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找老公在线阅读 - 第239章 回家

第239章 回家

        大半天的店门就管着,李玉兰一看就知道不正常,找了隔壁邻居打听情况。

        “估摸着是心情不好了,今天就不开业了。”

        李玉兰问道,“心情不好就不开店?又不是啥资本家家里的小姐,还那么金贵的。”

        徐红也觉得林晓冬过于娇气了,要是换做自己有这么一家店,累死了也要开门。

        邻居就说道,“这家店出大事儿了,警察都来过了。”

        “啥,啥事啊?咋警察都来了,被抓去了?”李玉兰这会儿都紧张了,生怕被人知道了自己和林晓冬的关系,到时候被连累了。

        “抓倒是不至于,但是挺没面子的。说是老板带着别人家新媳妇来城里,新媳妇眼睛看花了不乐意回家。要和家里男人离婚。人家就找上门来了。”

        说着还叹气,“这两人确实打扮的太漂亮了。女人一漂亮,就容易出事。”

        李玉兰听着这些话,只觉得丢脸极了。

        都不敢和人说那老板是自己儿媳妇了。

        所以林晓冬来城里,就是这么过日子的?

        三儿还在外面讨生活,她在家里打扮的妖里妖气的,让人看笑话。

        她拉着徐红就走了,生怕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

        走远了才和徐红抱怨,“这可真是气死人了。咋有这样的媳妇啊。我真是作孽啊。你说这丢脸都丢城里来了,她咋那么不要脸呢?三儿还惯着。”

        徐红心里别提多羡慕了。

        作为一个寡妇,为了少一些是非,她平时连打扮都不敢呢。

        但是这会儿还得顺着李玉兰说,“妈,你生气也没用。人家有人撑腰呢。”

        那个撑腰的人自然是李玉兰唯一的儿子了。

        李玉兰想着这儿子一直帮着林晓冬,和自己作对。真是白养了。

        “走,咱先回去。等明天再来。我倒是要问问那林晓冬,还能做啥不要脸的事儿。”

        ……

        林晓冬和林雪梅骑着自行车回了家里。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了。

        这是林雪梅自己的事儿,林晓冬也不好跟着去他们家,反正人好好到家就成。她骑车准备先回去。经过自己家里的时候,她还是进屋里去了。

        这会儿林大春不在家里。只有刘玉兰在院子里剥豆子。她腿脚不好,能干的就是这些活儿。

        看到林晓冬回来了,她高兴极了,“咋突然回来了?”

        “送雪梅姐回来的,这就准备走呢。”

        刘慧兰道,“雪梅啥事儿?”

        “田家的那些事儿。”林晓冬不想多说。

        刘慧兰道,“你还是要劝劝雪梅,这夫妻过日子哪里有啥事儿都顺顺利利的呢,都是要磨合的。时间长了,习惯了就好了。”

        林晓冬道,“我不听这些。”

        啥叫做磨合了就好?这分明那是让你非得习惯了吃苦味,以后一辈子就不怕苦了。

        当初林晓冬也是被这些毒鸡汤给灌的忍耐了那么几年。大好的青春都浪费了。

        刘慧兰道,“你这孩子,你以为人人都和你那样好命呢,遇着小沈了。”

        “那也是我自己选的。如果按照你们当初选的人……”

        听到这话,刘慧兰愣住了。

        当初他们选的人,是张文军那个狗东西。

        林晓冬也不想和她多说了。

        观念不一样,两辈子也没法沟通。她道,“我先回去了,以后再来看你和爸。”

        刘慧兰拉着她道,“晓冬,小沈在家吗?你问问他,啥时候把咱家小海接回来啊。那是咱家的孙子。”

        林晓冬道,“沈沛去外地忙了,小海这事儿不是一时半会的能办成的。”

        刘慧兰道,“你要放在心上啊,别因为你哥,你就不管他。”

        “……”林晓冬都不知道自己改咋说了。

        她不喜欢小海,可不是因为林大春。

        但是她也不想辩解这问题,“我知道,对了,林大春呢,他自己的孩子就不操心?”

        “他去忙了,他心情也不好。”刘慧兰帮着儿子打掩护。

        林晓冬也不想多说了,正准备走,刘慧兰又道,“晓冬啊,你哥现在这情况,在村里也不合适。你看你能不能给他找个轻松点的活,先做着?雪梅你都能安排,大春毕竟是你哥……”

        听到这话,林晓冬憋不住了,冷着脸道,“雪梅姐以前照顾过我,林大春除了给我添麻烦,还给我做过啥?妈,这话你以后别说了。”

        刘慧兰还想劝,林大春突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妈,你别求她。这种白眼狼,我一辈子都不靠她。”

        刘慧兰急红了眼,“大春,你说啥气话啊?”

        她觉得两人毕竟是兄妹,能有什么隔夜仇啊,只要大春服个软,以后兄妹两人互相拉拔,日子只会越来越好。

        “我说的是实话,她林晓冬不就是做点生意吗,这在过去就是投机倒把。我才不稀罕呢。以后你别求她,就当咱家没这个人。”说着就往屋里去睡觉去。

        林晓冬道,“妈,听到没,这是他自己说的。你可千万不要在说那些话了。”

        说着也推着自行车走了。

        看着两个孩子吵成这样,刘慧兰哭红了眼睛。

        隔壁,大伯娘也是哭红了眼睛。

        林雪梅回来,就说了田大明一家子去县里闹事,让晓冬生意都没发做的事儿。

        说完之后,她就问道,“妈,你到底想不想我过的好啊。你为啥要把我的事儿告诉田大明?”

        大伯娘还震惊呢,听到这话,还没缓过来,“谁把你的事儿告诉大明?”

        林雪梅激动道,“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谁把我卖给田家了。让我连躲都没地方躲。他们知道我在晓冬那里,以后晓冬生意还咋做啊?”

        “你觉得是我说的?”

        大伯娘不敢置信道。“你这是特意回来问我的?”

        林雪梅哭道,“不是咱家里,那还能是谁?我就和你们说过这事儿。你就那么希望我和田大明过一辈子?那我老实和你说,就是死了,我也不去田家。我想着田大明今天那个嘴脸,就觉得恶心。你要是不想逼死我,你就同意我离婚吧。妈,我求你了。”

        听到闺女说的这些话的,大伯娘又气又心疼。

        这真是作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