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44章 想红,大腿得抱紧

第44章 想红,大腿得抱紧

        确实是妖孽!

        这么认为的,不只是颜月月,还有郑书笙和苏窍窍。

        对于才十六岁的郑书笙来说,离家出逃,并且靠自污清白来逃婚,这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在没有外人来开解她的情况下,内心巨大的伤痛需要她自己一点一点去消化。

        也好在她是那种果敢,一旦有了决定,就会勇往直前,就算撞了南墙也未必回头之人,于是今晚在花园顾影自怜了一番之后,又收拾起心情回了二楼。

        回到楼上后,她便发现,那书呆子又在谱曲了,于是她又被吸引住了,接下来便是颜月月和苏窍窍的回归,跟他们分享起了花魁大赛的喜悦。

        尽管她刚被撕裂了的心还在滴血,可一听说一曲《青玉案·魁首》竟然引起了如此巨大的轰动,她的内心还是喜悦的,甚至都遗憾于自己未能去现场见证这一盛况。

        她却没想到,书呆子本人却是如此的波澜不惊。

        绝对是妖孽!

        被驴踢傻了的妖孽!

        在她看来,之前在荥阳时深藏不露的郑浪之,在才华上绝对是近乎于妖的,只是在性情上嘛,似乎就有点呆了,跟她所熟知的绝大多数年轻士子完全不一样。

        而苏窍窍的观感又截然不同。

        对于才十七岁的苏窍窍而言,她的十岁以前,是人人羡慕的官宦之女,而十岁以后,便先是进了教司坊,后又被醉香楼买下,当成了未来花魁来培养。

        人这一辈子的命运能被自己所左右吗?

        大多数时候是不能的。

        因此在过去的数年里,她逐渐接受了自己已沦为青楼准伶人的事实,并且在醉香楼的教导之下,逐渐明白了自己的未来将是什么样子。

        要么成为万人敬仰,才华横溢的清倌人,要么成为万人骑的普通妓女,然后在迎来送往中逐渐老去。

        后者肯定是她所不情愿的,于是在努力中,她迎来了属于自己的希望,而郑浪之的一首《青玉案·魁首》,让她看到了未来的坦途。

        今晚的她是自信的。

        上台之前,她可以自信地明显是找茬的袁妈妈。

        上台之后,她也可以轻松戏谑一本正经的提学大人。

        而这种自信,就来源于郑浪之的这一首《青玉案·魁首》。

        结果也没让她失望。

        只不过让回到醉香楼后还兴奋不已的她没想到的是,帮她创造了奇迹的郑浪之竟然是如此的淡定。

        为什么他能如此的淡定?

        他好像比我也就大了那么两三岁而已啊!

        今晚的她是伶俐的,当她听颜妈妈说,名望这东西,将有利于郑经在将来免除郑氏的报复时,她便上了心,一直在利用合适的机会来帮郑经扬名。

        可问题是,某人实在是太过于淡定。

        真有这么淡定吗?

        酒席被送上来之后,这三绝公子吃倒是吃了一些,但没多久,就以天色不早了为由,告辞而去,留下颜月月和苏窍窍面面相觑。

        “颜妈妈,这郑公子,果真是视名望如粪土吗?”

        苏窍窍终于憋不住了。

        颜月月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微皱眉头细细思索了起来。

        对于郑经的淡定,她同样也相当意外,只不过她所考虑的,不仅仅是郑经为何如此淡定,而是苏窍窍跟醉香楼的未来。

        毫无疑问,有了今晚的大赢垫底,再加上新谱曲的那一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她敢肯定,花魁之位应该已是苏窍窍的囊中之物。

        这也意味着,苏窍窍将以花魁之名,来正式开始她的开门迎客生涯,并且还很可能会红上相当长一段时间,到时,文人士子,高官富绅,都将争相成为她的座上宾。

        可红了之后呢?

        能红多久?

        能红到会宁的花魁大赛国赛去,成为一代名伶吗?

        这才是她重点考虑的问题。

        而经验告诉她,想成为一代名伶,除了苏窍窍自身的条件跟才华,以及醉香楼在背后的运作之外,还有另外一样是尤为重要的,那就是有足够多、足够优秀的诗词歌赋内容来支撑她。

        那在这一点上,有几人能比得上词曲双绝的郑公子?

        毫不夸张地说,他那出手就是绝佳之作甚至是传世之作的诗词才华,再加上他那独此一家别无分店的曲作天赋,在整个北华和南夏都无人可比。

        若是能把这样的人长期抓在手里,苏窍窍想不成为一代名伶都很难。

        可问题是能抓得住吗?

        颜月月原本以为,应该是抓得住的,甚至于她以帮郑书笙为由,在口头上把他绑了两年。

        可现在她却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想得太简单了一点。

        这郑经实在是太淡定了一点!

        他可以视郑氏的背景如无物,说放弃就放弃。

        他可以视钱财如粪土,明明一穷二白,却连郑家主动送上门的银子都不要。

        他还视名望如粪土,对名扬天下似乎也不怎么在乎。

        试问,这种连背景、钱财、名望都不在乎的人,要怎么抓?

        色诱吗?

        在这一点上,他似乎也不太在乎啊!

        她原本以为,郑经之所以不顾一切后果去救郑书笙,是对郑家大小姐有想法,可她稍稍观察了之后却发现,似乎并不是这样。

        她还曾担心,郑经会对苏窍窍有想法,为此她还亲自上阵去诱惑他,可最终她却发现,那家伙不仅能经得住她的诱惑,对苏窍窍似乎也太过于明显的欲望。

        想来想去,她发现,那家伙似乎对啥都不怎么在乎。

        为什么会这样?

        这未免也太难搞了一点吧!

        想了想,她回道:“应该不会有假。”

        她觉得自己应该找到答案了,于是决定利用这一机会,来在苏窍窍正式开门迎客之前,来给她上最后一课。

        一堂如何识人的课。

        以免她被那些所谓的风流才子所轻松诱骗?

        “名望这东西,其实跟钱财是一样的,越是没有的人,就越是在乎,越是有的人,反倒视其如粪土。”

        稍稍斟酌了一下后,她又开口了。

        苏窍窍有所不解,道:“妈妈的意思是说……可郑公子并不出名啊?”

        “他富有的不是名望和钱财,而是才华。”

        颜月月紧接着解释道:“才华这东西,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就能轻松换来其它让他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包括名望、钱财、地位。”

        苏窍窍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确实很有道理哦!

        颜月月却又接着说道:“也包括……帮你大红特红!”

        “所以,郑公子这边,你一定要尽量跟他亲近。”

        她又加了一句。

        苏窍窍一下就愣住了。

        她心想:颜妈妈你不是老跟我说,男人啊,都是那德性,一定得若即若离,把他们给吊着……

        现在怎么突然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