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九行诗在线阅读 - 第85章 大结局上

第85章 大结局上

        叶明旭瞬间心如死灰。

        他刚才往身上披的外套还没整理好,领子往里折了一半,再加上凌乱不羁的头发丝,看起来越发地不修边幅。

        可是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和他想象中的会面没有半点重合之处,排场尽失面子全无。

        叶明旭又想到自己压箱底的那套白色西装——那可是他为了这次会面,特地花了大价钱找了知名设计师定制的,面料整齐没有褶皱,甚至连半根线条都找不到。

        这么精致的一件衣服被他跨越了大半个地球带过来,结果根本没派上用场。

        郁闷地不行。

        年纪轻轻的叶明旭像小老头一样叹了口长气。

        本来穿白西装都找不回排面,现在更别说穿这件被压出了褶皱、像是从地摊上捡来的黑外套了。

        叶明旭觉得自己不能在往下想了。

        他和反手关上门的男人对视了两秒,还没来得及把他身上的家当评估一遍,叶珈蓝就咳了一声,介绍道:“我弟弟。”

        唐遇“嗯”了声,关好门后走过来。

        叶珈蓝又指了指呆若木鸡的莫妮卡,“我在国外的邻居和好朋友。”

        唐遇弯唇笑了下,“你好。”

        莫妮卡脑袋当机了两秒,反应过来以后才点了下头,她盯着唐遇看了又看,“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

        “哎我说姐姐,你这都是那个年代的搭讪手法啦?”叶明旭抓了粒花生一抛,拿嘴接到之后用力嚼了嚼,“对我来说都没作用,更别说对一个有家室的……”

        莫妮卡眼睛一瞪,冲他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她是真觉得唐遇眼熟。

        但她见过的好看男人也不是一个两个,暂时想不起来或者记忆混淆都有可能。

        莫妮卡思考的这几秒,唐遇已经径直走到叶珈蓝旁边,把沾了外面寒气的大衣脱下放在一边,然后才在她右手边坐了下来。

        他也看了莫妮卡一眼,然后轻摇了下头,“不好意思,我没什么印象。”

        叶珈蓝转头,抬眼盯着他的侧脸。

        他当然没印象,因为莫妮卡对他的眼熟,完全是单方面的。

        不过也不怪莫妮卡,毕竟过了几年了,唐遇多多少少和上学时期有了变化。

        莫妮卡第一次在哥大实验楼下见到他的时候,他周身还都带着一种骄矜和生人勿近的气质,但是现在一看,男人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侧脸线条似乎都比以前温柔了不少。

        连叶珈蓝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缺席了他生活的这几年,他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更好的人。

        莫妮卡不知道叶珈蓝这几秒就千回百转的心思,她只当是自己把唐遇和以前合作过的男模弄混淆了,也没过多纠结,推着叶明旭落座后,自己也跟着坐到了对面,“叶经常跟我提起你。”

        唐遇轻靠在椅背上,长臂一抬,不轻不重地落在叶珈蓝的腰间,他来了点兴致,特别配合地问:“提我什么?”

        叶珈蓝腰本来就敏感,更何况他手还不是老老实实待着,落在哪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她挪着臀部往椅子前面挪了挪,然后眼睛一抬,看着叶明旭一块块往嘴里塞着甜点。

        他大概还顾念着自己的白西装,模样看起来委屈极了。

        叶珈蓝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在座的其他三人同时看过来,表情各异。

        叶珈蓝端起杯子抿了口茶,“你们继续。”

        莫妮卡狐疑地看她一眼,片刻后,她才又把视线收回来,“ok。”

        话音一转,她思考了几秒,当真继续说了起来。

        叶珈蓝以前没少跟她提起唐遇,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夸他,当然也有极少数的情况下会骂他混蛋。

