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撩了仙门师兄后,我追悔莫及在线阅读 - 第149章 不许有下次

第149章 不许有下次

        察觉到萧昭的视线,岑清月回看她一眼,示意她安心。

        姐姐啊,我不是安不安心的问题,毕竟你们主角团,死不了。

        她就不一样了。

        你们是万箭齐发,箭箭射不中;她是射一箭,连躲都躲不开。

        这就是主角和炮灰的区别。

        “好啊,原来你在拖延时间,好让他们想办法设计我,还真是心机深沉。”九婴恶狠狠地对萧昭说着。

        萧昭:我说我没有,你信吗?

        算了,热闹的是别人,而她什么也没有。

        于是,萧昭就恹恹地安静地看着他们,作为一个存在感不高的炮灰,此刻闭嘴是最好的。

        免得战火烧到自己的身上。

        没一会儿,岑清月动了,果然,情侣剑啊!!

        许是陆子吟和岑清月的实力太强,九婴并没有注意到沈温言的去向,开始全心全意地对付两个人。

        而萧昭呢,她数羊呢!

        忽的,九婴的一头发现了沈温言,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他快刀斩乱麻给砍了下来。

        同时,萧昭觉得自己腰上的禁锢松开了,一阵翻转,就到了沈温言的怀里。

        “九师兄。”萧昭有些惊讶,声音放小地喊了一声。

        “把这个丹药吃了,别说话,慢慢调息。”看着萧昭发白嘴唇,他心里颤了颤,拿出一颗丹药送到她的嘴边。

        随后,将萧昭放了下来。

        而刚才被沈温言砍下的头,又重新长了出来。

        蓦地,沈温言和陆子吟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就换了位置。

        九婴吐火的那边,此刻沈温言已经去抗击,陆子吟来到另一面,因为他的属性是火,化剑气为火焰,届时,九婴就会吐出水。

        “离焰,起。”陆子吟双指凝绝,操控着自己的本命剑,速度很快,嗖的剑气划为化,逼近九婴。

        九婴大急,随即吐出水,以此来灭了陆子吟的焰火。

        见此,岑清月大喊一声:“就是现在。”

        三人齐齐转身,空中剑光四射,闪的萧昭睁不开眼睛,一声声切割碰撞的声音,撕裂地“啊——”声充斥在这里的隔间。

        寒光散去,九婴的九个脑袋齐齐落地。

        三个人已经疲倦的轻足点地,似有不满,沈温言又御起了剑,在九婴的驱赶之上,划过几道凌厉的寒光,瞬间,他的躯干四分五裂。

        看着这一切,萧昭就觉得恶心极了。

        临晕倒的时候,心里还在感慨:不愧是主角,上古凶兽就这么被杀了。

        “师妹!”

        “昭昭!!”

        沈温言不顾自己的疲倦,飞奔过去,接住了萧昭倒下的身体。

        “昭昭怎么样?”陆子吟和岑清月异口同声地关心道。

        “她之前受的伤还没有全好,这一次又伤了元气,身体很虚弱。”沈温言边抱着她边给萧昭输送自己的灵力。

        “之前受了伤?”陆子吟疑惑地问,看了一眼岑清月。

        沈温言皱紧眉头:“大师兄和岑道友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作不知道,很让我怀疑。”

        “我们现在这里调息,等昭昭好些我们再走。”岑清月沉思,开口道。

        “说到底,昭昭也是因为救我。”她看向萧昭的脸,有些自责。

        “没事,昭昭不会怪你的。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们。”陆子吟握了握她的手,又看看昏倒的萧昭,说道。

        沈温言将自己的披风给萧昭盖上,带着她去一旁静修。

        ......

        【宿主,宿主】好家伙,被击伤的时候不昏倒,竟然是被恶心晕的。

        迷糊之中,萧昭感觉有人在叫自己。

        看着陷入昏迷的萧昭,沈温言眼里有她说不清的情绪,他知道,萧昭于她而言再也不是之前那般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萧昭的睫毛颤了颤。

        随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就是沈温言那张俊美无双的脸,他娘的,跟做梦是的。

        但是,眼下沈温言正在闭眼休息,他眼下的暗青,都在说明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

        萧昭没有动,她感觉自己是被沈温言抱着,怕自己一动就把人吵醒了。

        许是真的太累了,萧昭醒来,沈温言并没有醒。

        她扭头看向一旁的陆子吟和岑清月,九婴的尸体早就消散了,所以这里只有他们四个。

        “昭昭醒了。”陆子吟的话很轻,但是萧昭还是伸出一个手指放在唇上,示意他别出声。

        随后点了点头,回应他刚才的那句话。

        但沈温言还是醒了。

        “醒了。”刚睡醒的他,声音很沙哑,萧昭都要听得入迷。

        “嗯嗯,把九师兄吵醒了。”

        “没有,身体好些了?”继而伸出手,为萧昭查看身体。

        “九师兄,我好多了,真的,不用担心。”

        说罢,想要从他身上下来,却被沈温言禁锢住,他附耳说道:“不许有下次。”

        随后松开了萧昭。

        下次,什么下次。

        不许昏迷,还是不许救人?

        “昭昭,和以前很不一样。”见大家都行了,岑清月神色复杂地放在她的身上。

        “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当然了,你遇见的那是原主,她可是小仙女。

        “我倒是觉得岑道友和之前不同。”沈温言出言为萧昭挡话,他的认知里面,岑清月是冷若冰霜,但是对于萧昭也算得上温和,甚至还像个大姐姐一般护着。

        而不是现在这种冷漠,警惕,言语略微偏激。

        陆子吟见状,扯了扯岑清月,示意她不要再说。

        这里的情况和他们之前的不太一样。

        “清月的意思是,昭昭比以前更讨人喜欢了。”

        “这样啊,那美人姐姐和大师兄就多喜欢我一点好啦。”萧昭盈盈地笑着,调皮地说道。

        “招蜂引蝶。”沈温言出手握住了她那纤细的腰,不咸不淡的说。

        ......

        招个屁,我这不是怕你们尴尬。

        演戏真难。

        为了你们,我牺牲的太多了。

        “眼下九婴已经除了,仅仅第六层就有九婴这样的凶手,看来上面的更不容小觑。”陆子吟点出。

        “师兄和美人姐姐你们真是厉害,九婴这么难搞的上古凶手,就被你们除了。”萧昭一脸崇拜地夸奖他们,实则想要点点他们。

        如果说上古凶手无人制服得了才被关押在这里,竟然被主角团三下五除二的废了,虽然应该是这样,但是过程会不会太简单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