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86章 大结局中

第86章 大结局中

        叶珈蓝只见过徐震一面,即使对人声再敏感,也没到光听一声“喂”就能分辨出是谁的程度。

        她就是单纯觉得没那么简单,直到进了洗手间,还在电话那头的人想会是谁。

        不是谢景非,也不是唐慕白。

        叶珈蓝和唐遇交友圈重合地不多,尤其是大学以后,唐遇的朋友她基本就没认识几个,所以除了这两个,她一时间也没想出其他人来。

        叶珈蓝在洗手间洗了两分钟的手,细致到水流在每根手指上都冲刷了好几遍,水龙头关闭的时候,她脑海里闪过了一个人。

        从那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唐遇的情绪就有了变化。

        虽然变化不是很明显,但是叶珈蓝毕竟是精神科医生,即使心理咨询师二级证还没考下来,对人的表情观察也比平常人要细微的多。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最了解的人。

        所以应该不是朋友。

        如果不是朋友……那基本就只剩下了一个人。

        该来的迟早会来。

        叶珈蓝表情淡下来,烘干手之后出了洗手间。

        她心不在焉,经过包厢门口的时候还走过了几步,差点和迎面过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男人身上清冽好闻,是她最熟悉的味道。

        叶珈蓝也就没着急起来,双手刚顺势轻轻环抱住他的腰,头顶男声就响了起来,“怎么了?”

        她随口扯了个理由:“困了。”

        “嗯,”唐遇抬眼扫了眼跟前包厢门口上的标号,明显跟他们刚才吃饭那间不一样,叶珈蓝刚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也不是没看见,只不过也不想拆穿她,顺着她的话轻声道,“回医院还能睡一会儿。”

        叶珈蓝点头,默不作声。

        唐遇猜到她大概是知道了什么,抬手在她背上安抚性地拍了拍,“我有点事,一会儿自己回医院行吗?”

        叶珈蓝还是点头。

        她今天太安静了,唐遇倒是有点不适应。

        他弯唇笑了下,微微拉开两人的距离,半低下头看她,“怎么不问我什么事?”

        叶珈蓝瞬间被他问住,嘴角动了好几下也没想到合适的话来接,不过她也不理亏,抬手就在他胸口上打了下。

        说得她跟老妈子一样。

        叶珈蓝瞪了他一眼,“我先回去了,你早去早回。”

        “好。”

        唐遇盯着她几秒,看着叶珈蓝转过身,然后她抬脚要往回走的时候,他突然从身后抱住她,“这段时间跟其他医生调一下班吧。”

        叶珈蓝脚步一顿,“干什么?”

        “抽个空结婚。”

        叶珈蓝嘴角瞥了下,眼底的光却闪了几下,亮莹莹地有些晃眼。

        她还没正面答应,那人又低低在耳边说:“然后度个蜜月。”

        叶珈蓝嘴角彻底弯起来。

        她会说话,从唐遇怀里钻出来,身后那人似乎低低笑了声,她没理,也没回头,然

        快步回了包厢。

        包厢里其他两个人还靠在椅子上,双双拿着手机在打游戏,一边打一边互怼。

        叶珈蓝没关门,只屈指在门板上轻扣了下,“走了。”

        “honey,你再等几分钟,打完这一局就行了!”

        叶明旭说着还腾出了一只手,从桌子上抓了颗薄荷糖朝她抛了过来,“你先吃颗糖。”

        叶珈蓝接住,靠在门框上低头把那颗糖翻了几遍,然后拆开放进嘴里,“你刚才在他面前怎么叫我的来着?”

        “谁?”叶明旭还在打游戏,显然智力不够,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哦”了声,“你说我姐夫啊……叫的honey吧……”

        这次刚说完,还没两秒,他头就挨了一记拳头,“叶明旭你这个猪队友,又gameover了吧!”

        莫妮卡之前有一任男朋友是中国人,所以她多多少少也会点中文,这句话一用中文说出来,整句话的气场都强了不少。

        叶明旭立马捂着脑门站起身来。

        莫妮卡大概是真被这个猪队友气到不行,又回归到母语怼起他来,“还姐夫……你刚才没看见你姐夫听你叫‘honey’时候的眼神吧?”