        莫妮卡是混时尚圈的,知道怎么说话,在当事人面前就专门挑着他爱听的说。

        比如颜值高气质好,年轻有为,前途无量……莫妮卡就差明说他器大活好不粘人了。

        短短几分钟,莫妮卡话匣子一打开,连珠炮似的抖出了一堆话来。

        叶珈蓝这会儿已经两杯茶水下肚,她被莫妮卡这些言辞说得面红耳赤,甚至一度怀疑这些话是不是自己说过的。

        大概意思是差不多,但是好像被莫妮卡夸张了好几倍。

        对面叶明旭早就从刚才被秒杀的郁闷情绪中走了出来,毕竟是个男孩子,他性格又开朗热络,三言两语就加入到和莫妮卡的尬吹队伍当中。

        于是偌大包间里的四个人,有两个正在转述她的尬吹语录。

        两个都是能说的人,在对面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当事人倒是淡定,见叶珈蓝杯子底空了,又漫不经心替她倒了一杯。

        叶珈蓝顺着他骨节分明的手往上看,男人嘴角半勾,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

        那表情仿佛在说:看不出来我在你眼里这么好。

        莫妮卡和叶明旭还在一唱一和,叶珈蓝被公开处刑,即使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放在脸皮薄的她身上,也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正好刚刚喝了不少茶水肚子发涨,她寻了个理由就站起身来,“我去趟洗手间。”

        叶明旭看了眼她涨红的脸,“honey,你害羞了啊?”

        叶珈蓝没理她,扯了下唐遇的袖子,小声道:“你起来,让我出去。”

        刚说完,唐遇就站起身来,叶珈蓝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头发和身上的味道飘了过来,很淡的香味。

        他心神一漾,眼睫微垂,看到她透着红色的耳尖时本来想抬手去碰一下,结果一想到对面还有两个巨型灯泡,他手刚抬了下就又收了回来,转而把外套递给叶珈蓝,“外面冷。”

        叶珈蓝“恩”了一声,胡乱地拢好大衣就出了包厢。

        直到门又重新关上,唐遇才又坐下来,看见叶明旭跟到了门口的眼神时微微眯了眯眼。

        叶明旭刚才那声honey,他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让他不舒服的人丝毫没有察觉,笑眯眯地又把视线转了回来,“我们继续。”

        刚才聊天时,他已经把唐遇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手表是知名品牌的限量版,衣服是高级定制,连手上那枚戒指看起来都价值不菲。

        好像比叶珈蓝跟他说过的更有钱。

        又帅又有钱还有气质。

        叶明旭彻底服了,他又夹了块点心放进嘴里,“姐夫……”

        唐遇眉梢微挑,轻飘飘掠过去一眼,突然就觉得对面的大舅子顺眼了起来。

        叶明旭:“你英语真好。”

        刚才莫妮卡全程英文交流,连语速都没刻意放慢,结果他居然一字不差地全听懂了。

        莫妮卡也配合地竖了个大拇指,随口问道:“大学是不是在国外读的啊?”

        顿了半秒,她又问:“要不就是以前在国外生活?”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单纯的学霸,外语学得太好。

        莫妮卡还没来得及问出来,唐遇就应了一声,“以前在国外生活,大学也是在美国读的。”

        “方便问一下哪所大学吗?”

        叶珈蓝以前没和她说过。

        唐遇还没说话,叶明旭倒是激动地一拍桌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哥大读的,学霸!”

        莫妮卡:“……”

        她又看了眼唐遇,然后起身,退到几米远的地方,“你……戴过眼镜吗?”

        离得远了就越看越像,莫妮卡脑袋里闪过什么,恍然大悟似的拍了拍脑门,“我就说怎么看你这么眼熟……有一年我和叶去你们学校的时候,在实验楼下看到过你!”

        唐遇本来是想再把叶珈蓝的空杯子填满水,结果听她这么一说,手刚碰到茶壶就又顿住,他抬了下眼,眼底分明又惊诧闪过,“什么时候?”

