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87章 大结局下

第87章 大结局下

        叶珈蓝脚步一顿。

        “聊几句?”

        叶珈蓝脚步定在哪里,抬都抬不起来。

        她想说“不用了,没时间”,但是张了张嘴,就像是被人控制住一样,怎么都说不出口。

        男人靠近了些,“我就是她刚才说的那个学长。”

        他刻意咬重了学长两个字。

        叶珈蓝不敢答应。

        酒吧这种地方鱼龙混杂,谁知道这个人是好人坏人?

        “不信的话可以问唐遇。”

        傅晏觉得好笑,尽量让自己的语调正经严肃起来,“就几分钟。”

        叶珈蓝还是没拒绝傅晏。

        她警惕性高,喝东西之前,先拍了张照片给唐遇发了过去:【认识吗?】

        幸亏那人没在手术室,所以回复的还算及时:【认识。】

        【你朋友?】

        【嗯。】

        隔了几秒,唐遇:【他跟你说的话都不能信。】

        【哦……那他给的酒我能喝吗?】

        傅晏已经把酒递了过来。

        【能。】

        【他不会对我图谋不轨吧?】

        【……】

        唐遇:【你想多了,他已经结婚了。】

        别说结婚了,就算没结婚,傅晏也不可能对叶珈蓝图谋不轨。

        叶珈蓝这才放下心来,抿了一口鸡尾酒。

        傅晏目睹了她表情变化的全过程,他点了根烟,然后侧头看了她一眼。

        叶珈蓝已经把手机收了起来,先发制人问道:“付桐刚才说的……”

        男人点了下头:“我把唐遇送到医院的。”

        叶珈蓝也跟着点头,“然后呢?”

        “然后,洗了胃。”

        叶珈蓝又喝了一口鸡尾酒。

        傅晏考虑到对方是女孩子,又是唐遇的女朋友,所以给她点的酒精度数最低的酒,不容易上头。

        他注意到叶珈蓝一直皱着眉,微微挑了下眉,“介意我抽烟吗?”

        叶珈蓝觉得点头不好,但是她确实介意,于是非常委婉地咳了声。

        傅晏转头就把烟灭了。

        “从那次以后,唐遇眼里除了学习好像就没别的了。”

        “他以前虽然也好学,但是性质不一样,那次之后是不要命的学。”

        “外科跟内科不一样,”傅晏微微眯了眯眼,“不然你以为,他年纪这么轻,是怎么做到一助的位置的?”

        叶珈蓝咬着吸管没松。

        傅晏把自己那杯酒喝干净,“唐遇很喜欢你。”

        “一直很喜欢你。”

        叶珈蓝觉得自己喝醉了,所以都听出回音来了。

        回音一直循环的同时,叶珈蓝想起唐遇刚才给自己发的消息——

        傅晏说的话,她一句都不能信。

        所以她现在……是信还是不信?

        叶珈蓝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那人已经站起身来,“我送你回去。”

        “……不用。”

        “放心,我是律师,知道性骚扰是违法犯罪行为。”

        他这么一说,叶珈蓝倒是不好说什么了,点头道谢之后,跟着他一起出了酒吧。

        叶珈蓝到家的时候不算晚。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完澡之后,她把书桌的抽屉拉开,然后从里面挑了一个包装完好的礼品盒,重新拆开,把前几天买的戒指装了进去。

        叶珈蓝生物钟规律,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就醒了过来。

        昨天喝了一整杯酒居然也没觉得头疼,她瘫成大字型躺在床上,没一会儿,放在床头的手机屏幕就亮了下。

        有消息进来。

        叶珈蓝拿过手机看了一眼。

        是叶景的,大概是怕吵到她休息,所以没打电话,只是发了条微信告诉她下飞机了。

        叶珈蓝立刻回了个电话过去。

        只响了两声,那头宽厚的男声就响了起来:“宝贝闺女,怎么醒着么早啊?不是被我吵醒的吧?”

        叶珈蓝从床上爬起来,“没有啊,爸,我去机场接你吧?”

