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弓兵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团藏的阴谋

第七十一章团藏的阴谋

        几分钟后,一个雨忍被按在了地上,半张脸都浸泡在泥水里,后脑勺上按着一个脸差不多大的黑狗爪子,时不时那只黑狗还会低吼两声,让他不要乱动。

        雨忍叫觉一,原本是草之国忍者。

        因为一次任务与同伴产生分歧而离开村子,后遇到弥彦,才发现自己二十来年都是白活了,一点有意义的事都没做,于是决定和弥彦一起为世界和平而努力,晓组织的元老了属于是。

        今天独自一人出来,其实只是为了打探岩隐村部队的动向,毕竟已经好些天没动静了。

        如果岩忍部队走了,补给什么多少回留下来点。

        晓组织现在穷的喝西北风,一个苦无恨不得掰成三段用,无论是木叶还是岩忍,只要有一方留下点东西都够晓组织消化一段时间的了……

        但是,大半天的竟然遇上了木叶暗部,更没想到精通多种忍术的他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一只狗给撂倒了,甚至印都没结完。

        眼看其中一个面具人蹲下,将手伸向自己的天灵盖。

        觉一的求生本能被瞬间激活,尊严理想都被挤到一片。

        “等等……我知道你们在找谁!”

        一开口泥水便顺着嘴角灌进去,但觉一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人得活着才能去完成梦想,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

        片刻后……

        “他没说谎,寅和蛇被他们营救,现在就在往南三十里的据点里,受伤的是蛇,寅并没有什么事……已经在他们据点待了两天,而且,寅似乎……和他们组织的首领认识。”

        “除此之外,有一个叫长门的……他的眼睛很奇怪,像是个洋葱横截面,似乎是什么血继限界,队长您见过吗?”

        戴着水波漩涡状根忍缩回手,站起身问一旁的队长。

        “没有……”

        队长摇了摇头。

        漩涡面具忍者用脚踢了踢因为记忆提取神志不清的觉一,“他怎么办?”

        “处理干净,将情报发送给团藏大人,提及一下那双眼睛,团藏大人见多识广,说不定曾经遇到过类似的血继限界。”

        “明白。”

        另外一个根忍熟练的抄起一支千本从觉一后脑钉入,瞬间结束一条结束生命,再用土遁使地面裂开将尸体吞下,最后让地面恢复原状……

        漩涡脸忍者掏出小卷轴,掏出藏在腕部的笔和墨水盒,借助雨衣的掩护迅速将情报暗码写完,卷成一团唤出忍鸦塞进竹筒。

        此刻团藏还没有回到木叶,正和大部队一起撤离,距离搜索小队当前的位置并不远,忍鸦送情报一个来回用不了半天。

        六人先行动,赶往觉一记忆中的晓组织驻地。

        在上头指令到达之前先,对这个名为“晓”的雨忍组织进行监视,得到回信后便可第一时间开展行动……

        此时的日向云川,甚至还不知道岩隐村和木叶已经停战。

        刚刚入夜,原平幸就醒了。

        屋里自然只有日向云川和她俩人,虽然日向云川表现的很友好,但始终没有摘下过面具,照顾原平幸也是他自己,不会让其他人进入这间屋子。

        弥彦那边也理解,毕竟所属部门特殊。

        至于晓组织有没有谁对两个他国暗部心怀戒备,这个不用猜也知道肯定会有,只是因为老大的态度让他们没有把这种情绪显露出来。

        既然原平幸醒了,也就是时候离开。

        “能自己走吗?”

        日向云川在床边看着女孩自己坐起来,闷哼一声,言语之间除了冷漠不夹杂任何情感。

        如果对方现在是“蛇”,而不是原平幸。

        那关心之类的就毫无意义。

        “能。”

        蛇摸了摸面具,对“寅”面具眼部的两个玻璃片有些不适应,调整了一下位置才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因为有夹板的存在,只要她把体重完全放到伤腿上,一瘸一拐的走不是问题。

        “那我们这就出发,明早之前到营地。”

        日向云川拉开门率先走出去,月光照进屋内。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今夜总算是停了一会,月亮也出来刷存在感,看着还挺圆。

        一个晓的忍者看到日向云川出来,冲他招招手,刚准备跟这个不露脸但挺有意思的少年说点什么,突然脑袋一歪一头栽倒,声音被风吹树叶的声响完全覆盖。

        日向云川第一时间就开启了白眼。

        刚刚即使没有开启白眼视野,他也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千本,直接从后脑贯入刺穿脑干,晓成员瞬间去世。

        对方绝对是个难缠的主。

        但是下一秒映入日向云川眼帘的,是两张熟悉的面具,还有四个没见过的……但好无疑问就是根组织。

        暗部都是以动物为代号,面具也是动物模样。

        只有根才会那么花里胡哨,什么常青藤水漩涡之类的奇形怪状。

        暗处的根也发现了日向云川,远远丢过来一支苦无,被他侧身躲开,钉在门框上,苦无后面挂着一个小卷轴。

        日向云川一边盯着不远处的根,一边摘下卷轴阅读。

        是团藏的命令。

        要求日向云川将闲杂人等清理干净,之后立刻回到木叶接受处罚……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日向云川在失踪的这些天有泄露木叶情报的嫌疑,要他和外面几个根成员把晓组织一众人清理掉以证清白。

        这像是团藏能做出的事。

        那几个根组织忍者并没有给他犹豫的时间,已经开始按部就班的打开杀戒,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两个在房顶放哨的雨忍。

        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还没睡。

        根组织小队虽然专业,动静不大,但还是引起了晓成员的注意,一个光头大耳神似弥勒佛的高大雨忍拎着一根长棍从房间出来,扫了一眼应该有人放哨的位置。

        空空如也。

        再加上之前的动静。

        他立刻起了怀疑,高声呼喊。

        “敌袭!”

        话音未落,便感觉到后心一凉,一扭头正好看到一张和这几天客人形制类似的面具,顿时怒火中烧,不等对方抽刀,用土遁·土矛之术将身体硬化夹住敌人武器,碗口粗的铁棍挥舞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