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撩了仙门师兄后,我追悔莫及在线阅读 - 第59章 怎叹

第59章 怎叹

        萧昭看了一眼黑脸沈温言,嘟了嘟嘴,指望沈温言照顾自己,下辈子吧,哦,不对,除非下辈子在我是他爹。

        系统......它总觉得宿主有想做别人爹的执念。

        毕竟是女主,还是金丹修为,几招之后,尤浩泉就一定抵挡不住,重伤跪倒在地。

        “道友饶命,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了才会做出此事,还请道友饶我一命。”

        “噗嗤——”就在这时,陆子吟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

        在看看寒池里的余长均和钟伊宁两人,早已经体力不支半跪在池中,抵死抗衡。

        破音阵却在三个人合力对抗下越发厉害,见此,岑清月急忙过去扶助陆子吟。

        “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没事,就是受到了一点反噬,我还可以,他们两人要坚持不住了。”陆子吟用剑撑起自己,吞了一粒丹药。

        岑清月敛了敛神色,“好,我和你一起。”

        哦豁,这男女主感情进展的可以啊,如果没有其他配角的参与,想必很快就修成正果了。

        “是你。”钟伊宁看清来人,艰难的发出声音。

        “啊,师兄,美人姐姐,需要我们帮忙吗?”萧昭探出头来,她和沈温言从后面的草丛里走了过来。

        “你身上还有伤,容易遭到反噬,在一旁呆着。”陆子吟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再看看岑清月也是这样的想法,萧昭只好呆在一边,摇旗呐喊助威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其实,她能咸鱼就咸鱼,一点也不想上去干活。

        她推了推沈温言,“你去。”

        “怎么,担心你的陆哥哥不能应付?”

        ???

        怎么回事,这说话加枪带棒的,吃枪药了?

        “哦,你爱去不去吧。”

        现下萧昭连九师兄都不喊了,反正看了看过了,摸了摸过了,没什么兴趣了。

        沈温言得到这样的回答,心里好像有一赌气憋在胸口,怎么也下不去。

        他看了一眼萧昭那没心没肺的模样,心里有些不悦,走到了陆子吟他们跟前,运气灵力,一同试图让阵法被破坏。

        随着时间过去,几个人脸上都开始冒出了冷汗,而寒池中的钟伊宁早就支撑不住晕倒了,眼看着余长均也要支撑不住了。但是阵法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

        “狗系统,这是极限拉扯啊,照这样下去,他们都给玩完。”

        【宿主,不出手吗?】

        “我拿石头弹曲吗?幸好我学过音乐,不然一起毁灭吧,还走什么任务剧情。”

        【宿主,你可以拿积分兑换乐器。】

        “好啊,感情你在这里等我呢,是不是为了赚取我的积分?”

        【宿主,你,你有几个积分,我能给你兑换,都已经亏本了。】

        萧昭......

        对哦,她好像没几个分,谁叫她懒还卡bug呢。

        “好吧,那就对换七弦琴吧。”

        【滴——兑换商品:七弦琴,用点10积分,兑换完毕。】

        于是,萧昭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把七弦琴,走到一旁没有人挨得住的地方,盘坐下来。

        正在全心全力施加灵力的几个人并未注意到萧昭这边的动作。

        “不行了,在这样下去,我们都命丧于此。”

        “但是眼下再不救他们二人,他们恐怕就——”岑清月此刻脸上也染上的忧愁。

        就在这时,“铮铮铮——”

        一道琴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转头看去,只见一旁的树下,身着淡绿色的萧昭安静地盘坐在地上,腿上横放着一把琴,她双手在琴弦上拨动,眼神全神贯注着投入,脸上除了认真二字,再也没有多余地情绪。

        一段悠长荡然的音乐响起,紧着着就是拿清甜温柔的声音唱着:

        唱一首水调歌头

        那明月何时能有

        我站在梧桐树下

        期待你回眸

        若今生牵你的手

        又哪怕岁月悠悠

        只盼那清风依旧

        与你长相守

        散不去只剩温柔

        这秋风吹去离愁

        只感叹浮生若梦

        无人在身后

        抬头看梨花翩翩

        是谁在独自承受

        怎奈何蓦然回首

        你皱起眉头

        怎叹呐山有木兮那木有枝

        心悦君兮啊君不知

        可是前世与你错过太多事

        怎叹呐秋有月兮那月有诗

        也不及与你相守时

        梦里与你山水再相识

        散不去只剩温柔

        这秋风吹去离愁

        只感叹浮生若梦

        无人在身后

        ......

        众人眼看着阵法的光圈越来越淡,越来越淡,在注入灵力的琴音之下,寒池里面的水也不再那么刺骨了。

        一曲完毕,阵法早已破了。

        众人眸色上震惊已经不能藏匿,任谁也想不到这千古难以破解的破阵法竟然被萧昭给破了。

        这曲子的曲风他们并没有听过,但是他们听得出很好听,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此曲只应天上有”。

        而与之画风不同的是沈温言,他震惊之余眼里的神色难以言喻,满脑子里都是那句“怎叹呐山有木兮那木有之枝,心悦君兮啊君不知”的那句话。

        阵法已破,陆子吟和岑清月将那两人从寒池里扶了出来,而萧昭早已收起了琴,若无其事地向他们走来。

        “昭昭,你真的太厉害了,你竟然琴修得那么好。”陆子吟有些激动,不仅仅是因为他们获救了,更是因为萧昭地能力让他开心,他是实打实地为萧昭感到自豪。

        这件事情若是掌门和师尊知道了,该是多么的激动和器重萧昭。

        虽然现在也很看重。

        但是陆子吟不知道是忽略了这点还是忘记了,眼下他们的所作所为都已经通过水镜呈现在众人面前。

        外面的人看见了萧昭的弹奏,早就热闹得不可开交了。

        凌云听完这个曲子,神色一重,离开了此处。

        不仅如此,远处的异动都开始因为这一曲子,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哪有,随便弹弹。”萧昭被夸得不好意思,低了低头。

        岑清月刚才去采了木果,走回来,眼里也是十分赞赏着萧昭:“的确,很厉害。但是,昭昭喜欢沈道友,沈道友不知道吗?这样可爱得昭昭,沈道友竟然不喜欢,我觉得有些不知道好歹了。”

        或许萧昭不知道今日这一幕有多震惊,多不可思议,但是陆子吟,沈温言和岑清月是知道的。

        不是,女主,夸我就夸我,谈沈温言我俩干嘛,虽然我也觉得他不知道好歹,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