        “不用,”那头立刻回绝道,“我打车去你弟弟订的酒店就行了,你再睡会儿。”

        叶珈蓝想着叶景坐飞机时间不短,应该需要倒倒时差,也就没再打扰他休息,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整个早上,叶景和叶明旭都在酒店睡觉。

        叶珈蓝照常工作。

        十一点半多的时候,叶明旭的微信发了过来:【姐……姐夫中午有空吗?】

        他对叶珈蓝的称呼改的艰难,但是起码还算成功。

        叶珈蓝回复:【他上午的手术还没完,估计要到下午。你跟爸说一下,晚上吧。】

        【没问题。】

        这条消息过来没一会儿,叶明旭又问了句:【姐,你过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吧。】

        叶珈蓝应了句,拿了外套出去。

        她和叶景有段时间没见面,叶景又是典型的宠女儿,对着她嘘寒问暖家长里短了整个中午,直到快上班的时候被放她回了医院。

        叶珈蓝心情舒畅,回科室路过隔壁的时候看了一眼,神外科室的门关着,不知道谁在里面。

        她没去敲门,也没给唐遇发消息打扰他,回自己科室认真工作起来。

        这段时间调班多,工作一点都不能堆积,必须快狠准的完成任务。

        只有这样,她才能挤出时间,“抽空”去结婚度蜜月。

        人只要一忙起来,时间过得向来快。

        到了下班的时间点,还是经许恋提醒,叶珈蓝才反应过来的。

        手机放在抽屉里,一下午没碰,消息多了几十条。

        大部分都是叶明旭催她的,一个小时不下两条。

        还有余秋华和叶景的。

        唐遇的消息只占了三条,前两条是:【手术结束了。】

        【我休息会儿。】

        到了第三条,画风突变:【晚上记得叫我,honey。】

        honey个屁啊honey。

        绝对是和叶明旭学的。

        叶珈蓝一通电话给唐遇拨了过去。

        响了几声之后,那边才一接通,她又报复性地把电话给挂了。

        叶珈蓝乐此不疲,把这个过程重复了几次。

        两分钟后,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许恋第一时间开了门,“您好请问挂号……哦……唐医生。”

        叶珈蓝手机甚至还没从耳边拿下来,听筒里的“嘟嘟”声甚至都没停下,电话那头的主人公就这么出现在了她跟前。

        许恋视线在他们两个人身上逡巡几秒,然后才咳了声,“弯弯,下班了已经。”

        “啊……哦。”

        叶珈蓝这才放下手机,把白大褂脱掉换上后外套,拿了围巾走向门口。

        唐遇已经换好了衣服,他站在门口,肩高腿长,自成一道风景。

        叶珈蓝快步过去,扯了他的袖口出去,“我爸来了。”

        “你昨天说过。”

        叶珈蓝抓他袖子的手越发地收紧,“怎么办,我有点紧张……”

        一见到人,她瞬间把刚才对他“honey”报复抛到了脑后,脑袋里全成了待会儿见到叶景时该怎么办。

        明明是带唐遇见家长,结果紧张的人反倒成了她。

        叶珈蓝都觉得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过后,她觉得自己没出息,攥着唐遇袖子的手也松了松。

        唐遇跟在她身后,稍微一低头就凑在她耳边,轻声问:“我都没紧张,你紧张什么?”

        “……”

        还不是怕叶景对他不满意。

        叶珈蓝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过去的途中,不厌其烦地跟唐遇科普叶景的性格和兴趣爱好。

        科普了一路,到家门口的时候,叶珈蓝自己都混乱了。

        跟她相比,唐遇就无比淡定,开车的手自始至终没抖过。

        他西装穿得挺括有型,体体面面,脸上半点因为紧张出的汗都没有。

        两人下车,进住户楼电梯的时候,叶珈蓝手心的汗都还没干。

        她看了眼和自己截然相反的唐遇,郁闷地撇了下嘴角,“唐遇,你紧张过吗?”

        “嗯。”

        “什么时候。”

        电梯楼层正一个一个地往上跳。

        唐遇朝她勾了勾手指,“近点儿。”

        叶珈蓝又是好奇又是期待,往他跟前凑了凑,唐遇也低了下头,两人间距离拉的更近,他喉结轻滚,“第一次的时候。”

        “……”

        叶珈蓝没想到是这个答案。

        她耳根一热,但是毕竟是自己挑起的这个话题,接不下去肯定有自己的问题,她只能硬着头皮问了句:“为什么?”

