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大夏状元郎在线阅读 - 第41章 还让不让人活?

第41章 还让不让人活?

        《青玉案·魁首》!

        从宋提学的反应来看,她便知道,这词应该是绝了,绝对是要绝过顾倾城的那首《青玉案·阳日》,这个已毋容置疑。

        那就只能寄希望于秦宓宓的弹唱,能优于苏窍窍现在的大杂烩,来挽回词作方面的些许劣势?

        她即刻凝神听了起来。

        台上现在的奏乐确实有点像大杂烩,是锣鼓先开,然后琴跟上,再加入笙……乍一听确实有点不伦不类,只不过再细细一听……

        天哪,先不管苏窍窍唱得如何,这种演奏法所表现出来的旋律,未免也太好听了一点吧!

        锣鼓声,听起来非常有节奏,但却尽量轻,听起来隐隐约约,给人一种想随着鼓点摇起来的感觉。

        而琴声,在单调而重复地弹着某种节奏,跟锣鼓声融合到了一起,乍一听像是在乱弹琴,可一配上鼓点和后加入的笙声,却莫名地给人一种极为和谐、舒服的感觉。

        然后再加上苏窍窍最后加入的,清脆,略显空灵、悠扬的歌声……

        袁妈妈一下就听入迷了。

        还抱着琴站在她身边的秦宓宓也听痴了,喃喃道:“好听。”

        是的,好听。

        太好听!

        正在台上,之前还在为三绝公子到底是谁而走神的宋提学,现在也听痴了。

        在他的余音绕梁加持下,这新奇而别致的曲律和唱法,也把全场的观众都给听痴了,全场除了台上的鼓声、琴声、笙声和苏窍窍空灵的歌声以外,鸦雀无声。

        此时哪怕没有宋提学的余音绕梁加持,恐怕全场也能把这能让人如痴似醉,恍如入了仙境的飘扬音律听个一清二楚。

        是的,此时此刻,只能用飘飘仙乐来形容。

        这也使得,几乎所有人都忘了,这似乎并不是大家所熟悉的青玉案曲律。

        直到一曲奏罢、唱罢。

        一直想着挑刺的袁妈妈最先反应过来,转身质问颜月月:“这不是青玉案!”

        “谁说青玉案一定要用老曲律?新创不可以吗?”

        颜月月反问。

        袁妈妈一时语塞。

        是的,没有谁规定固定的曲律不能改,只要你有本事,只要你能改得让大家喜欢,你把它改个面目全非也未尝不可。

        只是这完全推到新创……

        醉香楼啥时有这本事了?

        表演台上,从飘飘仙境中回过神来了的宋提学也在问:“窍窍姑娘,此曲……是否醉香楼新创?”

        “不,是三绝公子新创。”

        清冷的苏窍窍却眨了眨眼,难得地表露出了少女的可爱状。

        宋提学:“……”

        又是三绝公子!

        他忍不住问道:“这三绝公子到底是何人?”

        “这真的是秘密哦。”

        苏窍窍却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让宋提学颇为无奈。

        平时的他,在年轻士子们面前,绝对是一副威严状,让人望而生畏,可是一碰到这种既漂亮又有才还不畏惧他的可爱姑娘,他吹鼻子瞪眼的样子都装不出来了,只能无奈地问道:“为何取名三绝?”

        “词绝,曲绝,字绝。”

        苏窍窍言简意赅。

        宋提学:“……”

        除了词绝、曲绝,竟然还有字绝?

        但凡是文人,有三样是无人可以免疫的雅兴,那就是诗词、曲、字。

        宋提学也不例外。

        现在,绝词他已经看到了,绝曲他也听过了,那绝字呢?

        “字呢?哪来给老夫瞅瞅。”

        此时的宋提学又有些急不可耐。

        “已装裱好,挂在醉香楼了,大人有兴致的话,可明日前往醉香楼一观。”

        苏窍窍趁机给醉香楼打起了广告。

        宋提学:“……”

        我恨不得现在就去!

        稍稍有点懊恼的他挥了挥手:“此词此曲,我已经懒得点评了,你下去吧。”

        懊恼之下,他竟然想偷懒了。

        此词此曲确实也没啥好点评的了,别说在场的是以文人士子居多,哪怕那些一字不识的土财主,听过此曲之后,也知道它的绝妙吧?

        可问题是……

        就这样让天仙般的窍窍姑娘下去?

        一直在安静地听着提学大人跟她对话的文人士子们不干了。

        “窍窍姑娘,不能下,再来一遍。”

        “不能下!!!”

        “再来一遍!”

        吆喝声此起彼伏,场面已有些失控。

        而苏窍窍则站了起来,走向了前台,向大家盈盈一礼。

        全场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现在还是比赛,恕窍窍暂时无法满足大家这一要求,不过大家真心喜欢的话,还请先给窍窍投上一票,然后自明晚起,窍窍会抽出少许时间来,在醉香楼恭候大家。”

        苏窍窍又一次给醉香楼打起了广告。

        花魁大赛还没结束,窍窍姑娘就打算正式出道,抽出宝贵的排练时间,来满足大家对飘飘仙乐的渴求?

        这未免也太善解人意了一点吧!

        “我这就去投,明晚醉香楼见。”

        有士子开始冲动了。

        正常来说,每人手中都只有花一朵,因此会特别珍惜,不到比赛全部结束,是不会把它给轻易投出去的。

        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百年难得一遇的传世佳词,再加上前所未有的仙境妙曲,还指望在今晚听到第二首?

        想多了吧!

        于是乎……

        在广场的四周,都设置有标记了候选花魁名字的大花篮,而士子们一冲动,转身就冲了过去,开始往苏窍窍的花篮里投花。

        有人一带动……

        乱了。

        全乱了!

        在这种氛围的干扰之下,连郑温都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来到了台下的投票篮前,郑重其事地把票投进了标有苏窍窍名字的大箩筐。

        而在他身后,还跟着郑氏的一大票掌柜。

        连那个娶了清风楼清倌人当小妾的年轻掌柜,此时也颇不情愿地跟在了最后,纠结地看了旁边秦宓宓的大花篮一眼后,还是咬牙心疼地把花投进了苏窍窍的大花篮里。

        没办法,他怕家主说他被女人迷了心窍,连最起码的判断能力都已丧失,然后给小鞋给他穿。

        乱了,确实乱了。

        投票的人越来越多。

        几乎全场都动了,只剩下像宋少游、顾倾城这样的别的青楼的助力士子,碍于情面,还稳坐不动,可他们心里却是在想:

        明晚是不是得去醉香楼看看?

        人这么多,是不是得提前预约?

        这中途突如其来的投花冲动,让比赛在短时间内暂时无法继续。

        这也让尚未登台的候选花魁们心里一片凄凉。

        还让不让人活?

        袁妈妈也是这么想的。

        她原本以为,这届花魁,绝对是清风楼的囊中之物,谁知中途杀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三绝公子,让她希望彻底落空。

        看苏窍窍这人气,这第三轮还有必要比吗?

        不仅如此。

        若是大家都一窝蜂地涌向醉香楼,这清风楼还能有生意吗?

        这到底还让不让人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