        莫妮卡又慢悠悠地转回来,“我想想……”

        叶明旭也明显没想到莫妮卡真的见过唐遇,嘴巴张大,下巴几乎都快掉了下来。

        这边莫妮卡想了足足半分钟,然后才“噢”了声,“四五年前吧。”

        叶明旭立刻接了句,“我姐那时候单身啊。”

        “对啊,所以你姐开始叫我陪她去哥大一趟,我以为她是约了人见面,结果那天晚上谁也没见到,我就跟叶在医学院实验楼底下干等了几个小时,大冬天啊,虽然也不算太冷,但是等那么久叶第二天又要赶飞机,我怕她受不住,刚劝她回去的时候,你就出来了。”

        莫妮卡抬手指了指唐遇,像是突然想明白了什么,“原来叶那时候就对你有意思了啊。”

        对面两人表情出奇地一致,目瞪口呆不约而同噤了声。

        唐遇跟他们两个不一样,他倒没有目瞪口呆,只是微微抿了下唇,沉默不语。

        美国的冬天什么样他也知道,就像莫妮卡说得那样,虽然不比北城温度低,但是在夜里吹了几个小时的冷风……唐遇甚至能想象到叶珈蓝在实验楼下瑟瑟发抖的模样。

        他胸口像是堵了团棉花,抬手扯了下领口的扣子才觉得呼吸通畅了一些。

        莫妮卡目睹了唐遇这几分钟内表情变化的全过程,她盯着男人的脸,手指把波浪卷发勾起了几圈,“不过,叶是怎么追上你的啊?”

        唐遇手指在桌子上轻扣了下,“我追的她。”

        “什么?”

        唐遇抬眼,一字一顿地重复,“唐遇追的叶珈蓝。”

        这次,他干脆连名带姓叙述了一遍。

        莫妮卡:“你们很早以前就认识?”

        “嗯。”

        莫妮卡这会儿就算再怎么迟钝也明白了,“你是她初恋啊?”

        她也不是多八卦的人,没揪着这个问题去问他们两个的分手原因,只意味深长地点了下头,“有缘万里来相会……”

        叶明旭纠正道,“是千里姐姐。”

        莫妮卡懒得理这个鸡蛋里挑骨头的人,她一个外国人,知道这个理已经算是不错了,趁着叶珈蓝不在,抓紧时间问了句要紧事:“那个……唐医生。”

        唐遇挑了下眉。

        “你有没有哥哥弟弟啊?”

        “……”

        唐遇完全没想到她会问出这种问题,愣了下才道:“没有。”

        莫妮卡嘴角瞬间耷拉下来。

        还没丧上几秒钟,包厢门就又被人推开。

        叶珈蓝推门走进来,她压根没想到,自己去了趟洗手间的功夫,包厢里气氛都变了。

        莫妮卡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叶明旭咬着筷子眼巴巴地看着她

        而唐遇,微微皱了下眉,看起来也不像刚才出去的时候那样神采飞扬了。

        ……该不会是莫妮卡把她骂唐遇渣男王八蛋的话也给转述过去了吧?

        叶珈蓝心下一慌,往这边走的时候步子都快了些,刚到桌边,就因为走得太急,左脚和右脚绊了一下,身子一歪,幸亏唐遇扶得及时才没有跌下去。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从她一进门,气氛好像就一直处于一种诡异的状态下,

        居然连叶明旭都安静如鸡地在咬筷子。

        叶珈蓝越发搞不懂状况,她把矛头对准唐遇,“他们两个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唐遇没说话,手从她的袖子上下移,握住她有些冰的手,“外面冷不冷?”

