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45章 德王妃来了

第45章 德王妃来了

        花魁大赛的第二轮已经结束,但余波却还在继续荡漾着,先是在豫州城内激起浪花,然后又一波一波地传向豫州之外。

        在这个缺少娱乐的年代,豫州花魁大赛就相当于后世的选秀比赛,相当于顶级娱乐新闻,其中的候选者,就相当于准顶流明星,而赛中的那些诗词作品,则相当于流行金曲。

        如此劲爆的消息,想不被广泛流传都很难。

        而最为被大家津津乐道的是,无非就是谁谁谁表现如何如何,最有可能最终能成花魁,谁谁谁又写了啥好诗好词之类的。

        相比于后世的明星热捧,作者扑街,这个年代的文人地位相对要高一点,因此,第二轮比赛过后,醉香楼的苏窍窍大热,但做出了《青玉案·魁首》但却匿名的神秘三绝公子也被人津津乐道,但传得最多的,还是那一曲的惊艳。

        此曲之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新曲这种东西,确实跟诗词是不一样的,不可能在听一遍之后就把它给牢牢记住并准确唱出来,于是乎,此曲更是被传得神乎其神。

        这就导致了,醉香楼出现了一座难求的局面。

        目前能唱这首曲子的,也就是苏窍窍一人,而沉香苑一次能接待的人又有限,怎么办?

        这自然是难不倒经验丰富的颜月月。

        在她的吩咐之下,醉香楼里几大别苑里的红伶都开始接受听新曲的预约,一到晚上,白天还在排练《明月几时有》的苏窍窍就开始跑场,这里唱一下,那里唱一下,至于剩下的时间,就由别的红伶、乐师、歌舞伎来顶上。

        可就算是这样,预约听曲的人也还是排到了很多天之后。

        没办法,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生意,实在是难以在一时之间满足所有消费者的需求。

        当然,醉香楼的收获也是喜人的。

        其一,收银子收到手抽筋。

        既然是独门生意,又供不应求,再加上想听者又不差钱,而苏窍窍又是准花魁……那这打茶围的费用稍稍定高一点算是合理吧?

        还不止如此。

        开青楼其实跟餐馆有相似之处,一家餐馆,一旦推出一道受欢迎的招牌菜,那顾客们虽然是冲着这道招牌菜而来,但顺带着也会点上一些其它菜肴。

        这就导致了,醉香楼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不仅听新曲一座难求,也顺带带火了其她伶人,红倌人,那绝对是井井有条,而平时不怎么出名的清倌人,也是宾客盈门,行情极为火爆。

        其二,人气飙升。

        就在第二天傍晚,已提前预约的提学大人来了,引领着豫州大大小小的一票文武官吏,而领头的,竟然是四品的豫州刺史大人。

        正常来说,刺史大人是要等到花魁大赛的决赛之夜才露面的,而现在,也因为那一首新曲按捺不住了。

        这弄得颜月月不得不暂时中止了苏窍窍的《明月几时有》排练,来给一众大人们开了个小小的专场,连唱带跳,除了《青玉案·魁首》之外,又一连表演了好几首旧曲目,再加上把某人的那副字拿出来,给大人们欣赏、点评了一番之后,才好不容易把他们给打发了。

        紧接着,聚在豫州城里的那些有名有姓的文人来了,包括叶长青,也包括顾倾城,也包括有豫州第一才子之名的宋少游。

        而陪同他们前来的,甚至还有清风楼的秦宓宓,群芳阁的胡赛花,望月楼的香玉姑娘等一众花魁竞争对手。

        以交流之名。

        想交流是可以的,至于想偷师嘛,那就看你们的本事。

        反正在颜月月这里,三绝谱法是打死也不会说的,和弦之技更是提都不会提,在这种情况下,光想听个一两次,就把曲子给学过去,实在是太难太难。

        为啥?

        因为在和弦之技的遮掩下,整支曲子的唱法、弹法、吹法,对于不懂的人来说,听起来毫无规律可言,感觉像是在乱弹琴,但偏偏听起来又那么好听。

        总而言之,醉香楼是火了。

        大火特火。

        大赚特赚!

        这弄得颜月月都有点内疚,在想着要不要再给某人加点银子。

        此事很快也波及到了豫州之外。

        通济渠上,一艘巨大的二层豪华官船正逆水而上,前方将抵达据豫州城尚有一百五十里之遥的襄邑县。

        德王妃来了。

        带着京都会宁城里的一票纨绔子弟,以及数量多得吓人的侍从、护卫。

        从会宁到豫州,走水路的话,得先下长江,再走运河上扬州,过淮水,再逆通济渠而上,全程多达一千五百余里。

        因为全程几乎全是逆流,这行进速度自然也就不会快了,哪怕通济渠够宽,流水并不湍急,但在白天走,晚上停,走走停停的情况下,一天能走个五十里也就撑死了。

        于是乎,在离开会宁已接近一个月之后,才堪堪进入豫州范围之内,离豫州城还有两三日行程,错过了前两日刚举办完的豫州城第二轮花魁大赛。

        错过了就错过了。

        作为醉香楼的半个东家,熟知内情的德王妃自己倒是无所谓,因为这一届豫州花魁大赛,醉香楼根本就没抱最终夺魁的指望。

        而颜月月也告诉她,晋级最后的决赛应该是没问题的。

        夺魁无望,晋级下一轮没悬念,那比赛的第二轮错过了又有何所谓?

        这就是德王妃不太在意,也并没有在一路上催促官船加速行使的原因。

        不在意归不在意,可她内心里,却在为醉香楼未来的命运在担忧。

        为啥?

        因为醉香楼的两大东家,北华那边是镇西王,南夏这边是德王爷,在南夏这边,德王爷原本就是个闲散王爷,没啥实权,而在北华那边,原本威震天下的镇西王,最近两年却失势了。

        相比之下,其竞争对手,幕后势力为颇有实权的靖王爷的清风楼,以及属于西胡实力的群芳阁,近年来却是越来越张扬,在拼命挤压醉香楼的生存空间。

        墙倒众人推啊!

        这弄得她为了一届豫州花魁大赛,都不得不大老远地跑过来一趟,来给醉香楼打气,以免人心散了,让醉香楼彻底垮了。

        既然是打气,那就赶在决赛之前到就好了,何必把自己弄得太匆忙?

        只不过在傍晚时分,当船只抵达襄邑县码头后,从码头驿站所传来的一则消息,却让她大吃了一惊。

        啥?

        醉香楼的苏窍窍竟然在花魁大赛的第二轮一骑绝尘?

        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