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植物与史莱姆与160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章 我不跟他玩猜谜

第六百五十章 我不跟他玩猜谜

        听着他的话,几人看向那个悬浮的石棺,但他们并没有马上动作。

        「总觉得有种图穷匕见的感觉,」昆易嘀咕道,从这虚幻人影出现的时候,他就在想这家伙不管说得多么天花乱坠,最后估计还是会把话题转到那石棺上,「也不知道到底是干掉他还是干掉封印。」

        伊流翎也盯着那个明显是看起来被封印了的石棺,他的直觉告诉他情况不太对;「这一个弄不好会不会放出什么骇人恶兽啊?」

        「我明白,你们会担心我是想欺骗你们打开封印,既然如此,我们或许可以换一个方式。」虚幻人影看出了几人的顾虑,笑着说,「这棺材当初在准备的时候,就是打算在启动阵法之后再将维鹊的躯体杀死,所以就在棺材的顶上边有一个把柄。你将其按下,嵌在棺盖上的匕首就会刺穿我的身体,我便得以解脱,而你也不会再被诅咒所纠缠。」

        「更可疑了。」伊流翎和昆易交换了一个眼神,虽然按照这种做法,的确是可以在不打开破坏石棺的情况下杀死这个家伙,但这个功能越是贴心方便,就越让人觉得是否真的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但所谓血脉诅咒的直接受害人是窦教授,而且看虚幻人影的态度,这件事情似乎也只能窦教授本人来做,所以他们又将目光投向了后者,等待着他的决定。

        「我,」窦教授看着虚幻人影,对方也平静地注视着他,他低下头思索了一下,忽然发问,「您,知道且安石和固安石的区别吗?」

        「那是什么?」虚幻人影皱眉,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果然,」窦教授叹了口气,对虚幻人影说,「我需要与我的同伴商议一下。」

        「请。」虚幻人影倒也不急,很有风度地抬起手,示意他们随意开会,似乎他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在多一年了。

        见窦教授转过身来,昆易又把自己当初那个在玛丽郡紫塔里面用过的魔法罩掏了出来;「这玩意儿隔音。」

        「确实隔音。」伊流翎想起上次的经历,表示认同。

        「那就好,」窦教授点点头,然后问几人,「你们觉得,那边那个,呃,我祖宗,你们打的过吗?」

        「他到目前为止没有泄露出任何气势,甚至像不存在一样,」昆易也并不是很有把握,「但一定要打的话可以打,你确定他是敌人吗?」

        「我不确定,但他肯定是骗了我们,」窦教授叹了口气,「且安石是一种天然的抗腐蚀性极强的石头,一般说来是游离魔力与岩石反应生成的,任何地方都可能出现,而固安石则是经过了锻造后的且安石,必须要经由拥有魔力的人加工才能制造出来。两种石头的主要区别只在魔力的含量,所以大部分人看不太出来,但我当年的毕设写的就是这个。」

        「那你是在哪里见到了这两种石头吗?」伊流翎知道窦教授不可能无缘无故提起它们。

        「是的,那个幻境中我虽然无法控制身体,但毕竟也旁观了一些事情,刚刚我问他的问题就是为了确认这个。」窦教授说,「幻境之中那个国家的建筑大多数都是用且安石造的,运向王陵的石料也是如此,而我们所在的这个墓室所用的石料也是且安石。」

        「那不就对上了吗?」纪舒翟好奇地问。

        「对上了,就说明我们出现的地方不对,因为在那之前,我们在石室之外看到的石门和墙壁,都是固安石,这里不是我们进入的那个地方。」窦教授继续叹气,「况且,就算如同他所说,这个石棺真的是当初王陵中封印鲛人所用的,它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墓室可不是维斯大陆的王陵,而是鲛人一族的陵墓啊。」

        「所以说,我们可能还在幻境之中?」伊流翎也反应过来了,这样也许就能解释为什么窦教授一个普通

        人脱离离魂境,却没有因为受到冲击而昏迷,反而看上去跟没事人一样,「但是,就算我们没能意识到这点,就凭他出现和说的这些话,也很难取信于我们吧。」

        「对,假如这家伙不是傻子,应该也能意识到任何一个有点警惕心的人都不会贸然靠近那个石棺。」昆易表示赞同,「所以,那个过于惹眼的石棺恐怕才是障眼法。」

        看起来是这样,其实不是这样,这不就是那个离魂境的特点吗?

        「那假设我们对他产生的怀疑是计划的一部分,正常逻辑下我们拒绝他之后的发展应该是他翻脸攻击我们?」伊流翎依然在猜测虚幻人影的目的,「而在这个情况下,不管我们能不能打赢他,第一反应肯定是要护送窦教授离开,所以我们会做的事情就是……」

        「开门,」窦教授不愧是学者协会的人,也猜了出来,「恐怕这个房间本身才是那个石棺,所以他的材质才是且安石。」

        「那我们接下去咋办?跟他爆了?」纪舒翟虽然也听出来那虚幻人影不是什么好鸟,但这个地方也没有别的出口了,「按你们这个逻辑,会不会我们攻击他也在计划里,也能解开封印啊?」

        纪舒翟的猜想也不无可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幻境与先前的离魂境不同,基底更换了的话,在没能看出什么才是破局点的情况下,他们所做的任何举动都可能是对方引导之后要达成的目的。

        「确实,这就是那家伙有恃无恐的原因,哪怕我们猜出来了,也只能在他到底在第几层这件事情上内耗。」伊流翎说着,突然拍了拍花盆,「所以我不跟他玩猜谜,既然他为了让我们以为已经回到现实,将一切能力都还了回来,而现在我又确定了这里依然还是幻境,那么……」

        柚笙的藤蔓四散开来,从魔法罩内部穿了出去,贴在了石室的地面上。

        「不管他是鲛人还是死人,总归比齐千弱多了。」伊流翎再次拍了一下花盆,柚笙五条藤蔓拧成一束,猛地向地面抽打而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