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弓兵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晓之初见

第六十九章晓之初见

        这一通下来,日向云川查克拉消耗不少。

        蛇……或者说原平幸还没醒。

        如果她身上的医疗包没被冲走,还能帮她固定一下断骨。

        除了伤势之外,日向云川在她身上还有发现。

        当初在船上被枇杷十藏砍伤的后背疤痕处有明显的细胞移植痕迹,看颜色……应该不是初代细胞移植,具体有什么效过日向云川不知道。

        一开始日向云川以为她脑袋里和自己一样安上了封印术,把记忆给封印起来……虽然日向云川不知道封印术能不能做到封印记忆,没看到过那种术。

        但检查一番,发现大脑干干净净。

        全身上下,只有一个舌祸根绝之印,根组织标配。

        应该是用了其他方法,药物之类的。

        因为原平幸身上骨折地方不少,日向云川防止给她造成二次伤害,就砍了个木排拖着她,到一个峭壁的凹陷处躲避雨水……

        夜色降临,日向云川就在石头上坐着,看着外面的雨哗啦啦的下,默默往嘴里塞一颗兵粮丸。

        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任务已经没可能完成。

        当前的状态就是要躲岩忍远点,别被发现,等那丫头情况好一点醒过来,带她回木叶的营地丢给医疗班……

        某人打了个哈欠。

        这些天一直都没睡好,说不疲惫肯定是假的。

        突然,一丝轻微的杂声让日向云川精神一振,迅速扣上面具,轻轻摘下卷轴,通灵出一把长弓和贯穿套餐卷轴,同时开启白眼扫视雨中。

        确实有人,但不是岩忍。

        而是雨忍,一共三个,其中一个还和日向云川有过一面之缘,就是之前给半藏送信离开雨忍村时跟踪小队的那个愣头青。

        不是岩忍,那就不好杀了。

        日向云川回头看一眼躺板板的原平幸,拎着弓飞背着卷轴离开休息处,迎着三个雨忍上去,同时射出一支没有经过忍术附魔的卷轴,钉在三人前方,示意他们停止前进……

        “我们没有恶意~”

        身披雨衣的愣头青举起双手,像投降一样展示自己手上没有武器。

        日向云川落在箭矢旁,把钉在地上的箭矢拔出,静待三人说出来意。

        “你们应该有人受伤了吧,我们其实是来提供帮助……”

        说着,愣头青从怀里掏出一个缺口的面具,他身后的另一个雨忍还拿出一个急救包……看样式就是原平幸一直携带的那个包。

        日向云川没动。

        说实话,他更想知道仨人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忍者只有在藏起来的时候才是安全的,这样随随便便就被人找到,多少有点没安全感。

        拎着医疗包的忍者向前两步,将东西丢给日向云川。

        “那个……总之我觉得你不像是坏人,我们也不是坏人,如果实在没地方落脚,我们可以提供休息的地方,而且你的同伴应该伤的不轻,也需要养伤吧~”

        日向云川站在原地,没有立刻转身离去。

        说实话,他现在有点犹豫。

        跟陌生人去别人家风险肯定是有的,但还未黑化的晓组织……

        日向云川确实想接触一下,而且现在自己和“蛇”属于伤重失踪的状态,而且联络员现在伤的最重,跟上级无法联络,身边除了一个昏迷的根没有别的监视者……

        还有比现在更自由的机会么?

        “既然如此,那就却之不恭了。”

        说完,日向云川转身去接原平幸。

        “还请三位稍后……”

        “我们就在这等你。”

        “多谢。”

        日向云川点头道谢,加速消失在雨幕之中。

        片刻后,日向云川用简易的木架背着原平幸回到三人面前。

        “劳驾带路。”

        ……

        ……

        跟随三个雨忍到晓的驻地,把原平幸安顿好。

        为了以防万一,日向云川用柔拳封锁了她的穴道,以防止她醒过来再给自己添麻烦……毕竟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原平幸,而是一个根的工具忍者而已。

        毕竟日向云川来到晓,是因为有自己的打算。

        而且这个打算是日向云川不可告人的小秘密,绝对不能让木叶的人知道,无论是团藏大蛇丸还是父母……毕竟,剥离笼中鸟是一个严重违背族规的决定,被有心者利用甚至可以说自己要背叛木叶。

        除了师傅知道,还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而且,晓就算现在是个再傻白甜的组织,也不可能毫无目的的施以援手,所以日向云川在很多地方都留下了飞雷神印记,以防万一。

        日向云川走出木屋,除了三个雨忍之外,还多了两男一女,光看发色就能猜到,仨人就是弥彦、长门&小南。

        别说,弥彦和波风水门长得还真有点像,就是发色略有差别且气质不同,水门是那种看上去就很温和的老好人,永远保持淡淡的笑容。

        弥彦就有点严肃,但又不那么严肃,有点没长大的孩子故作深沉的感觉,尽管看样子已经是二十岁左右的成年人,但内在依旧是个热血笨蛋。

        只能说……不愧是赤子之心的抱有者。

        当然,这个严肃也可能是他一身黑袍带来的视觉效果。

        长门和印象中差不多,一头长发刘海遮眼的杀马特,和旁边头发玩出花的小南呈鲜明对比。

        “我是晓组织的首领,弥彦。”

        弥彦伸出右手,向日向云川表示友好。

        日向云川也伸出右手,像是两国首脑外交会晤一样和弥彦握手。

        违和感爆表……

        弥彦可以自报家门。

        但日向云川不行,只是握握手。

        “多谢您施以援手。”

        “举手之劳而已,”弥彦笑了笑,维持着领头人的风范,“而且,我们也不是无偿提供帮助,如果可以,我想知道这次战争的起因。”

        “起因……无非是大国之间的利益和平衡而已,而且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雨之国被卷进来只是意外,之后……战场应该不会再蔓延到雨之国。”

        日向云川顿了顿,并没有说具体的情报,经典的答非所问避开这个话题。

        现在的晓组织就十来个人……而且不是后来的一堆s级叛忍,情报各方面也堪比井底之蛙,日向云川怀疑自己的侦查小队满员时都能让现在的晓损失过半。

        如果非要说棘手的,估计只有长门一个。

        而且,这个时期,恐怕轮回眼的能力长门还没玩明白,实战经验估计也没多少……这个时候的晓组织想要卷进三战,着实属于老寿星吃砒霜。

        虽然对这个组织日向云川没什么感觉,但出于善意还是暗戳戳提醒了一下弥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