        叶珈蓝:“……”

        她也没看见,但是她能想象到。

        莫妮卡一米七五的身高,又穿着高跟鞋,站起来跟叶明旭差不多高,抬手就能直接戳到他的额头,“我看他想把你脑袋切开,然后看看是什么构造的,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叫他的honeyhoney。”

        叶珈蓝听的心服口服,没忍住拍了拍手,“精辟。”

        叶明旭:“……”

        怪不得他觉得叫了honey之后,包间里的温度好像下降了呢。

        叶明旭慌忙问:“哈……姐,我姐夫是什么科的医生啊?”

        “神经外科。”

        “幸好……”

        幸好不是脑科的。

        叶明旭刚拍了拍胸口,就又听见叶珈蓝加了一句,“开颅手术也做过不少。”

        “……”

        说完,见那俩人都穿好了外套,叶珈蓝转身出门。

        后面叶明旭紧跟着出来,“姐……”

        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斜对面的包厢门打开,里面人出来的时候,叶珈蓝脚步顿住。

        付桐被一个男人搂着走出来,跟她反应差不多,一看见她脸上的笑就有些绷不住。

        叶珈蓝视线在她身上停留几秒,瞥了一眼那个还算英俊的中年男子一眼就收了回来,她没打算理他们,打算直接就走。

        走出去还没两步,身后莫妮卡的声音响起,“冤家路窄。”

        她来中国的第一个成语,贡献给了付桐。

        两人明显是相看两相厌的关系,互相送了对方一个极为不友好的白眼。

        叶珈蓝只得停下,转头去看那两人。

        莫妮卡居高临下地睨了眼付桐,“看来有人狐狸精本性估计改不过来了……”

        她也懒得再和这种人浪费口舌,翻了个白眼就冲他们走了过来。

        等又走出去几步之后,叶明旭没沉住气转头看了眼,没看见那俩人跟上来,才八卦地问道:“姐,你认识她啊?”

        她这声“姐”没有特指,直接导致两人不约而同应了一声。

        应完之后,两人又对视了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叶珈蓝先开的口,“你先说。”

        莫妮卡丝毫不含糊,开门见山道,“我之前不是有个中国男朋友嘛……分手就是因为她。”

        叶珈蓝只知道那一任是因为对方劈腿才分的手,倒是没有想到劈腿对象会是付桐。

        所以说世界才奇妙。

        过了几年,莫妮卡提起还是一脸愤懑,语速都快了不少,“那年就是中国留学生聚会,可能也有喝了酒的原因,反正他们两个滚到了一张床上。”

        莫妮卡说着“啧”了声,“男人果然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叶明旭:“姐,你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真的好吗?”

        “除了你。”

        顿了顿,莫妮卡转头看向叶珈蓝,又补了一句,“还有你们家唐医生。”

        叶珈蓝倒是没觉得她说错,但是受到质疑的叶明旭经她补了两句话之后,倒是心满意足起来。

        没过几秒,莫妮卡又像是起来了什么,一把揽住叶珈蓝的肩膀,“对了叶,那个女人跟你男朋友是一个大学的。”

        叶珈蓝:“……”

        那他们还真是有缘分了。

        “奇怪了,学校里有你男朋友那么优质的校友,她是怎么忍住没下手的。”

        “……”

        呵呵。

        指不定在大学里跟唐遇又告白了多少次呢。

        那个男人居然半个字都没跟她提过。

        叶珈蓝拿出手机,给唐遇发了条消息,【万人迷唐医生,大学收到过多少情书啊?】

        唐遇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正推开咖啡厅的门进去。

        立马有侍应生迎上来,听他说有人等他之后,点头微笑,带着他去了二楼。

        这个点午饭时间还没过,所以咖啡厅人不多,尤其是二楼,人烟奚落无比清净。

        唐遇只简单看了眼消息内容,直到在侍应生的引导下在角落的某一桌坐下后,他才回了消息过去:【你先说你收到多少。】

        刚回过去,侍应生礼貌道:“二位慢用。”

        唐遇看她一眼,“谢谢。”

        侍应生是个兼职的女大学生,和他对视一眼之后慌忙收回视线,快步下了楼。

        脚步声散开之后,二楼又很快恢复清净。

        唐遇等了半分钟的消息也没等到,他这才抬头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说吧。”

        他语气和表情同样的淡,淡到徐震眼神也跟着淡了下来,“你和……”

        话没说完,唐遇眼底已经填了几分轻嘲,“准备结婚了。”

        “小遇……”

        唐遇眼底嘲讽的意味更重。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半笑不笑看着对面的男人。

        徐震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被他看得噎住,在喉咙里梗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你们不合适。”

        唐遇眼神没变,嘴角的弧度倒是勾了起来,他这次是真笑了出来:“你有什么立场说我们不合适?”

