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弓兵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上岛

第三十七章上岛

        没有被发现。

        日向云川松了一口气。

        至少救下来了一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忍刀众没有追,但日向云川已经竭尽全力了……目送卡卡西从水下远离后,日向云川就关上白眼。

        检查脚踝和手腕的绳索都绑好后,缩在房间角落,尽量平息体内的查克拉反应,以最缓慢的速度恢复,这种高强度的使用白眼,对精神也是一种不小的消耗。

        警惕没过多大会,日向云川就在自己没察觉的情况下陷入了昏睡……

        ……

        ……

        “这孩子还有救,她有着纲手都称赞的医疗天赋,我觉得洗掉记忆留着吧……龙马前辈。”

        “由那位大人做决定吧,我们只是追随者。”

        油女龙马看着被吊住性命的原平幸,面无表情,顿了顿又问道,“另一个呢,日向云川。”

        “他……没有露面,攻击雾隐的是分身。”

        “哦~哼……”

        虽然现在根和雾隐暗部在某些地方合作,但说白了,双方还是不同国家的组织,只是因为暂时的共赢而走在一起。

        对方减员,对于根不算坏事。

        至于猿飞龙一……

        高不成低不就,却总是在游离在权力核心反复横跳,恰好赶上团藏大人要吸收卡卡西进入根……只能说是可怜的牺牲品。

        还有那个不知道叫什么都小鬼,从他进入第三班时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雾隐那边呢?”

        面具被炸掉一块的忍者询问道。

        “告诉他们你解决了,别让那俩人多想,毕竟你现在如此狼狈……如果让人知道居然只是被一个影分身摆一道,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事实上,我们完全没有交手。”

        “别让大蛇丸知道,那家伙能笑一天。”

        油女龙马也禁不住调侃一下下属,转身准备去和剩下的两个雾隐聊聊,顺便看看船怎么样了,还能不能开……毕竟驾驶楼都被炸掉了半边。

        但身后的下属还是有些疑惑。

        “前辈,为什么……要带日向云川去岛上,他并不是根的人,而且大蛇丸也并不可信,到现在也只是名义上与根合作……”

        “寺井,有些人决不会将自己置于险境的,通常情况下我们管这种人叫聪明人……或者无耻小人,而且,那位大人也想把他收入囊中。”

        ……

        船还在向着目的地行驶,速度不减。

        日向云川那一箭只是让驾驶舱建筑部分受损严重,船舵部分几乎没什么事,虽然那些仪器坏了一大半,但靠着原始的罗盘和半露天驾驶舱还能继续行驶。

        枇杷十藏坐在歪斜的半边驾驶楼最高处,几具尸体都在他的视野范围内。

        “呵呵……还没看到敌人就死了,弱的可怜。”

        “桀桀……”

        站在他身旁的栗霰串丸怪笑两声。

        枇杷十藏没搭理他,这货就是一死变态,他并不将杀人视为工作,而是视为爱好,非常喜欢把人用钢丝吊起来,看着对方血液一点点流失,无力的等待死亡……

        而枇杷十藏不一样,他是有理想的,杀人只是过程,并非目的……

        ……

        ……

        嘎吱——

        房门推开。

        日向云川微微抬起头,两个面具男走进来,将一个布袋套在他头上,夹在腋下离开船舱,带上陆地。

        因为离忍者太近,日向云川并没有开启白眼。

        贴脸使用查克拉,即使对方不是感知型忍者也会有所察觉,一旦在敌人老巢被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全都白费,第三班的牺牲也会毫无意义。

        当然,日向云川还是很方的。

        毕竟船上就有两个忍刀众,很明显这个人口生意是水之国特别关注的大项目,谁知道岛上会是个什么情况,还得找机会向大蛇丸传递消息。

        在日向云川努力将路线记在脑海里时,脚步突然停下,随后便被摔在冰凉的地面上,双手双脚的绳索也被挑开。

        随后脚步声离去,木质门关闭和金属锁的声音随之响起。

        日向云川装模作样的呻吟一声,拽下套头上的袋子,一脸惊慌的迅速打量四周。

        是一处监牢,手臂粗的木质栏栅。

        除了日向云川,这间屋子里还有六个年龄与日向云川相仿的孩子,还有两个明显大他好几岁的大孩子,站起来高日向云川一头。

        见到新人进来,大多数孩子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过了一眼,就继续靠在墙壁上低头闭目养神……与其说是一群孩子,还不如说是一群行尸走肉。

        只有那两个年级较大的有所不同,大概是这间牢房的“老人”了,一齐走向日向云川……

        “你叫什么?”

        “……黑。”

        “嘁,这是什么名字……”

        其中一个大孩子撇撇嘴。

        日向云川低下头,用余光观察侧后方牢门外,确认没有忍者看管后,心头松了一口气。

        “喂,你从哪来的?”

        “……我……村子里。”

        “又是一个傻瓜。”

        两个大孩子脸上瞬间露出鄙夷之色,其中一个抓住日向云川的衣领,学这大人的模样恶狠狠的询问。

        “你知道来这里意味着什么吗,小鬼?”

        “……”

        当然是意味着你被拐了,还有啥?

        这孩子脑子里进发泡胶啦?

        日向云川不知道该说什么,所幸委屈巴巴看着他,轻轻摇头,其实心里已经盘算着晚上将大蛇丸的小蛇召唤出来之后的计划。

        “我们被带到这里,是为了成为忍者的!”

        “哦……”

        流批流批~

        “如果你没有接受非人训练的觉悟,我劝你立刻离开这个房间去隔壁……”

        “……”

        就算我想过去,关键没人给我开门啊。

        “在这间屋子里……”

        ……

        日向云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直以来,和忍者村子里的孩子在一块呆惯了,虽然他们也有些幼稚,有些人的脑回路也比较奇特,但基本上感觉不到交流障碍,感觉大家都可以用差不多是成年人的思维去交流。

        但……外面的孩子,明明岁数已经和原平幸差不多,放在第二次忍界大战期间都已经是“炮灰”的年龄……但是思维却真真切切的是个小屁孩。

        甚至已经被卖了,还在沾沾自喜……

        当然,这也没办法。

        都是教育环境所决定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