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撩了仙门师兄后,我追悔莫及在线阅读 - 第28章 马甲就这样掉了?

第28章 马甲就这样掉了?

        ??

        !

        清冷无情的声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让萧昭有点怀疑人生。

        你听听,这是人话?这是一个师尊说出的话?

        您的威严呢?您的形象呢?

        这种无耻的事情,师尊请您不要和我抢好吗?

        “那,师尊我醒了,可否能下来了?”

        “嗯。”凌云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袖袍一挥,萧昭便落到了自己的床上。

        “我在院中等你,迅速收拾出来。”

        “好哒好哒。”

        大约半刻,萧昭已经穿戴完毕。

        她打开门房来到院子里,只见一袭青色的道袍,头发松松垮垮的人背对着她。

        想必这就是她那便宜师尊了。

        “师尊,您比上次徒儿见你更风神俊朗了。”

        她嘴里蜜里调油,一副娇憨的样子。

        但是凌云并不吃她这套。

        “你不必在我面前装成这个样子,原是如何便是如何。”

        “既然入了我的门下,理应好好教导你。”他转过身来,眼睛看着萧昭。

        哦豁,这个师尊有点东西。

        不过长得也是仙人之姿,若是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人师徒恋,也是了了一桩心愿。

        【闭嘴,宿主,你不想。】

        “不,我想。”

        【宿主,难道好看的人你都要撩一撩?】

        “嗯,你这么要求,我也不是不可以勉为其难收下他们。”

        【不,我没有,你胡说,再见。】

        呵呵,小样儿。

        “你随我来。”凌云声音冷漠,意味不明。

        萧昭也不多说什么,跟着他的步伐。

        不敢动不敢动,这个师尊好像一眼就能把自己看透。

        先苟着,看清局势再下手。

        只见凌云师尊带她来到距离南苑越来越远,地方更是偏僻。

        到了一座山顶上,他轻轻一点,面前的石壁瞬间变成洞口。

        没想到这里还有结界。

        进入洞口,前面与其他的地方倒是没有什么两样,到了洞口前面,萧昭隐约看到了光束,近一看,竟然是一个桃园之地。

        两岸桃花树,中间溪水,岸上的不远处还有几间屋舍。

        “跟紧了,踩错一步,这里的场景就会变化。”

        “啊,师尊,你要带我去哪里。”

        莫不是把她关小黑屋?这种地方,若非知晓,旁的人大概都不会知道。

        于是她小心翼翼的看好这个便宜师尊走的每一步,时间长了,额头冒出了些细汗。

        “到了。”

        见眼前的人停下来,萧昭停下来抬头。

        进入眼帘的早不是刚才那副模样,而是一片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到处是从未见过的奇异的巨树,连草长得都比她高耳旁传来鸟叫声,无不显示这些都是真的,不是幻境。怎么说呢,这是要带她荒野求生。

        “师尊,这是?”

        这是揍啥呢,不会是这里有妖兽吧。

        吓死了爹了。

        “你在修炼血修之术。”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萧昭心里一惊,卧槽,狗系统不是说发现不了吗?又坑她。

        “师尊,您在说什么?”

        “虽然你隐匿的很好,但是也是能被看出来的。修炼此术者,身上的灵力牵一发而动,尤其你在专注一件事情的时候,精神力上及其耗费。适才你紧跟着我的时候,集中注意力之时,灵力不经意散发了出来,虽然微弱,但是能感觉的它的不寻常。”

        “师尊,徒儿知错。”

        妈的,管他三七二十一,先认错再说。

        “为什么修炼此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仙门的规矩。”凌云盯着他,眼里的冷意让萧昭打了个寒颤。

        萧昭默了默,随后眼神坚定的说:“就因为万年前那些事情,就禁止修炼吗?那作为那些修士的本命术法,改修其它道,岂不是一辈子难等大顶。的确,修习此术法毁损身心,那也应该是由当事人选择,而并不是被人规定的,那样不公平。”

        “不公平,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本就是不公平。”

        “师尊也说了,强者为尊,不让修炼此术就是剥夺了应该是强者的权利。那只要我够强,那就管我修炼什么,不是吗?”

        凌云看着她,眼睛里深邃看不清,此刻萧昭年轻气盛的样子,像极了他当年。

        面上看着稳定而又坚定一批的萧昭,心里实则早怂了。

        万一自己一个惹了不高兴,那今日这里就是她明年的坟墓了。

        “你是魔族。”

        !!

        ?

        不是吧,您老人家是肚子里的蛔虫吗?怎么什么都知道。

        不仅能看出她修炼血修之术,还能看得出她是魔族。

        咋地,第一次正式见面,马甲就掉了?

        这才哪到哪,这剧情还能走完?

        “狗系统,你给我滚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宿主,这可能是隐藏剧情。】

        “我去你妈的隐藏剧情,不是说发现不了吗?”

        一会我要是死了,我就拉你垫底,

        “师尊,你怎么知道的。”

        她声音平和的说,仰头看着凌云。

        “所以,师尊是要在这里了结我?”

        “为何费此心机混入缥缈宗,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要是说喜欢九师兄算吗?”

        “在此之前你见过温言?”

        言下之意,你都没见过,你觉得这个借口我信?

        萧昭找了一块还算是干净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神色松垮慵懒。

        “复仇,师尊也知道,仙魔两族自古不和。有一日我发现魔族封印松动,我就设计想让自己混进来,伺机找仙门报仇。

        但是,对于九师兄也是真的喜欢。”

        喜欢他那副自称“丑陋”的皮囊,只要吃上一口就行。

        “倒是没有想到师尊一眼就看出来了。”

        凌云扫了一眼她,并未说话。

        这里的真真假假他自是有数,这人还如以前那般,说的话没一句真的。

        但,喜欢沈温言那句,现在不是真的,以后就不一定了。

        “你要知道,以你现在的修为,稍有不慎就会被人发现,若是那时为师可不一定护住你。”

        他缓缓吐了一口气,不紧不慢的说着。

        “护不住那便不用护了——什么,师尊你不杀我?”

        萧昭明白过来,一下子站了起来。

        不不不,你不对劲,还是我不对劲。

        难道他师尊与魔族有一点渊源?

        “为何杀你?”

        “因为你是魔族,还是修炼了血修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