        “不是说男人第一次容易早泄么,”电梯停下,唐遇声音压的更低,“所以当时——很紧张,怕不能让你舒服……”

        话音未落,电梯门打开。

        叶珈蓝觉得他就是故意的,这人坏点子多,而且流氓耍的还很有文化。

        她手肘支起,往他胳膊上戳过去,“唐遇,你要不要脸——”

        因为气愤,这句话音调拔高,直把电梯门外的人给吓了一跳。

        叶珈蓝看清那人时也吓了一跳,立马收回手站直身体,“爸……爸……”

        唐遇嘴角弯起的弧度也滞了一瞬,顺着叶珈蓝的视线看过去,然后看到外面一个提着袋子准备放在门口的中年男人。

        所幸他反应快,礼貌地冲男人点了下头:“叶叔叔,你好。”

        男人面部轮廓大体上能看出叶珈蓝的影子,只不过岁月的痕迹要明显许多,他盯着他们两个看了半晌,然后才把垃圾袋放在门口,“你们两个在电梯里干了什么?”

        叶珈蓝装傻:“就是坐电梯上楼啊……”

        叶景拿了张纸巾擦手,“电梯里可是有监控的,你们以后注意点儿。”

        “……”

        他们两个明明清清白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旁人眼里,都觉得他们两个只要单独出现在一起,那就绝对会出某些不可描述的问题。

        叶珈蓝觉得,这是区别对待。

        她拉着唐遇走出电梯,“爸,你怎么来这么早啊?”

        “待着没事干,就先过来准备晚饭了。”

        “旭旭呢?”

        刚问完,叶明旭从门口探出头来,“哈……嗨,姐。”

        “等等……”叶珈蓝指了指门,“哪儿来的钥匙?”

        “锦珂那丫头给的啊。”

        叶景看了眼唐遇,“叫唐遇是吧?”

        唐遇对着叶景时,倒没“嗯”或者“哦”地敷衍了事。

        几乎叶景又问,他就必答。

        叶珈蓝本来担心他和叶家那俩父子交流会出问题,结果观察了一会儿,她发现自己完全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人家三个男同志相处地无比和谐,恨不得把她排除在外。

        叶珈蓝在厨房里熬好了汤,端出来的时候,叶明旭正显摆他今天穿的白西装,“姐夫,我今天的形象是不是比昨天好了很多?”

        她对着客厅的灯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回厨房盛菜。

        她和唐遇到之前,叶景已经把菜做得差不多了。

        三菜一汤。

        两素一荤,营养均衡。

        叶珈蓝把菜都装进盘子里,盛最后一道的时候,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叶景开了水龙头洗水果,“弯弯啊。”

        “爸……”叶珈蓝把盘子放下,“正好我有话跟您说。”

        “你姐的事吧?”

        叶珈蓝猛地转头看她。

        叶景还在心无旁骛地洗水果,头也没抬一下,“我来的时候,你妈已经跟我说了。”

        他做事细致,一盘水果反反复复洗了三遍,最后才又控了水装到果盘里:“你不用想那么多,我跟你妈活了大半辈子,早就想明白了。”

        叶景说着看了眼厨房外的两人,“唐遇人不错,最主要的是对你好,我跟你妈也放心。”

        叶珈蓝心头暖烘烘的,连带着眼睛都跟着热了起来。

        叶景又叹了口气,“不过你们两个别总想着工作,不要像我跟你妈一样忽略了家庭。”

        叶景向来爱讲大道理,叶珈蓝以往觉得翻来覆去也就那几句话,有的时候也会觉得他烦人,但是这会儿只觉得再动听不过。

        “比起工作,生活和家庭更重要。”

        “唐遇是外科医生吧,平常应该会很忙,弯弯啊……我们不能受委屈,但也不能让人家受委屈是吧。”

        叶景说着又叹了口气,“不过我女儿又乖又聪明,不用我教也知道怎么做。”

        叶珈蓝不做声,她微微低下头,眼底氤氲开潮气,一字一字地把每句话都记到了心里去。

        唐遇这次家长会晤取得了空前绝后的成功。

        叶景和叶明旭飞回纽约前,还特地叮嘱叶珈蓝好好对待唐遇。

        这次见完家长后,叶珈蓝把唐遇的微信备注改成了“万人迷”。

        可不是万人迷么。

        叶家父子才来几天,就迅速被他笼络走了两片冰心。

        临近年关,加上叶珈蓝最近一直在调班,所以时间越发地紧。

        到除夕前几天,医院开始陆续轮换班放假。

        叶珈蓝和唐遇都排在了除夕以后,所以这段时间还要一天不落得上班和值班。

        她担心唐遇身体吃不消,一得空就给他补身体,结果补着补着,吃不消的就变成了她自己。

        叶珈蓝后悔万分,再也没敢听从所有苏锦珂的建议给他炖王八。

        腊月二十八的时候,301病房的小公主云欢入院十个月后,病情好转办了出院手续。

        叶珈蓝作为负责她的医生,一路把她送到了一楼大厅。

        云欢这几个月一直按时吃药,所以状态也比之前好了很多,看起来甚至不像是曾经患有精神疾病的患者。

        叶珈蓝揽着她的肩膀叮嘱:“每周要来医院复查一次,记得按时吃药,保持心情愉快,不开心的时候可以和我说说话。”

