加上应景,岂不是又让他输的节奏?

        因此,他觉得自己也必须上一首更为应景的新词。

        “换词?”

        听说要换掉又排练了好几天的词,袁妈妈颇为担心。

        “嗯,换词,决赛之夜就是月圆之夜,就以明月为题。”

        顾倾城痛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