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弓兵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搜寻小队

第七十章搜寻小队

        弥彦听懂了话里的意思。

        “虽然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但我们的目标是在保护国家的同时,努力实现忍界的和平,让你这样年龄的少年不用在战场上与人搏杀……”

        “但你们太弱小了。”

        日向云川毫不犹豫打断了弥彦的鸡汤。

        “没有足够的力量,不会有人停下来和你们交谈,只会顺手碾碎你们随后继续发起战争,如果想要大村子的影聆听你们的意见,至少要有和他们站在一条水平线上……”

        长门向前一步想说什么,但被弥彦侧身挡了下来。

        “你说过的有道理。”

        “抱歉,无意抹黑你们的理想,但追求和平的路上毕然会血流成河,希望你们能够成功。”

        日向云川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如果对方有脑子,就知道自己说的是实话,至少在能在对方眼中留个同样爱好和平的印象,并且营造出自己是支持晓组织做法的假象……

        日向云川比起这些忍者而言,看过的历史案例比他们吃过的饭都多……

        在人类肉体基本力量基本没有原生差距的蓝星上战争自从人类诞生文明后就没停过几天,更别说这个矛盾比蓝星多的多的忍界。

        忍者与普通人,易子而食的贫民与富可敌国的商人,以及完全不在意平民死活的大名政权,各国之间的天然差异,还有忍村之间积累数代的血海深仇……

        无论怎么看,战争结束都是一个玩笑。

        至少以现在的情况看,就算按照原著中忍者的战争结束了,普通人也总有一天会忍受不了当权者起义,然后忍者奉命镇压,拿钱杀人……

        可以说,如果没人给这个世界翻个面,战争和杀戮永远都不会停止。

        所以,以晓组织现在的天真想法,比某些腐朽书生还不切合实际,及时没有团藏没有半藏没有带土……他们也什么事都干不成。

        晓组织顶了天也就成为下一个半藏,最后连维护自己的国家都费劲,两个国家都跑进来打架了,其中一个还明显违约,结果堂堂半神连个泡都不敢冒。

        当然,日向云川也不支持斑的和平,即使没有黑绝和大筒木,那玩意就是把生活在现实这个大型服务器中的人打包,一个个全塞进虚拟世界玩单机。

        虽然说幻境确实挺美好……

        但游戏里的你终究是虚假的,而且无限月读说白了就是毁灭全人类,这种房子漏雨不修,而是一把火烧了的行为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

        接下来两天,原平幸一直没醒。

        日向云川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就和晓组织成员们聊聊天,虽然自己没报身份,但即使是暗部每个国家的服饰也大有不同,弥彦他们也大概能猜出他隶属于木叶。

        之所以施以援手,一部分是因为日向云川之前的“刀下留人”,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他们看来,岩隐村在这次战争中扮演的是入侵者,而木叶看起来更像是帮助雨之国御敌。

        可能还有点自来也的因素……

        晓组织现在就像是一个忍者村的雏形,加入的人要么是被半藏近些年的颓废搞失望的忍者,要么是阴差阳错成为忍者的流浪忍者,还有其他小忍村被逼出走的忍者。

        总之,实力参差不齐,有些人的基础知识还不如木叶学校一年级的学生。

        还有收留的一些流浪儿童。

        日向云川偶尔会教给他们一些简单的忍术,比如替身术变身术,当然也不可能教完就会……至少,某人表现出的样子是晓的朋友。

        正是因此,日向云川和晓的其他人很快就熟络起来,很快和沉默寡言的长门也能聊上两句,顺便旁敲侧击套套情报……

        就在某人为了接触笼中鸟疯狂试探时,根组织的两支搜寻小队已经到日向云川失踪的地方,进行搜寻。

        在根组织中,“寅”这个角色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所以,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至于日向家那边,先不说并没有通知他们日向云川失踪的消息,就算是宗家知道了,笼中鸟咒印也是有距离限制的,不可能在木叶就把雨之国不知道哪的分家给爆头。

        笼中鸟确实属于封印术中的天花板级别,但也绝对不是像无线控制的颅内炸弹一样,看着屏幕,想炸谁只需要在头像上一点就行……

        至少要在视野中看得到吧。

        在外执行任务远离宗家时,笼中鸟更多的是一个白眼保护机制,而不是宗家遥控器。

        ……

        因为已经过了两天,痕迹已经被雨水抹了个干干净净。

        两支小队找到了寅和蛇被冲到岸边的雨衣,还有两人被急流和石头扒下来的防具。

        虽然有犬冢家的忍犬,但味道早就被冲刷的干干净净,六个人一只狗在河道上下游溜达一天,最终在日向云川带着蛇停歇的涯壁凹陷处找到了一部分医疗道具边角料。

        但这对找人也没什么作用。

        只能知道寅和蛇还活着,有人受伤或者两人都受伤,因为医疗忍者是蛇,而且鲨的陈述中卷入战斗的是寅,所以受伤的大概率是寅。

        站在涯壁下,犬冢千丈在面具下呲了呲牙,忍不住咒骂一句。

        “这该死的雨!”

        “别着急,既然他们还活着,又没有留下打斗痕迹,就一定能找到,而且……”

        后面的根忍捡起经过修剪的固定板边角料,用手摸了摸。

        “寅应该伤的很重,走不远。”

        说着,根忍将边角料丢给犬冢千丈。

        犬冢千丈掀起面具,嗅了嗅,蹲下让狗子也闻一闻,过程中也不忘发牢骚。

        “话说这个寅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让团藏大人和大蛇丸大人如此看重。”

        “是大蛇丸大人的学生。”

        后面的根忍走上前,把犬冢千丈的面具拉下来重新盖住他面部,同时还不忘观察凹陷内的人为痕迹,从而推测日向云川离开的方向……

        就在三人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准备离开时。

        犬冢千丈的大狗突然嗅到了雨中传来的味道,伏下身体露出尖牙低吼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