        云欢点头如捣蒜。

        捣了好几下之后,她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叶医生……”

        叶珈蓝:“……”

        看来精神类疾病得到了控制,但是她的表演型天分还是跟以前如出一辙。

        云欢吸了吸鼻子,眼泪瞬间就滚了下来,“我能最后见我的王子一面吗?”

        叶珈蓝迟疑几秒,看她这么委屈也就没忍心拒绝,退了一步道:“我问一下他有没有空。”

        唐遇还真的有空。

        不过空闲的时间不多。

        五分钟后,电梯门打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从里面走出来。

        云欢迅速辨认出来唐遇,张开双臂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唐……唐医生,我能抱你一下吗?就一下……”

        她大概是真的太欣赏唐遇的美色,导致这么久了依旧对他念念不忘。

        叶珈蓝嘴角一扯,“欢欢……”

        云欢还在眨眼睛。

        叶珈蓝只能把视线又转到唐遇身上。

        进退维谷。

        唐遇不可能会抱云欢,叶珈蓝也不想他抱她,但是——云欢的要求,她又实在狠不下心拒绝。

        “唐医生……”

        叶珈蓝刚说了三个字,还没跟他商量出对策来,她就被人拉到了一个怀抱里,男人声音很低很轻,“去抱她吧。”

        “……”

        这算什么?

        间接拥抱吗?

        叶珈蓝觉得自己脑袋短路了几秒,没能立刻反应过来。

        唐遇的手微微松开,声音更轻,像是悄悄话,“傻了吗?”

        叶珈蓝这才后知后觉地退开了半步。

        周围一行人的视线都聚焦过来,暧昧不明别有深意。

        叶珈蓝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道身影就扑了过来,云欢紧紧抱住她,“勉强算是抱上我的王子了吧。”

        “……”

        “啊……叶医生,你身上的味道都变得好闻了起来呢。”

        “……”

        叶珈蓝想立刻把她甩开。

        还没上手,云欢突然轻声叹了口气,“谢谢你啊叶医生。”

        叶珈蓝手一僵。

        “我知道我有精神病啊……我爸妈一开始就是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的,后来来了华溪……”云欢声音一顿,“只有你把我当正常人。”

        叶珈蓝喉咙一更,长长地呼了口郁气:“你只是生病了而已。”

        她轻拍了拍云欢的背,“一定要按时吃药。”

        精神科医生最擅长的就是煽情,然后煽情煽到了关键时刻,云欢来了句:“要是唐医生正在拍我的背就好了。”

        ……

        叶珈蓝默默地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了几个字:做梦去吧。

        他敢。

        叶珈蓝和唐遇开始休假的日期排的是最晚的。

        一个初五,一个初七。

        初五的还好说,还能赶上一个新年的尾巴;初七的才放假,年都已经过完了。

        不过好处也有,他们两个比别人多休了几个工作日。

        初七那天,两人趁着民政局开始上班,赶着新年新气象去领了两本结婚证。

        结婚证书颜色漂亮,叶珈蓝把它压在枕头底下睡了两天觉,每天晚上都会被美梦笑醒。

        婚礼日期也很快定了下来,在西方情人节那天。

        刚好是大年初十,大喜的日子。

        唐遇和叶珈蓝都不喜欢太热闹,所以婚礼规模不大,只邀请了亲人和亲近的朋友。

        满打满算也就几十个人,需要应酬的地方不多。

        甚至可以说是少的可怜。

        但即使是这样,叶珈蓝还是觉得累,又困又乏,怎么都提不起劲儿来。

        婚礼当晚不到九点,她就有些撑不住,先回到房间休息了。

        唐遇十点半回房间的时候,叶珈蓝躺在床上睡得正熟。

        她那张脸生的温柔,但是睡姿却跟温柔丝毫搭不上边,睡裙都翻到了腿根处,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肤。

