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木叶:日向家的弓兵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权利的游戏

第十七章权利的游戏

        日向云川并没有回家,而是来到师傅枣田夜的店里。

        对于卡卡西而言,朔茂的死对于他绝对是一记晴天霹雳,成为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动漫里就是因此导致卡卡西开始频繁更换队友。

        但这绝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命运转折点,或许整个第三班而言都无法逃离这一事件的影响,如果卡卡西变成那个不惜牺牲队友达成任务目标的忍者……

        日向云川有理由怀疑,第三班大概率会因此战斗减员。

        这次事件等于是把原本背靠背的队友,变成了只攻不守的魔刀千刃……

        日向云川自认为用不了这把“神器”,所以得提前准备一下,给自己准备个靠谱的盾牌。

        至于白牙的真正死因……

        说实话,日向云川挺好奇的。

        但这种事肯定不是一个即将迎来七岁生日的小屁孩中忍能够掺和的,好奇心能不能害死猫日向云川不知道,但害死自己是很轻松的。

        当前还是寻思寻思之后一段时间的任务中,怎么在“孤军奋战”中保全自己比较现实……

        ……

        “有些慌乱啊,云川,这可不像你。”

        “今天发生了一些事,师傅。”

        日向云川把制作失败的卷轴挪到一旁,强压下心中莫名的躁动,额头上血管隐隐显现……

        师傅说的对,他状态确实不对劲。

        旗木朔茂的死会改变很多事,但日向云川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知道太多木叶村忍者乃至其他村忍者的命运,但却对自己的命运走向毫无头绪。

        这些年虽然都在提醒自己未来层出不穷的各种威胁,但终究也是自我提醒,并没有真正的危机感,而且这些年的生活实在太安逸了……

        而这次白牙的死,突然就把平日里逐渐消散的危机感全部唤了出来……

        “停手吧,以你现在的状态只是浪费查克拉和材料而已,我自己做了一些冰沙,来尝尝……”

        “呼~麻烦您了。”

        日向云川深呼一口气,放下略微颤抖的手。

        “你这孩子,总是那么见外……”

        ……

        结果就是,日向云川一下午什么也没有做成。

        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不受控制的去胡思乱想,推演一堆毫无意义的未来。

        前几天日向日差接取了任务,现在并不在村子里,所以晚饭后日向云川并没有去驻地旁的小树林“偷学”八卦掌。

        从师傅那回来,日向云川就在自家院子里待着,一遍一遍又一遍的练习八卦掌的基础招式,将老爹很少用的练拳木桩打的砰砰响。

        因为是成年人体型的木桩,而日向云川身高问题,打起来微微有些别扭,想要用八卦掌打到要害穴位,就要跳起来……

        略微有些滑稽。

        跟日向日差对连时也没有这种感觉。

        大概是因为人会在攻击时调整身位,讲究的是一个随机应变,并想办法将对方困在自己的“八卦”当中,以敏捷的步伐以极快的连击……

        而且,人是软的,打起来会有反应。

        八卦掌可能没考虑过打木桩……

        四五套打下来,那种怪异的手感直接把日向云川气笑了,而且笑起来就停不下,最后扶着木桩直接笑出了眼泪,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哭还是在笑……

        在厨房暗中观察的日向辰巳:“这娃疯了?”

        刚刚解下围裙的日向玲:“云川总是把所有情绪都藏着掖着,每天还那么累……总是需要释放一下的,对吧~”

        “其实我觉得,小孩子还是调皮捣蛋的好~”

        “是啊,云川心事太重了,你和他多聊聊,父子的共同话题应该多一点。

        “我?算了吧,这小子只会装作没事人一样和我闹着玩,一点真心话也不说,也不知道他小脑袋瓜子里装的什么重要情报……”

        ……

        ……

        入夜。

        卡卡西已经在自家客厅坐了一天。

        桌子上是父亲的衣物,特别是那半截火影袖,格外的显眼。

        昨夜父亲完成任务回来时,还笑嘻嘻的揉搓自己的脑袋,甚至给自己带了礼物……

        突然,早上起来就看到了父亲的尸体。

        还是熟悉的坐在客厅的木椅上,但人已经冰凉,只留下一封遗书,一沓衣物,一柄短刀。

        他不明白……

        “卡卡西。”

        三代火影出现在门口,轻轻呼唤卡卡西的名字。

        “三代大人。”

        “……节哀,这并不是他的错。”

        猿飞日斩走进客厅,看着桌子上旗木朔茂的遗物,原本还算挺直的腰杆瞬间佝偻了几分,轻轻抚摸半截火影袖。

        他已经五十岁了。

        朔茂是他亲自选中的火影候选人,万一哪天自己出了意外,他一定会比自己做的更好,这是一个真正为了木叶付出生命的人……

        但没想到,这个“生命”付出的如此之早。

        而且,还是死在自己人手中。

        都是可恶的权力……

        看着沉默的吓人的卡卡西,三代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真相是肯定不能说的,任何人都不能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不然火之意志就成了笑话。

        而且,现在都事态已经不是自己这个火影所能掌控的。

        或许,二代将村子交给自己,就是一个错误。

        当时二代死后,村子里的千手遗老们根本不同意自己成为火影,为了稳固地位,自己不得不借助猿飞、志村、宇智波、秋道、奈良……几个大家族的力量才稳固住位置,并将千手一族挤出权利中心。

        并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千手一族一部分人完全融入木叶,另一部分则在开始时便出走到涡之国,因此导致涡之国被诸多国家攻击时,并没有向木叶求援。

        木叶为了避免战争,也没有及时出手援助。

        只是接收了一部分的幸存者。

        虽然后来第二次忍界大战还是把木叶卷了进去,榨干了木叶积攒了二十年的积蓄和人才……

        总之,火影虽然是自己。

        但其实掌握火影权力的,是猿飞日斩,志村团藏,转寝小春,水户门炎,已经去世的秋道取风和宇智波镜……这一整个小团体。

        很多事,他这个火影根本无法决定。

        包括挑选候选人……

        朔茂是个好候选人,但对于小团体中的其他人而言,他实在太正直强势了,正如当初的秋道取风和宇智波镜,一个主动退出,一个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成为牺牲品……

        ……

        唉~

        都是自己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