        叶珈蓝摇头,然后又点头,“有一点。”

        外面虽然也开了暖气,但是比起里面基本相当于没开,不然她也不至于出去一会儿手就凉了。

        唐遇把她整只手都握在了手心,他掌心干燥温热,只是轻轻拉着她甚至不需要说任何多余的话,叶珈蓝都觉得心满意足。

        但这不代表她忘了刚才那一茬,坐下后又转头看向唐遇,“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她眼神干净,黑白分明。

        时间仿佛瞬间就回到了很多年以前,叶珈蓝也经常这么看他。

        唐遇心底越发柔软,想起莫妮卡刚才的话,他现在就只想疼她。

        好好的,用尽全力地疼她。

        男人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拿起杯子,把茶杯里的水一口喝了下去。

        叶珈蓝都来不及阻止,等他放下茶杯之后才反应了过来—那个杯子,是她的。

        也不知道他是没注意到还是压根觉得无所谓,看都没看一眼杯沿上粘着的不完整的口红印,微微侧过头小声回她:“说你长得好看。”

        呸。

        叶珈蓝根本不信,“那你们为什么这种表情?”

        两个人声音都不大,而且说话得时候为了让对方听见靠近了些,所以动作看起来暧昧又亲密,莫妮卡被突如其来的狗粮塞了满嘴,不满地咳了一声:“能不能关爱一下我们?”

        话题就这么被转移了开来。

        唐遇今天看她的眼神不大对劲。

        温柔地溺人,但是又带着一种想把她拆吃入腹的占有欲。

        叶珈蓝如坐针毡地往旁边挪了挪,整顿饭下来,她在椅子上蹭了几个来回—

        刚蹭远就又被唐遇拽回来,拽回来之后在蹭远,反反复复,她怀疑椅子都被她摩擦地光可鉴人了。

        叶明旭看她来回乱动,隔着一张桌子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一遍夹菜一边关切道:“姐,你哪里不舒服吗?”

        其实他本来想问叶珈蓝是不是长痔疮了,但是考虑在饭桌上,这种言论一出来,绝对会被混合双打,临时才改了口。

        叶珈蓝没再乱动,含含糊糊地应了声。

        四个人饭桌礼仪良好,吃饭的时候基本没人说话,之后筷子碰在瓷盘上发出的声音,和很轻的咀嚼声。

        叶明旭和莫妮卡虽然没接触过粤菜,但是这一桌倒也合得上和他们的口味。

        酒足饭饱之后,叶明旭因为吃得太撑,捂着嘴打起了嗝。

        唐遇吃得不多,中途还接了一通医院打来的电话。

        这会儿刚刚吃完,他手机就又震动了起来。

        叶明旭边打嗝边感叹,“姐夫是个大忙人啊……”

        废话。

        叶珈蓝给他示意了一个眼神,唐遇把手机拿出来的时候她看了眼来电显示。

        没有备注,就是一串电话号码。

        不像是医院那边打过来的。

        再一看唐遇的表情,他眼睛微眯,然后毫不犹豫地按了挂断。

        与此同时,他起身,“我去结账。”

        叶珈蓝也忙不迭跟着站了起来,“正好我要去厕所,顺路。”

        对面二人:“……”

        叶珈蓝倒不是真的想去厕所,她就是单纯觉得那通电话有点不对劲儿。

        不像是诈骗电话也不像是推销的,因为唐遇明显是认得这个号码。

        叶珈蓝跟在他身后一起出门,包厢门刚关上,她就拽住唐遇的袖子,“谁的电话啊?”

        说曹操曹操就到。

        刚问完,唐遇的手机就又震动起来。

        他手机明明还在口袋里放着,但是叶珈蓝像是已经猜到了什么,脸色越发的古怪,“女的?”

        唐遇哭笑不得,摸了摸她的头发解释道:“男的。”

        “男的你这么藏着掖着的干什么?”

        唐遇实在没办法,只好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这次没再挂断,直接按了接听。

        里面男人的一声“喂”立马传了过来。

        唐遇把电话拿远,低头在叶珈蓝脸上亲了一下,“信了?”

        “……信了。”

        叶珈蓝没再继续往下听内容,指了指洗手间的方向之后,轻手轻脚就朝那边去了。

        唐遇看着她一步步走远,然后,他嘴角弯起的弧度也一点点倾下来。

        这个号码他当然认识。

        虽然没存在通讯录里,但是他还是一眼就看了出来。

        是徐震的号码。