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重生八零找老公在线阅读 - 第60章 彻底撕破脸

第60章 彻底撕破脸

        林晓冬从公社回来的时候,正好在半路上碰到了从村里来公社送钱的孙艳艳。

        她手里拽着的是徐丽芬给的钱。

        看着林晓冬了,她心里本来有些堵得慌,但是想到,手里的钱是林家人给她用来害林晓冬的,她就忍不住想笑。

        “晓冬,又来公社啊,这是又和你那混子对象见面?”孙艳艳现在在林晓冬面前也越发的不伪装了。

        自从上次她请晓冬吃饭,林晓冬强烈拒绝之后,她就知道,林晓冬现在对她没以前那信任。虽然不知道咋回事,但是既然这样,那也没必要装了。

        林晓冬道,“你是来见你之前那个相亲对象的?”

        孙艳艳听到这话,气的瞪眼,“你别乱说。”

        “那你咋总是来这里?我想来想去,也只想到这一个和你有关的人在这里。”

        林晓冬知道孙艳艳肯定是知道张文军的问题的,所以故意恶心她。

        孙艳艳也确实被恶心到了,她咬着唇,“你别得意,林晓冬,你以后别想好过。”

        林晓冬觉得好笑道,“咋了?终于不装了?我还想着你要装多久呢。明明讨厌我,却还要一直和我装好朋友的样子,你自己就不嫌累吗?”

        孙艳艳咬牙切齿,“我只觉得恶心。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人了。你以为我想和你做朋友?我是想看你能有多恶心,多招人嫌弃。”

        林晓冬道,“哟,那还真委屈你了。但是你这种人才让我恶心。我自认为没得罪过你,但是你却对我心怀恶意。孙艳艳,你咋就能这么毒呢?”

        孙艳艳鄙视的笑了笑,“为啥?当然是因为你长的像个狐狸精,到处勾引人,还装的挺纯情。林晓冬,论虚伪,我只服你。”

        这下子林晓冬倒是气笑了,论无耻程度,孙艳艳一定要排第一名。

        “你说的是陈景阳陈知青吧。”

        孙艳艳咬着唇,“咋了,你也承认你勾引他了?”

        林晓冬道,“我告诉你,我对这个陈知青压根一点兴趣都没有。你把他当宝贝疙瘩,在我眼里,他连路边一根草都不如。”

        “你是在炫耀吗?”孙艳艳道。

        “随便你怎么想。”林晓冬懒得争辩了。

        她觉得孙艳艳这种人已经非常偏激了。越说越激动,干脆不说了。

        反正这种人,她以后一定要离得远远的。

        还有那个陈知青,林晓冬一想到自己上辈子被人算计,还有他的一份原因在里面,心里也十分排斥。

        她可太冤枉了。上辈子压根就没注意这么一个人,竟然就给他背了锅。

        她直接了理也不理孙艳艳,径直走了。

        孙艳艳却站在原地看她的背影,眼睛都气红了。

        “我以后一定会比你过得好,你就得意吧!”她对着林晓冬的背影喊道。

        见到张文军的时候,她脸色都没变好。

        张文军都不耐烦,“别对我甩脸色。”

        孙艳艳忍着气,将钱给他。

        她道,“都在这里了,这账算清楚了。”

        张文军拿过去,数了数,数目是对的,就直接塞兜里。也没客气。看着他这样,孙艳艳更觉得这种男人恶心。“我最近比较忙,晓冬的事儿以后让她嫂子和你直接谈,我就不参与了。”

        张文军笑道,“咋了,这是想退出?”

        “张文军,我可没义务说一定要亲力亲为,我已经找了晓冬的嫂子了。她和你直接谈,这不是更方便?你不是老说我没用,不会办事吗?我退出,不是对你有好处?”

        “说的也是。”张文军点点头。“那成,以后就这样吧。”

        张文军也没把孙艳艳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孙艳艳就是他手里的一根蚂蚱,想收拾,随时都成。

        只是没必要而已。

        听到张文军同意了,孙艳艳算是松了口气。自从上次张文军对她……之后,她就对这人很膈应,防备。心里有了恐惧。就怕他一怒之下又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现在好了,她不用掺和了。“你放心,她嫂子那边,我会一直盯着的。”

        张文军道,“行,等事儿办成了,我请你喝喜酒。”然后又想到啥,笑道,“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也去喝喜酒。顺道和你男人聊聊。”

        孙艳艳脸色猛的一变。

        张文军笑道,“别怕啊,我也就说笑而已。孙艳艳,我也就提醒你,别以为半道退出了就啥事没有。自己心里明白点,啥事儿该干,不该干的,记住了。”

        孙艳艳憋屈的心都堵了。偏偏还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她一定要要嫁给陈景阳,然后和陈景阳去城里,永远也不回这里。

        和张文军分开,孙艳艳就低着头往长林村走。

        “哎呀,孙艳艳同志,你在这里呢。”

        还没出公社,就被人喊着了。

        回头一看,是邮递员。

        她笑道,“同志,又送信啊,有咱们队里的信吗?我帮你带去,省的你到处跑。”

        这种事儿在这里是正常的。如果时候别人,邮递员还不敢给。怕有些农村人不懂重要性,把这些信件弄没了。

        但是孙艳艳不一样,是队里大队长家的闺女。信得过。

        而且每天送信地方多,有人帮一把肯定好啊。

        于是邮递员把长林村的信给找出来了。

        就两封,一封是给从部队寄来的,给队里当了兵的人家的军属的。还有一封是城里来的,给知青的。

        孙艳艳一看上面的名字,眼神都眯了一下。笑着接过来,“我都认识,我保准带回去。”

        “那可谢谢你了。”邮递员笑着道谢,“我先去送信了。”

        “好嘞。”孙艳艳笑着目送他离开。

        等人走远了,她才将陈景阳那封信给打开看。

        信是陈景阳的家里一个亲戚寄过来的。信里说,陈家的情况已经开始好转了,所以开始运作,给陈景阳弄了一个岗位接班。

        这岗位就保留十天,让陈景阳赶紧办手续回城去接岗位。不要错过了时间。

        看完信中的内容,她紧张的将信揉成一团。

        过了一会儿,信被撕成碎片,然后扔到了路边的水沟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