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47章 未见其人,也不闻其声

第47章 未见其人,也不闻其声

        在给过顾倾城的那首《青玉案·人日》一个高得不能再高的评价之后,又该如何来点评这一首《青玉案·魁首》?

        草率了!

        此时的席希明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

        年纪轻轻,就能在会宁年轻文人士子圈里博得会宁第一才子的美称,席希明自然不是草包一个,因此他稍稍一看,自然就能看出来,这首未署名的《青玉案·魁首》,品质比顾倾城的那首《青玉案·人日》要更胜一筹。

        他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自己上了德妃娘娘的当。

        “哈哈,草率了,如此看来,那一向自负的倾城兄应该是栽了个大跟头。”

        他立即就很光棍地承认道。

        事实上,席希明不仅不草包,还家学渊源,父亲不仅是儒学大家,而且还是南夏朝中御史中丞,这也是他为啥能混进非富即贵的德王圈子的原因。

        既然是家学渊源,那应付起向来以狡诈著称的德王妃自然也是有一套的。

        紧接着他又试探性地问道:“只是不知,这是哪位大家的作品,莫非……是叶大家的新作?”

        “叶长春的新作在这。”

        德王妃又递给了他一张写着词作的纸,申请稍显鄙夷。

        席希明:“……”

        王妃娘娘果然是在逗我玩呢!

        他很快就知晓了德王妃神情稍带鄙夷的原因,因为他发现,北华声名远扬的叶长春叶大家,其新作虽然也算上佳,但品质顶多是跟顾倾城的那首《青玉案·人日》相当。

        “这……难不成是祁连年祁大家为窍窍姑娘所作?”

        无奈之下,他只能再一次出声试探。

        “唱倒是苏窍窍所唱,不过写它的却不是祁连年。”

        德王妃又不动声色地回了一句。

        这一句,总算让席希明摸到了些许的头脑,他立即拱手道:“那就先恭喜德妃娘娘了,有《青玉案·魁首》在手,前晚窍窍姑娘肯定是大获全胜。”

        他又开始替自己找补了。

        这一次,他倒是不担心自己草率了,因为毕竟他已经看过了顾倾城和叶长春的新作,再加上德王妃脸上那含而不露的笑意,他敢肯定,这次自己绝对错不了。

        事实也是如此。

        “嗯。”

        德王妃脸上的笑意微浓,但却又问道:“依你看,苏窍窍这次能赢多少?”

        王妃娘娘的刁难还在继续。

        这让席希明先苦恼地摸了摸鼻子,这才小心翼翼地回道:“应该赢宓宓姑娘和赛华姑娘各二三成问题不大。”

        “不,苏窍窍几乎占了所有得票数的一半。”

        真实的答案终于从德王妃嘴里冒了出来。

        “啊?这……”

        极为吃惊的席希明活生生地把“不可能吧”这几个字咽了回去,楞了好一阵子,这才继续问道:“这究竟是何人所作?”

        德王妃:“三绝公子。”

        席希明更是一脸懵逼,他绞尽脑汁,也想不起诗词圈中有这么一个人存在。

        看着他这样子,德王妃笑意更浓,又说道:“此为匿名,据说,此人有三绝,字绝,词绝,曲绝,一首新曲……”

        说到这,连她自己都愣住了。

        因为她发现,女儿的问题,自己似乎已经找到了答案,于是又继续道:“被誉为难得一闻的仙乐。”

        是的,德王妃确实找到了答案。

        之前因为身份的缘故,她没法对亳州士子问得太细,因此差点就忽略了听似不起眼的一句,现在跟席希明一互动,关键答案就很自然地冒出来了。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新曲,才能被誉为仙乐,引起了全场的轰动呢?

        那敢匿名为三绝公子的士子,又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呢?

        这些新冒出来的问题又勾起了她强烈的好奇心,只可惜现在人在途中,既无法即刻见到三绝公子其人,也闻不到其声,于是她只能挥手道:“去吧,驿馆里有一亳州士子,刚看过比赛下来,你们去找他打听打听。”

        她将打听具体情况的任务委派给了席希明等人。

        这对席希明等人来说倒不是啥难题,他们即刻领命而去,并且很快就在驿馆里找到了那名亳州士子。

        只可惜……

        那亳州士子倒是很热情,把比赛的盛况说得天花乱坠,也把那一曲新曲形容得美不胜收,可关于三绝公子其人,他也只能翻来覆去地说:“据说这三绝公子,不仅词绝,曲绝,连字也绝。”

        至于他是哪里人,年龄多大,真实姓名叫什么,亳州士子也是一问三不知。

        这让席希明如何去跟王妃娘娘复命?

        在打发走亳州士子后,一众会宁士子在驿馆房间内面面相觑。

        能被德王妃邀请来为醉香楼助力,这些士子在会宁无一不是具备真才实学,尤其是在诗词领域小有建树的佼佼者,可现在,人还没到豫州,他们就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三绝公子,以及一首《青玉案·魁首》给整懵了。

        “希明兄,这三绝公子……果真把顾倾城和叶长青的风头都给抢尽了?”

        有士子还难以置信地问道。

        魏晋时曹丕在《典论·论文》曰:“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这话确实是有道理的。

        别看席希明等人在德王妃面前,把倾城兄几个字喊得很亲热,可一到私底下,就对他很不以为然,不以为然的原因就在于圈子二字,还有声名二字。

        从文化意义上来说,所谓的江南,是指包括会宁、扬州、苏州、余杭在内的一大片富饶之地及文化发达区域,因此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声自然要比会宁第一才子的名声更响亮。

        席希明被誉为会宁第一才子。

        而顾倾城却是公认的江南第一才子。

        就问席希明服不服?

        肯定不服。

        别说是他自己,就算是他同一圈子里的那些士子朋友,也都不肯替他服,否则的话,大家哪敢轻易接受德王妃的邀请,大老远前去豫州给醉香楼助力?

        在他们看来,顾倾城之所以能有江南第一才子之称,无非是比他们成名早了几年,多出了几首好作品而已,大家努努力,超过他也并非不可能的事。

        尤其是其中的席希明。

        席希明口头上倒是谦虚,他赞道:“这首《青玉案·魁首》也确实够绝,顾倾城叶长青被它抢尽风头也实属正常。”

        人不能随便踩,那就借别人的作品来踩。

        至于这首《青玉案·魁首》的品质,那是毋容置疑的了,连豫州提学大人都连连称绝,又在比赛现场引起轰动,在投花上取得一骑绝尘的局面,谁再质疑它的话,那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也是。”

        “确实,只不过……既然醉香楼已经有这三绝公子在了,那咱们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

        有人认同。

        也有人认同之余,暴露出了些许的心虚。

        席希明却豪迈地说道:“怕啥,咱们会会他去。”

        此时的他,已恨不得连夜开船,早日飞奔豫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