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弓兵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进退

第七十四章进退

        幽暗潮湿的山洞内。

        日向云川放下“蛇”,靠在岩壁上大口喘息。

        他不知道跑了多远,也不知道逃离的方向,就只是一路狂奔,此刻就算地图就在他面前,他也无法指出自己的位置。

        魔像虽然没有直接进攻日向云川,但那一嗓子的“特殊攻击”差不多让他半永久失聪,如果不是自己会医疗忍术耳朵可能就废了……这还是用查克拉保护耳朵的结果。

        “蛇”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她被声音从昏迷中吵醒,又被音波震昏过去,日向云川甚至怀疑她被震出了脑震荡。

        毕竟日向云川把她查克拉封住了。

        ……

        现在,轮回眼就在手中。

        虽然从原著中看得出轮回眼的瞳术所消耗查克拉量非常惊人,但缩小威力查克拉消耗也会变少……日向云川又不是炸木叶。

        他仅仅需要一个封术吸印,来解决额头上的印记。

        等查克拉恢复,他随时可以对自己进行移植。

        乐观一点想,轮回眼差不多是“大筒木”的血继限界,而日向云川作为日向,六道仙人亲弟弟的后代,而且绝对是当今忍界血脉最纯正的一族……

        装个轮回眼,问题应该不大。

        但往坏了想,风险也很大。

        首先,想要移植就要舍弃一只白眼。

        而且是无法回收的那种,当大脑和眼睛的咒印连接断开后,白眼就会自毁,如果移植效果不好……那基本上就完犊子,木叶也别想回去。

        其次,就算移植非常顺利,且轮回眼不能关闭,持续消耗查克拉这样的小事忽略不计……

        还有移植轮回眼不会立刻获得相关知识这一个门框,这一点长门已经印证,没有白绝和带土教导,他到死也没开发轮回眼多少。

        日向云川自认为并不比人家强。

        思考再三,某人还是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着手检查“蛇”的身体状况……

        但手握轮回眼这件事……

        确实太让人激动了,根本按捺不住!

        ……

        ……

        半日后,草之国某处。

        半身白绝从地下浮出半截身体。

        “长门出事了,眼睛被一个木叶暗部取走。”

        “啊啦啊啦……大事不妙啦!”

        漩涡脸阿飞原地呆愣了几秒,用脸上的空洞看向半身白绝,然后突然手舞足蹈起来。

        蹦蹦跳跳期间突然脚下不稳,一头栽倒,贴地滑行两米多远,脑袋正好撞在宇智波斑所坐的石椅上,顺势摆出一个妖娆的姿势。

        “让我去把,我把眼睛夺回来,再选一个新的长门,计划重新开始,反正咱也不差这两年!”

        “闭嘴……”

        老年斑狠狠瞪阿飞一眼,便闭上了眼睛。

        阿飞瞬间蔫了下来,走到一旁,将只有一个外壳的脑袋贴在石壁上面壁思过。

        空气陷入安静。

        斑站起身,将手放在半身白绝头上。

        黑影从袖中脱离,附身在半身白绝身上。

        “去吧,贯彻我的意志。”

        斑颤颤巍巍的退回石椅,目送半身白绝和黑绝潜入地下。

        “啊呀呀——为什么又是他,我呢,我呢……”

        阿飞看到黑绝和半身白绝离开,立刻拿头哐哐撞墙。

        不就是不会遁地咻咻走么,至于那么冷落自己……

        ……

        斑完全没搭理他,而是陷入了往日思绪中。

        他当时之所以选中长门,一方面是因为漩涡一族天生拥有超出常人的查克拉量,轮回眼的瞳术都需要大量的查克拉支持,可以用那双眼睛达成捕获尾兽的目的,还有足够查克拉来释放最后的轮回天生。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他生活的环境。

        父母都是贫民,性格都比较软弱,事实证明年幼的长门也是如此,这种人没有主见,更容易被他人引导操控,非常适合做工具人。

        而且,他父母非常讨厌忍者。

        无论国度。

        因为多国的侵略导致国破家亡背井离乡,而且号称盟友的火之国木叶没有派遣哪怕一个忍者来帮助他们,任凭涡之国人民被大肆屠杀。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长门,一辈子都不会去做忍者梦,除非出现一个引导者……虽然后来一个叫自来也的捷足先登,还把自己的工具人带偏了。

        但还在可纠正范围内,没有白绝的指导,他也发挥不了那双眼睛的真实力量。

        而且自来也识趣的离开了长门,没有继续影响下去,某种意义上促进了晓组织的诞生,并不完全是坏事。

        这次倒好,直接釜底抽薪挖眼球。

        还好自己还没死,有机会补救……

        必须在他回木叶之前拦住他,把眼睛夺回来。

        这双眼睛可以在任何一个有能力复活自己的年轻人眼眶里,但绝对不能在木叶,那个如同被诅咒的村子,那个明明是为了和平建立,却在数次忍界战争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村子……

        ……

        ……

        一整天后,“蛇”才醒了过来。

        这期间,日向云川的听力已经基本恢复。

        听到动静知道人醒了,抬手将水壶丢给她,失去意识躺了二十多个小时,这时候应该是口渴的。

        “蛇”咬着牙撑起身体,从石台上坐起身,咕咚咕咚就往嘴里灌,完全不在意雨之国河水特有的土腥味,足足炫了大半壶,才看向日向云川。

        “队长,我躺了多久。”

        “一天。”

        日向云川又恢复那个沉默寡言的暗部。

        “蛇”的听力还没完全恢复,加上日向云川戴着面具,无法读唇语,根本就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空气陷入宁静……

        过了好一会,“蛇”又问道。

        “任务呢?”

        “失败了,只有我们两人逃出来。”

        “……”

        这次“蛇”看到了日向云川的轻微摇头,虽然没听见,也在耳朵嗡嗡响的情况下猜出了他表达的意思,顿时低下头沉默不语。

        比起死亡,任务失败更让她害怕。

        “别担心,我们都能活着回木叶。”

        日向云川站起身,向她伸出一只手,“蛇”也会意,抬起寅虎面具,往塞嘴里一颗兵粮丸,抓住伸来的援手站起身……

        “我能自己走,队长。”

        不等日向云川问,“蛇”自己就抢答了。

        日向云川愣了愣,刚刚那一瞬间,好像这女孩还是那个原平幸,根本就没有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