        徐震盯着这张脸,越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唐遇虽然从小到大都算不上叛逆,但是压根就没听过他的话。

        父子俩相处的时间也少之又少,唐遇年纪小的时候徐震不知道收敛,经常夜不归宿;长大了之后,不回家里的人间变成了唐遇自己。

        比起他家里,唐遇更喜欢待在唐家。

        相处时间不长,再加上唐蓉的缘故,两人感情也热络不起来。

        徐震这段时间给唐遇打了几十次电话,他有意没接。

        今天好不容易接一次,居然还是告诉他准备和那女人的妹妹结婚的。

        徐震对唐遇多少是有愧的,所以在他面前总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他声音都低下去不少,大有委曲求全的架势,“小遇,你是不是要再考虑考虑……”

        “觉得对不起余莹姐?”

        徐震怔住。

        唐遇上半身前倾了些,“所以也不想见到她?”

        徐震眼神晃了晃,顿时失语一般没了声音。

        “那好办,”唐遇抬手往咖啡杯里加了块方糖,“反正我也没打算带她见你。”

        徐震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收紧了些,因为攥得太紧,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

        那颗方糖已经没于咖啡里,很快消失不见,唐遇又加了一块,“你放心,有你的地方就不会有她。”

        徐震撑大眼眶看他,“小遇,你这是什么意思?”

        唐遇没看他,他的视线落在那颗渐渐融化的方糖上,似乎是根本没留意他的话,自顾自道,“她见到你也会不高兴。”

        对面沉默下来。

        唐遇也不再开口,直到看着第二颗糖融化至看不见,他才站起身来,“就说这么多吧,如果还不行—”

        他把椅子拉开,因为没用多大的力气,所以声音也不大,“那就断吧。”

        徐震以为他终于肯退了一步,还没来得及开心,紧接着就又听他淡声道:“你跟我。”

        唐遇说的已经够清楚了。

        徐震愣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还觉得是唐遇在开玩笑,扯了唇勉强地笑了下,“小遇,这种事可不能随便开玩笑。”

        “没开玩笑,”唐遇低头理了下袖口,他不是急性子的人,低着头的时候梗显得随意而漫不经心,“虽然傅晏哥说法律里没有断绝父子关系这一项,但是试一试总没关系,万一有一天就成了呢?”

        他极少在徐震面前说这么多话,说多了口渴,而且反感。

        “还有,”唐遇抬眼看他,“别叫我小遇。”

        徐震还沉浸在他刚才那句话里没回过神来,唐遇丝毫不在意,收回视线,抬脚经过他桌边的时候才停顿了两秒,“您也配吗?”

        他难得用一次敬语,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说完不等他再开口,唐遇抬脚下了楼。

        在唐遇眼里,亲近的称呼向来只有亲近的人才配得上用。

        徐震不是。

        以前不是,以后也永远不可能是。

        他和唐遇之间,除了这层血缘关系的羁绊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关系了。

        唐遇一路上头也没回一下,到了咖啡厅门口之后,他看了眼手机。

        屏幕上头叶珈蓝的消息已经回复过来,【也就十几个吧。】

        她说给她告白的十几个。

        唐遇笑了下,也回复她,【我也是十几个。】

        多公平。

        叶珈蓝却不上他的当,立刻就质疑起来:【我不信。】

        唐遇盯着几个字,沉入海底的一颗心突然上升,终于得以见到了阳光。

        叶珈蓝当然不会信。

        唐遇自己都不信。

        真实的答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了。

        跟他表白过的女孩子不少,高的矮的胖的瘦的,国内的国外的,他记不得了。

        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他没数过,也没有心思去说。

        与其问他,还不如跟他同校的傅晏和纪寒声。

        叶珈蓝那边没了动静。

        唐遇开门上车,系好安全带之后才又问了她一句:【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看见你的大学校友了。】