        唐遇松了松领口,然后十分坐怀不乱地把她裙摆,拉了下来。

        叶珈蓝丝毫没有察觉,翻身的时候小声嘟囔了句:“遇遇……关灯……”

        唐遇把卧室的大灯关上,只留了一盏台灯。

        橙黄色的光线寡淡晦暗,唐遇在床头坐下,食指细细地沿着女人温柔娴静的侧脸勾绘下去,一直到下颌锁骨,然后,他收回手指。

        几分钟后,唐遇轻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里头放的是叶珈蓝从她的小公寓里搬过来的“宝贝”。

        抽屉一点点拉开,里面的礼品盒也一个一个地暴露在眼前。

        颜色清淡单一,但是包装的很细致。

        每个盒子上都写了数字,以及他的名字。

        唐遇指尖在其中一个盒子上落定,然后像是对待一件易碎品一样,轻轻拿出来,再小心翼翼地拆开。

        盒子不多不少,数量正好是他们分开的那几年。

        里面装的东西不尽相同,但是也能看出来是花了心思的。

        他这几年的生日,原来她都记得。

        唐遇嘴角微微扬起来,一件一件地把礼品盒拆开。

        拆到最后一个的时候,里头多了样东西。

        是一个深蓝色的丝绒盒子,打开一看,里头别着一对样式简单又别致的婚戒,是叶珈蓝一贯的风格。

        唐遇视线从戒指上移开,落到礼品盒上写的数字:22。

        他22岁生日那年的生日礼物。

        法定结婚年龄的礼物,她在里面加了一对结婚戒指。

        而丝绒盒子下面压着的那张卡片上,映着叶珈蓝一笔一划写上去的字——

        我爱你。

        斗转星移,花开又败。

        四季更迭,春风又度。

        永远爱你。

        爱你的热情与冷漠,

        爱你的狂暴与温和。「1」

        爱你每一个拥抱我的温度,

        爱你每一个走向我的姿势。

        爱,每一个你。

        唐遇把卡片折起来,视线又重新落到叶珈蓝的脸上。

        女人睡得正熟,呼吸声极轻,唐遇视线下移,落在她平坦的小腹声,停顿片刻后,他的眼神越发温柔,俯身在她脸上轻轻印了个吻,“我也是。”

        我也永远爱你。

        全文完。

        婆菽起得快,消得也快?

        付桐头上细小的泡沫一个个地破开,她的脾气也一下子也点燃了起来,尖叫着拨开头发,“你干什么啊?”

        “既然这么喜欢抢别人男朋友,那就早应该做好被泼一脸水的准备。”

        叶珈蓝站起身,刚要走就被付桐又扯住胳膊,“站住……阿嚏。”

        叶珈蓝当真站了下来。

        付桐手上大概也沾上了酒液,抓在她手腕上的时候黏了一些冰凉的液体在上面,叶珈蓝皱了皱眉,把手抽回来,转过头去看她。

        付桐头发湿哒哒黏在头皮上,衣服上也浸了不少酒渍,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奇怪的味道,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她表情看起来更加阴郁,叶珈蓝怀疑她下一秒就要破口大骂,结果酝酿了半分多种,暴风雨前的平静过后,她看向他的身后:“……学长?”

        她眼神虚晃,明显有些手足无措。

        叶珈蓝下意识转头看了眼。

        经过刚才那一出,虽然酒吧热闹,但还是有几个人吧注意力集中到了她们这一桌。

        被付桐叫“学长”的那个男人轻倚着吧台,嘴里的演抽得差不多了,被他随手丢在了一个空酒杯里。

        然后,他抬脚走过来。

        付桐抿了下嘴角,“学长,你也在啊……”

        “来谈事。”

        男人意味深长地打量她一眼,然后又似有若无地瞥了眼叶珈蓝,“学妹,你工作室没人告诉你有几份合同出了问题吗,法院现在在查吗?”

        “……什么问题?”

        “税务和合同条款问题。”

        付桐脸色一白,“学长,你能帮……”

        男人扯了下唇,“不好意思,我没空。”

        付桐脸色更白,也顾不得和叶珈蓝算账了,她甚至来不及把脑袋上的水擦干净,就急匆匆地出了酒吧。

        叶珈蓝听得一脸懵,但是也知道涉及到税务问题的事不会是小事。

        她倒是没心思幸灾乐祸,既然没她什么事了,叶珈蓝也没必要再在这里待下去,刚要也跟着出去,那男人就叫住她:“叶……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