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弓兵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无用功

第三十六章无用功

        日向云川很想在船舱里装死。

        但眼睁睁看着新第三班去送死,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尽管从在木叶出生后,总会出现一些刷新日向云川三观的事,特别是给大蛇丸当助手之后,他都开始自认为已经能够面无表情看任何人去死。

        但……

        说实话,人终究还是社会性动物。

        看着不认识的人去死和看着熟人或者亲人去死终究是两种感觉,于是纠结再三之后,日向云川还是决定在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搭把手……

        所以,在猿飞龙一和两个忍刀众动手时,悄咪咪给给船舱开了个小洞,将大卷轴通灵出来交给影分身让他进行远程火力支援,然后本体处理一下,将洞口封好……

        总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所以,就有了驾驶室爆炸的这一幕……

        ……

        这边,卡卡西瞬身到猿飞龙一身后,将贯穿他腿部的钢丝切断,同时一脚踹向缝针暂时脱手的栗霰串丸下盘,暂时将其逼退。

        猿飞龙一也是在临死之际突破了手速,一瞬间完成火遁·豪炎术,同时故意侧倒险之又险的躲过刀锋,口中吐出一条半径十厘米的火蛇卷向枇杷十藏。

        逼的枇杷十藏用刀身格挡后迅速退开,躲避火蛇灼烧,即使如此腰间也被燎去一大块衣物,闻起来还有点烤肉味……

        远处的‘日向云川’也没闲着,站在波澜起伏的海面上,手握长弓,将一支支箭矢搭在弦上,以赶着投胎的速度进行连射。

        事实上,和他想的一样。

        在射出第六箭的时候,一个面具男便从船里跳出来,飞速的靠近他。

        因为影分身特意卸掉了伪装,是日向云川本人模样。

        所以,并不担心露馅。

        只不过,远程火力就只能停了。

        搭上已经准备好的三支箭矢,一齐上弦对着高空射出,随后将长弓和卷轴一丢,另一边旁观的本体立刻用通灵术将东西召唤到自己身边,然后用通灵术送回师傅的地下仓库,当做无事发生。

        最后射出的三支箭是中秋剩下的烟花,如果是配方有问题还能干扰对手一下,如果配方没问题……那就烘托一下氛围吧。

        反正已经达成二杀,这波不亏。

        日向云川还是有自知之明的,靠着出其不意用道具来偷袭一下还行,真让人近身,对上这些资深忍者还是很蓝的。

        所以,不求击退,只要能给对面添点麻烦就行。

        分身抽出一把忍者直刀,摆出木叶流剑术的架势。

        对手见状,也抽出背后直刀,一个瞬身到分身身前,刀刃刺向腹部,另一只手向上架住日向云川手腕,变相将忍者刀格挡。

        分身却没有用空余的手去格挡,而是从袖口抖搂出两个个小铁筒掉入水中,任由刀刃刺穿腹部,随后化作烟雾消散。

        下一秒……

        bomm——(x2)

        水柱升起。

        几乎同时,三支箭矢在坠落过程中爆炸,海面上方瞬间亮起一颗“小太阳”……

        事实证明,这日向云川不适合做烟花。

        四支箭,只有一支是烟花,成功率百分之二十五……

        即使是白天,几百米外船上的人还是能看见突然爆发的亮光,只不过因为距离加上并非夜晚,并没有什么战术收益。

        分身消失的同时,感受和记忆瞬间反馈到日向云川身上。

        刀像是刺在自己身上,但突然戛然而止,说疼又不痛……总之感觉相当奇怪,让日向云川有些生理不适,不知道鸣人成百上千个分身被干掉时他是什么感觉。

        总之,白眼加上分身的消耗。

        日向云川已经消耗了百分之八十的常量查克拉,接下来三个人能否得救,就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至于为什么是三个……

        因为水原一角被面具忍者秒了,还被日向云川的爆炸箭矢补刀,现在肯定没气了。

        ……

        ……

        甲板上的战斗也告一段落。

        虽然有日向云川的箭矢支援,但只是普通增加贯通能力的箭矢,只是让枇杷十藏花费了不到一秒用斩首大刀将箭矢拍飞。

        卡卡西身上被穿了十几个洞,虽然没有一处要害,但模样相当凄惨。

        猿飞龙一就更惨了,大口喘着粗气靠在甲板,四肢只有一条腿还没有受伤,腹部也被划开一个大口子,血液不断从裤腿滴落。

        原平幸趴在甲板上,背后一道贯穿背部的伤口,整个上衣完全被染成红色……这是她被卡卡西救出驾驶室时就已有的伤口。

        “与其苦苦挣扎,不如被我一刀劈开,结束你的痛苦。”枇杷十藏抬起滴血的斩首大刀,第一次开口说话。

        猿飞龙一已经快没有力气来躲闪。

        挡在他面前的是微微颤抖的卡卡西,用手中的查克拉刀做着最后的负隅顽抗。

        猿飞龙一轻轻将手放在卡卡西背上,咧嘴露出难看的笑容。

        “卡卡西,逃吧,把情报带回去,任务已经失败了……”

        “吼吼~逃,想的真——”

        噗——

        一声闷响,烟雾四散。

        卡卡西只觉得一只手抓住肩膀,将他甩出船体,只听到背后一声利刃切开皮肉的声音,便落入水中……

        枇杷十藏收起残忍的笑容,恢复一副没精神的样子,扫一眼被斩首大刀切开半边身体的猿飞龙一,撇撇嘴。

        “真没劲~”

        栗霰串丸则走向原平幸,随手甩了甩缝针上的血珠,打一架如果不把什么东西穿起来,这架打的就跟没打一样。

        幸好还有个活人……

        然而,一把突然伸出的忍者直刀架住他的缝针,毁了一块露出嘴角的面具下是一双凌厉的眼睛。

        “你们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桀桀……信不信我杀了你!”

        “……你做不到。”

        “嘶——”

        眼看俩人就要打起来,枇杷十藏连忙插一句。

        “你杀了他,西瓜山河豚鬼就会杀了我们俩,你也不想被别人用缝针挂在树上吧~”

        “桀桀……算你走运!”

        “……”

        面具男……也就是去海上攻击日向云川分身的那个,扛起原平幸回到船舱,找了个宿舍丢进去,顺便把一个因为爆炸声躲到床下的船员拽出来。

        “去,找人把船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