        唐遇没猜到是付桐,问了句是谁之后就放下手机,发动车子开往医院。

        十分钟后,唐遇把车停到医院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叶珈蓝回了句:【付桐小姐。】

        唐遇:“……”

        他装作没有看到,锁了车之后乘电梯去四楼办公室。

        碰巧赶上叶珈蓝下午没什么事,这会儿又不困了,所以完全没有一笔带过的意思,又发了一堆消息过来:【真想不到你和她大学生也是校友。】

        【她是不是又跟你告白过?】

        【唐遇你不要不说话。】

        【你还不理我是吗?】

        【你以前从来没这样对我过。】

        ……

        唐遇没想到自己就是在电梯里碰上同事聊了几句的功夫,再回到科室,打开手机一看,微信里全都是叶珈蓝的轰炸。

        他发了一串省略号过去。

        然后又加了三个字:【我没有。】

        这回变成叶珈蓝不理他了。

        唐遇以为她睡着了,也就没再发消息,关了和叶珈蓝的聊天界面。

        办公室的另一个医生正在午休,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呼噜声打得震天响。

        唐遇倒了杯水喝,喝到一半时,他打开微信群发了条消息:【@傅晏哥,你接过断绝亲子关系的案子没?】

        隔了几分钟,那头的人回:【接过,不过这种案子法律基本不愿意受理,基本上受理的最后也只能和解。】

        傅晏:【断不了,我国法律没有这一项。】

        唐遇之前跟他问过几句,所以这个答案也是意料之中的,他回了个“好”字,刚打算终止这次聊天,那人就又问了句:【想断绝父子关系?】

        他也没避讳:【嗯。】

        唐慕白:【他又怎么你了?】

        唐遇:【不同意我们结婚。】

        群里几个基本都知道原因,也没人搬到台面上来说。

        半分钟后,傅晏:【渣男。】

        刚发完没一会儿,唐慕白就意味不明地回了句:【傅律师,总被小姑娘们骂渣男,好不容易有机会骂别人一次渣男,爽么?】

        傅晏:【你比我能好到哪儿去。】

        律师这个职业,最擅长杀人不见血。

        唐慕白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连开场都懒得,找了个有病人的理由就撤了。

        傅晏也不是闲人,聊了没几句,就被一通电话给叫走。

        中午近两点,午休时间,群里又恢复安静。

        唐遇也没打算再休息,打开电脑看了几张ct影像图。

        两点钟整,同办公室医生的闹铃响起来。

        还没持续两秒,就又被他关闭。

        同一时间,隔壁科室的叶珈蓝也被闹铃吵醒,她倒是没关闹铃,揉了揉眼睛,清醒几秒之后看了眼手机。

        唐遇的下面几条。

        还有一条没有备注的短信:【晚上见个面吧。】

        她正思考是谁的短信呢,结果下一秒,那人又发过来一条:【付桐。】

        唐遇晚上要值班,但是叶珈蓝不用,调班从明天才开始。

        从食堂给他打了晚饭之后,叶珈蓝还是去了付桐约她见面的地点。

        付桐跟她不一样,喜欢动感和热闹,所以把会面地点定在了一家酒吧。

        叶珈蓝近八点钟到的时候,付桐在的桌子上已经堆了好几个啤酒罐。

        全是开的,有的喝得干干净净,还有的空了一半。

        因为整个酒吧的空气质量都算不上好,所以反倒把付桐身上的酒味掩盖下去不少。

        叶珈蓝坐到对面,直入主题:“你找我什么事?”

        付桐窝在沙发里,像是根本没听见她的声音,半点反应都没有。

        叶珈蓝只能呢提高音量又说了一遍。

        对方这才抬头看她一眼,她脸颊微红,但是眼神还是清醒的。

        她应该还没喝醉。

        叶珈蓝刚有这个判断,付桐就撑着沙发坐了起来,“你来了啊……”

        她应该是也怕叶珈蓝听不清,特地靠近坐了些。

        至少叶珈蓝是这么以为的。

        直到她越靠越近,眼睛睁大,把叶珈蓝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还是看不出来你到底哪里别人比不上。”

        叶珈蓝往后挪了些。

        她不喜欢酒味,更不喜欢身上有酒味的付桐。

        付桐丝毫不在意,上半身微微后仰,单手撑着桌子,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你知道莫妮卡为什么这么看不惯我吗?”

