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46章 难解的疑惑

第46章 难解的疑惑

        今天下四分,北有北华,南有南夏,西是西胡,东为东夷。

        这种局面,已经维持有近二百年了,中间或有朝代更替,国界变动,但这种四分五裂的局面却始终未曾更改过。

        文化上同根同源或相通,但却始终未能一统,当然是有原因的。

        比如说东夷。

        在实力上来说,东夷在四国里是最弱的,但偏居一偶的它却占尽了地理上的优势,四国里唯一与它接壤的北华,还被险关和漫无边际的荒野所阻隔,入侵起来实在是有点得不偿失。

        因此,上百年以来,它跟中原始终能相安无事不说,还能靠海运维持少量的贸易往来。

        再比如说西胡。

        从战力上来说,胡汉混居,勇武好战的西胡算是相对比较强的,但在经济和文化底蕴上,却远远不如中原大地,再加上崇山峻岭和雄关的阻隔,让它想入侵中原的难度无限增大。

        至于位于中原大地,但却南北分割的两国,之所以能长期维持平衡,那原因就相对复杂了。

        原因之一,是实力和战力上旗鼓相当。

        原因之二,是旁边有西胡虎视眈眈。

        如此一来,偶尔的小冲突是难免的,但更多时候,是以各种手段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平衡。

        比如说通商。

        比如说和亲。

        德王妃就是被和亲的。

        十六年前,她还是北华深受父皇和兄长疼爱的公主,现如今,她却成为了南夏的德王妃,以及两个孩子的母亲。

        对于自己的前半生,总体来说,德王妃是相当满意的。

        十六岁之前,她是无忧无虑的北华公主,而嫁到南夏之后,尽管喜好诗文和音律的德王爷是出了名的闲散王爷,可作为当今圣上的胞弟,在南夏国内却也是备受尊敬,无人敢欺负,让她的日子也过得相当悠闲、安逸。

        若是非得从她的人生中找出些许的不如意,那就得数三年前她父皇的过世,北华新皇继位。

        在她父皇过世之前,她的胞兄,北华镇西王在北华算是个无人敢惹的狠人,战功赫赫、勇武过人的他,以一己之力数次抵挡住了西胡的入侵,成为了北华赫赫有名的军神。

        可新皇继位之后,出于平衡的考虑,他却被剥夺了军权,也被迫当起了闲散王爷,地位一下就降下了一大截。

        俗话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虎落平阳被犬欺,在皇室、朝廷那种地方,各势力原本就错综复杂,一个失势的王爷,就算不会在明里过于被明显地针对,可暗地里被针对的小动作却层出不穷,这就导致了,原本生意兴隆、生机勃勃的醉香楼也有了江河日下的趋势。

        就好比说这次豫州花魁大赛,出身于北华胶州叶氏的叶长青,不帮同属北华的醉香楼也就罢了,反倒帮起了属于竞争对手的西胡的群芳阁。

        这就导致了,醉香楼在北华已拉不到强有力的助力,而在南夏,影响力又比不过根在江南,幕后东家封地也在江南的靖王爷的清风楼。

        清风楼有顾倾城,群芳阁有叶长春,而醉香楼仅在豫州拉了个祁连年来现场助力,因此早在开赛之前,颜月月就曾致信于她:不要对本次花魁大赛的魁首之位抱太大的念想。

        好吧,不抱念想就不抱念想,尽人事听天命就好了。

        对此,一向淡泊的德王妃倒是看得很开,但抱着尽人事的态度,她还是在会宁拉上了几名在诗词方面小有才名的年轻士子,启动了豫州之行,前去给醉香楼做最后的助力。

        可现在,这花魁大赛的第二轮刚过,德王妃一行刚在襄邑县的水驿安顿下来,就收到了消息……

        醉香楼的苏窍窍以绝对的优势领先!

        这是啥情况?

        可毕竟才时过两日,具体的情况,连等候在驿站的襄邑县官吏也不清楚。

        也好在此时驿站内,正好有刚从豫州下来的人安顿。

        很快,一名正好去现场观看过比赛的亳州士子被请进了德王妃所下榻的驿馆内,具体的情况也很快被问了个一清二楚。

        一首连豫州提学大人都连连称绝的《青玉案·魁首》!

        一曲宛如仙乐的新曲!

        一名匿名为三绝公子的神秘士子!

        亳州士子所知晓的也就这么多,再有就是比赛现场因此所引发的疯狂场面,另外,再附送上那首已被他熟记在心的《青玉案·魁首》,以及另外几首品质相当不错的诗词。

        难怪连豫州提学都连连称绝!

        在看过那首《青玉案·魁首》之后,德王妃即刻也是赞叹不已。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德王妃之所以不嫌弃德王爷的不务正业,自然是因为她自己也喜好诗词音律此道,并且也有着相当高的鉴赏水准。

        别说是她,就连跟她同来的,她的女儿,才十四岁的蒨文郡主,在诗词音律方面也已小有了才名,唯有才十岁的蒨武小王爷还有些懵懵懂懂。

        “娘亲,这首《青玉案·魁首》好是好,但也不至于好到一骑绝尘的程度吧?我看顾倾城的那首《青玉案·阳日》也很不错啊!”

        果然,已近及笄年华的蒨文郡主果然有她自己的看法,相当欣赏顾倾城诗作的她,并不因为苏窍窍是醉香楼的人而有所明显的倾向。

        也确实如此。

        论精彩程度,《青玉案·魁首》确实比《青玉案·阳日》要更胜一筹,但也没到吊打后者的程度。

        这也是连德王妃自己都纳闷的地方。

        因为实在是无法解答女儿的这一问题,她决定把这一难题交给别人来回答。

        很快,会宁的几名年轻士子也被请进了她的下榻之处。

        为首的,是一名为席希明,有会宁第一才子之称,颇得德王爷欣赏的年轻士子。

        “希明,你们来看看这些词。”

        德王妃不动声色地先把顾倾城所作的那首《青玉案·阳日》递给了席希明。

        “倾城公子果然了得,这首《青玉案·阳日》,实属难得的佳作,如此看来,上一轮魁首之争,头名非它莫属了。”

        很快,席希明的评价来了。

        很明显,刚刚安顿下来的他们,暂时还没能获知豫州花魁大赛的消息,而顾倾城在南夏的才名,也并没有让他们因为他是在给清风楼助力而相轻。

        德王妃笑了笑,又把那首《青玉案·魁首》递给了他:“那你再看看这首。”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