        叶珈蓝不说话。

        付桐也没想听她说,自顾自道:“因为我抢了她的男人。”

        叶珈蓝嘴角一勾,嘲讽就这么溢了出来。

        她知道莫妮卡的性格。

        比起“被付桐抢了男人这个理由”,她觉得“不要别人碰过的男人”更符合莫妮卡这个人。

        但是付桐显然是没这么想,她还觉得是自己的魅力太大,说起来还是一副沾沾自喜的口吻:“其实我那次留学生聚会的时候,没想睡她男朋友……”

        叶珈蓝面无表情地看她,“想睡我男朋友是吗?”

        付桐笑笑,没否认。

        “你也知道,不管在国内多保守的人,到了国外都是一样开放。”

        “那次聚会酒买的不少,可能还有人浑水摸鱼下了药吧……”

        “叶珈蓝,你知道那杯下了药被谁喝了吗?”

        叶珈蓝没说话,手指一点点攥紧,五根手指的指甲都陷进了皮肉里,传来隐隐的疼。

        “被唐遇喝了。”

        付桐越说眼睛越亮,摇晃了下啤酒瓶,然后把剩下的半罐啤酒一饮而尽,“我当时以为我肯定能睡了他。”

        叶珈蓝开了一罐啤酒。

        “结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给一个学长打的电话,就快成了的时候,那个学长过来,坏了我的事……”

        付桐叹了口气,似乎对这件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的事耿耿于怀。

        叶珈蓝手指在啤酒罐上轻轻蹭了下。

        寒冬腊月,外头气温零下十几度,但是付桐点的酒是冰的。

        付桐拿指甲轻刮了下脸颊,“真可惜啊……那个学长还是我追过的……”

        这就是典型的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恬不知耻。

        叶珈蓝弯了下唇,然后捏住那罐冰啤酒,对着付桐的脸就泼了过去。

        付桐根本没料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出,毫无提防的心思,被她猛地泼了个满头满脸。

        啤酒泡沫起得快,消得也快。

        付桐头上细小的泡沫一个个地破开,她的脾气也一下子也点燃了起来,尖叫着拨开头发,“你干什么啊?”

        “既然这么喜欢抢别人男朋友,那就早应该做好被泼一脸水的准备。”

        叶珈蓝站起身,刚要走就被付桐又扯住胳膊,“站住……阿嚏。”

        叶珈蓝当真站了下来。

        付桐手上大概也沾上了酒液,抓在她手腕上的时候黏了一些冰凉的液体在上面,叶珈蓝皱了皱眉,把手抽回来,转过头去看她。

        付桐头发湿哒哒黏在头皮上,衣服上也浸了不少酒渍,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奇怪的味道,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

        她表情看起来更加阴郁,叶珈蓝怀疑她下一秒就要破口大骂,结果酝酿了半分多种,暴风雨前的平静过后,她看向他的身后:“……学长?”

        她眼神虚晃,明显有些手足无措。

        叶珈蓝下意识转头看了眼。

        经过刚才那一出,虽然酒吧热闹,但还是有几个人吧注意力集中到了她们这一桌。

        被付桐叫“学长”的那个男人轻倚着吧台,嘴里的演抽得差不多了,被他随手丢在了一个空酒杯里。

        然后,他抬脚走过来。

        付桐抿了下嘴角,“学长,你也在啊……”

        “来谈事。”

        男人意味深长地打量她一眼,然后又似有若无地瞥了眼叶珈蓝,“学妹,你工作室没人告诉你有几份合同出了问题吗,法院现在在查吗?”

        “……什么问题?”

        “税务和合同条款问题。”

        付桐脸色一白,“学长,你能帮……”

        男人扯了下唇,“不好意思,我没空。”

        付桐脸色更白,也顾不得和叶珈蓝算账了,她甚至来不及把脑袋上的水擦干净,就急匆匆地出了酒吧。

        叶珈蓝听得一脸懵,但是也知道涉及到税务问题的事不会是小事。

        她倒是没心思幸灾乐祸,既然没她什么事了,叶珈蓝也没必要再在这里待下去,刚要也跟着出去,那男人就叫住她:“叶……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